第485章 又是一段故事

搁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姜梦茹一直低着头,头发都把她的脸给遮了大半,也看不出她脸上是什么神情。“别,别和我……说话。”

    这声音听起来怎么还有点颤抖呢?

    难不成为章朋那悲惨的命运而感到难过吗?

    章朋心里十分感动,立马就捧起了姜梦茹的脸,“我……”

    “噗~哈哈哈哈!”姜梦茹笑了,完全没有忍住,连吐沫星子都不小心喷出来了点儿,“对不起,我不想笑的,可是实在太好笑了,都让你别和我说话了,我真的忍不住了,哈哈哈哈……”

    “……”章朋就插着胳膊,看着一群人除了他哥,其他人都笑的要死。

    章三阳在玩手机。

    章朋越看章三阳这个样子,怎么就是觉得有点熟悉呢,“哥,我问你个事儿,你一定要老实告诉我好吗?”

    章三阳心里想着,我就算不老实告诉你,你有什么法子呢。“你说。”

    “当年家族考验,就绑匪这事儿,你参与了吗?”

    “哦,这个啊,你不是说我让绑匪撕票了吗?那应该是参与了。”

    章朋摇头,“我的意思是?那些绑匪里面,不会有你吧?”

    天灵灵,地灵灵,可千万不要是真的啊!就他哥这么高清傲气的人,怎么可能会去扮演一个绑匪呢。

    章三阳笑了,这个笑容狠狠地打破了,章朋心里的祈祷,“你居然现在才知道,我都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亲弟弟,怎么爸妈那么优秀的智商,你一点儿都没有遗传到?”

    “我的天呐,这和智商有关吗?我那么相信你啊,哥。”章朋挠了挠头发,“我靠,你们居然联合起来这么玩我。”

    不行,有仇不报非君子!

    章三阳从手机翻出一个照片,“终于找到了,幸好就在相册里没有删掉啊。”他把手机放在桌子上,供所有人欣赏。

    “哈哈哈哈哈!笑死了,笑死了!”

    “妈呀,章朋,你也太惨了吧!哈哈哈哈哈……”

    “……”姜梦茹为了章朋的面子,捂着嘴巴偷偷的笑。

    章朋看着照片上穿着小花裙子的自己,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哥,你!你!你!”

    他“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

    说绑匪这个事的时候,他特地跳过了这一环节,那些绑匪把他丢在小仓库里的时候,也顺便丢了他一套衣服,就是女生的裙子。

    初一的章朋虽然个子不高,但是身材却很结实。

    绑匪扔给他的那套女装似乎有点偏小。

    但是为了活命,章朋马上就穿上了,那时候他唯一庆幸的就是,绑匪没有给他一面镜子,不然的话,这可能就会从少年阴影变成了成年阴影。

    “果然是你啊,我就说那个绑匪怎么老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章朋说,但是当时真的太害怕了,他就没往那处想,甚至连跟绑匪说话,章朋都不敢。

    章三阳手机收回来,“你别那么瞪我,这事儿又不是我的主意,是爷爷让我去的。”

    “你啥时候这么听爷爷的话?”

    “偶尔顺一下老人的意,挺好的,而且,这张照片爷爷也有哦。”章三阳说。

    章朋脸实在是不能再黑了,“爷爷也有?我才应该怀疑,你特么是我亲哥嘛?假装绑匪绑我,又让我穿女装,又撕票,还拍照的,你这是一个亲哥能做出来的事情嘛?”

    “爷爷去年过生日,准备让人把这张照片洗出来,然后做成画婊着呢。”

    “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儿?”

    “那是因为,我让他别这么干。”章三阳说,这样就会失去章朋这个乐趣的,为了长久未来的考虑,可不能一下就把人给逼得过分了。“不过,我现在能理解,爷爷为什么那么喜欢斗你了。”

    反应实在是太搞笑了。

    “看来我这次放爷爷鸽子,是个非常正确的决定。”

    章朋有一种报复的感觉!

    章三阳也知道爷爷的脾气,是个非常倔的老头,“所以,我才说章朋胆子挺大啊,居然放了爷爷的鸽子,跑到这儿来约会,你也不怕他在想出什么夭折子,再来折腾你啊。”

    章朋觉得,如果爷爷真的想要折腾,他也跑不掉,不过现在都长那么大了,他肯定要比初一的时候,聪明一点儿吧。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

    章朋摆摆手,很快就从刚刚愤怒的情绪里回过神来,“哎呀,反正爷爷每次让我陪他吃饭,都是骂我或者骂你们,我听的耳朵都快出茧子了,这次对你的怨念最深,爷爷说你也不知道回去看看?结个婚就跟泼出去的水一样,回不来了!”章朋说,可能他强大的心理就是因为自家爷爷不停的打击?

    章三阳一愣,看来是躲不过了,“那你怎么说?”

    “我能怎么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呗。”章朋笑着说,看到章三阳瞪他,马上就有一转话题。“哎哟,开玩笑啦,爷爷骂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不听劝,就是想过过嘴瘾啊。”

    姜梦茹一听以后的爷爷居然最喜欢干的是就是骂人,这是什么奇葩爱好啊,“那我肯定会被骂死的。”毕竟和章朋说的那些要求,一点儿都不像啊。

    “别担心,就算真的找到了四大美女,能文能武的,我爷爷都会怼上几句的,年纪老了就是喜欢唠叨。”章朋说,安慰着姜梦茹,“而且啊,我本来都做好了孤独终老的准备了,幸好遇见了你。”

    章三阳点头赞同,“前年来着,他好像准备出家呢,要不是这里的寺庙收员要求学历,最低都得是本科毕业,章朋说不定现在都成和尚了。”

    “What?这又是一段什么回忆录?章朋,你的人生真是丰富多彩啊!”大力拍了拍手,他今天光是听章朋的光荣历史,都觉得实在是太精彩了,“我猜这原因肯定又是一段故事,快说快说,我刚刚又点了一份瓜子还有饮料,就等你了。”

    郭晓月点点头,脸上开心的表情,在拿起手机的时候突然就没了,想了想,他直接把手机给关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