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心病难医

冰镇小龙虾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张不凡很是相信老中医的实力,“师傅,你这银针感觉跟普通的不太一样啊。”

    “算你小子还有点眼力,这可是我好不容易得来的。”

    老中医说话的功夫就把张不凡的后背扎满了针。

    不一会儿的功夫张不凡的后背冒出了灰烟来,张不凡感觉到浑身都是冷汗。

    “我后背怎么还冒烟了?”

    张不凡好奇的问道。

    “这些都是毒素,我现在要做的是把你身体的毒素给排出来。”

    老中医解释道。

    “你知道我扎了哪几个穴位吗?”

    老中医打算考考张不凡。

    张不凡闭上了眼睛,感受背后哪里难受,“扎的是长强穴,命门穴,中枢穴还有灵台穴。”

    老中医点了点头,“你说的对,不过还有一处。”

    张不凡又仔细感受了穴位,“还有至阳穴。”

    “不错,厉害!”

    老中医笑着说道,“果然你这小子有资质。”

    “嘿嘿,我平时可是有研究过医书的,这点还是难不倒我!”

    张不凡笑了笑说道。

    “你小子现在还笑得出来,要是过了今天你还没发现啊,可能就一命呜呼了。”

    “这不是没事吗?”

    张不凡十分乐观,“就算明天真的没了,我也得好好过不是?”

    老中医点了点头,“你小子真有福气啊,今天给你后背扎满针了,晚上可能会吐血,不用担心,那是你体内剩余的毒素,只要排出来就没事了。”

    “奥,那会有什么副作用吗?”

    张不凡好奇的问道。

    “没有什么副作用,就是刚开始没什么力气,没事多吃点补品。”

    老中医嘱咐道。

    “师傅,上次采的药是什么啊,我从来都没有见过。”

    张不凡好奇的问道,也就是因为那个草药,自己才差点没命的。

    “那个叫碧螺草,是一种特别的药材,我已经晒干晾好了,是送给你的礼物,等你回去的时候带回去。”

    “那有什么用呢?”

    “这个就要你自己去探索了,等你知道它的功效的那一天,你回来找我,我会给你一样东西。”

    张不凡感觉老中医说的话有些听不懂,心里感觉有点疑惑,但是感觉老中医没打算告诉自己。

    第二天扎完针,张不凡就跟老中医告别了,“路上小心点,你身体还很虚弱。”

    张不凡点了点头,“谢谢师傅这段时间的照顾,我以后肯定会治病救更多的人的。”

    老中医点了点头,“这本书送给你吧,我觉得可能对你有用,上边记载了人体的穴位还有一些不常见病的偏方,是我行医多年摸索出来的,现在就交给你了。”

    张不凡再次谢过老中医,老中医点了点头,示意让他走。

    “要走了吗?”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张不凡身后传了过来。

    张不凡没有见过这个女人,好奇的问道,“你是谁?”

    “哦,你可能没见过我,我是这个村子里的姑娘。”

    张不凡仔细瞧着这个姑娘,样子十分的清秀,没有浓妆艳抹,却十分可人。

    “我知道你懂医术,你能救救我吗?”

    “......”张不凡一脸懵逼,还不知道状况,但是他有防备心,“那就奇怪了,村里不是有老中医看病吗?

    他的医术可是比我厉害多了,你为什么不找他?”

    “我找过了,但是他束手无策。”

    张不凡更加好奇了,都说老中医什么病都能治,还能有他治不了的病?

    “连我师傅都治不了,我就更治不了了。”

    张不凡直接回绝了。

    “能换个地方说话吗?”

    女人说道。

    张不凡被带到河边,看了周围都没有什么人,女人才开口,“我得了相思病。”

    张不凡这才明白过来,”你这个病还真的是不好治,我也治不了。”

    女人听张不凡这么说心里感觉有些失望,“我觉得你肯定有办法的。”

    “这属于心病了,心病还得心药医,医生也救不了你。”

    张不凡说的很坚决。

    女人叹了口气,“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求能治好了。”

    女人说完朝着河边走去,越走越深,越走越深。

    “你在干什么?

    快回来!”

    张不凡在女人身后大喊道。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但是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求求你就让我死吧,死了就一了百了了。”

    女人语气里都是绝望。

    张不凡有些无语了,自己跟这个女人又不认识,在自己面前自杀有点莫名其妙。

    “这样吧,你跟我说说发生了什么事,说不定我能帮你呢?”

    女人大笑着,“哈哈,哈哈哈,不用劝我了,很多人都劝过我了,我也没有办法,还是死了才能一了百了。”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家人,但是你还这么年轻,这么漂亮,还是有大把的青春的。”

    张不凡浑身都没有力气,要不是因为自己的病还没好,他早就冲过去把女人抱回来了。

    “我害怕,我害怕活在这个世界上。”

    女人语气里充满了绝望。

    “你连死都不怕,别的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张不凡安慰道。

    女人好像是被这句话惊醒,“是啊,我连死都不怕,我还能害怕什么呢?”

    女人在嘴里嘟囔着。

    张不凡走了过去,把女人拉了过来,安抚她的情绪,让她冷静下来。

    “你先跟我说说你遇到什么困难了?”

    “我叫吴翠花,我从小就没了父母,一直都跟着奶奶长大,没有出过这个村子。

    在我八岁那年,遇到了一个男孩王铁蛋,他们家是刚搬过来的,来的有些突然,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后来呢?”

    “跟我差不多大的孩子没有几个,我和王铁蛋关系一直很好,后来就死定了终身,我说非他不嫁,他说非我不娶。”

    “你们这是青梅竹马啊。”

    张不凡感叹道。

    吴翠花长嘘了一口气,“是啊,我也这么觉得,那时候日子很苦,毕竟只有奶奶照顾我,平时吃了上顿没下顿。

    但是我一点都不觉得苦,因为每次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总是有王铁蛋陪着我,就觉得一切都没有那么糟糕了。”

    张不凡觉得这是里面才有的浪漫爱情,听了觉得很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