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7章 空衍大师

灼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逆流归虚轮!”

    卓不群手中结印,一股万物万法归为虚无的高深意境自体内爆发。

    练金虹的意境瞬时崩溃,光轮盘旋而出,围绕着他的身体一转,他的意境、防御瞬时溃散,化作虚无。

    “放肆!”

    从虚无中闪出一道身影,挥手在练金虹身上一按,逆流归虚轮的威能瞬时崩溃。

    练金虹侥幸逃过一劫,吓得脸色苍白,再无之前的倨傲与霸道。

    出手救他之人,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身穿青元剑宗长老服饰,是一名初阶斗帝,实力可谓惊人。

    练金虹惊魂稍定,朝白发老者说道:“贺长老,我险些被此人所伤,青元剑宗要给我讨回一个公道!”

    “练公子放心,在青元剑宗内,无人能够肆意张狂。”

    白发老者朝练金虹颔首说道,神情间透着几分客气,足见练金虹的来头极大。

    “你好大的胆子!”

    白发老者看向卓不群,斗帝强者的威严释放出来,如同天威一般将卓不群笼罩。

    卓不群冷冷说道:“你应该清楚事情的起因,却不分黑白,这就是青元剑宗的待客之道?”

    白发老者威严地说道:“不管事情的起因如何,青锋子当众受辱,连青元剑宗的声誉也跟着受损,你更是险些伤到练金虹公子,而你却是毫发无伤!”

    卓不群冷笑道:“按照你的意思,也就是我只能被青元剑宗弟子欺辱,任由练金虹打杀,如果反抗,那就是错?”

    “不错,正是如此!”

    白发老者冷哼一声,竟是直接承认这蛮横而又霸道的道理。

    桃洛云心中一声冷笑:“在青元剑宗中,还敢如此狂妄,总有人会收拾你,这次你注定会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木王令也救不了你!”

    七皇子等人更是满脸笑意,心中都是快意无比。

    广场上,老家伙摇头说道:“不识时务,更是不知天高地厚,真是愚蠢之极!”

    段小花反驳道:“这样才有男人味,我最喜欢!”

    “他马上就要变成一具死尸,你难道喜欢死尸?”

    老家伙十分恶毒地说道,段小花气得七窍生烟。

    青云台上,白发老者接着说道:“立即向练金虹公子赔罪,然后到下方的广场上,跪上三天三夜,再让你的长辈来领人!”

    卓不群眼眸中一片冰寒,冷冷说道:“若是我不这么做呢?”

    “那可由不得你!”

    白发老者漠然说道,笼罩在卓不群身上的威压,陡然变得沉重了起来。

    “贺长老,你在做什么?”

    陶铭的声音从虚无中传来,接着他的身影破空而出。

    “陶长老!”

    白发老者赶忙收敛威严,说道:“此人肆意羞辱我青元剑宗弟子,并且向练金虹公子出手,我正在……”“住口!”

    陶铭沉声喝道,脸色冷若寒霜,“事情的原委,我已知道,你连黑与白、对与错都分不清了?

    仗势欺人,难道是我青元剑宗的待客之道?”

    白发老者慌忙解释:“陶长老,此人羞辱青元剑宗弟子,并且冲撞练金虹公子……”轰!陶铭大袖一挥,高阶斗帝强者的气势轰然爆发,震得白发老者身体一震,口鼻流出鲜血,气息也瞬时萎靡下来。

    青云台上的众人,无不目瞪口呆,怎么也不敢相信,陶铭竟然为了一个外人,对自己宗门的长老出手。

    练金虹不满地开口:“陶长老,你这分明是要偏袒此人了?

    要不要我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告知我的师尊?”

    “此间发生的事情,我自会向宗主和空衍大师禀报。”

    陶铭淡然说道。

    接着他朝那白发老者说道:“向方卓赔礼,然后到刑罚殿去自领刑罚!”

    “是!”

    白发老者上前朝卓不群躬身一礼,然后一言不发地离开了青云台。

    “青锋子,此次天才盛会你也不必参加了,去砺剑洞中思过!”

    陶铭朝刚刚回到青云台的青锋子漠然说道。

    青锋子脸色霎时变得苍白,所谓砺剑洞,是专门惩罚犯错弟子的地方,进去之后,不死也要脱层皮。

    “方卓,请随我来!”

    陶铭朝卓不群颔首一笑,然后带着卓不群破空而去。

    青云台上,陷入一片死寂之中,每个人的心中,都是狂澜阵阵,难以相信所发生的事情是真的。

    “老家伙,你不是有一双慧眼,可以看透前世今生以及未来吗,怎么又看走眼了?”

    段小花对老家伙一阵冷嘲热讽。

    “那是因为那个混蛋,根本就不是寻常人。”

    老家伙在心中嘀咕着,看向青元剑宗深处,浑浊的眼眸中闪出一抹精光。

    卓不群随着陶铭破空而出,出现在一座样式古拙的宫殿中。

    “多谢陶长老出手!”

    陶铭笑着说道:“方卓小友不必客气,若是你在青元剑宗中受辱,被师尊知道,我还不知道要受怎样的惩罚。”

    “陶长老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师尊要见你,请吧!”

    卓不群独自进入宫殿,眼前的景色顿时大变,竟是来到一座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山谷之中。

    谷中有一座凉亭,亭内有两人正在对弈。

    其中一人,正是卓不群曾经见过的青元斗圣,正捏着一枚棋子,苦苦思索。

    看到另外一人,卓不群眉头微凝,眼眸中闪出意外之色。

    那是一名身穿紫衣的中年人,脸庞赤红,气息虚无,正气定神闲地坐在那里。

    卓不群来到凉亭之中,青元斗圣这才被惊动,伸手在棋盘上一抹,将上面的棋子打乱,笑道:“老夫有客人来了,不下了!”

    “青元,早就让你弃子认输,你却不肯,现在总算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紫衣中年人一阵哈哈大笑。

    青元斗圣面不改色,朝卓不群颔首一笑,然后说道:“这位是空衍大师,炼器之道九品兵师,境界不仅胜过魔兵郑春秋和妖兵巩方,并且受过炼器之道的至尊卓不群大师亲自指点,获得卓大师的真传。”

    “空衍大师。”

    卓不群笑了笑,青元斗圣说的不错,他在数千年前,的确是曾经指点过这名紫衣中年人,却并非是弟子。

    空衍大师见卓不群的神态并无多少恭敬,冷哼一声,并未理睬卓不群,显得极为高傲,不过此人的确是有高傲的资本,九品兵师,无论是走到哪里,即使是斗圣强者,都要十分客气地对待。

    青元斗圣接着说道:“空衍大师,这位就是老夫对你说过的,与灼炎大师关系甚密的天河星域天才方卓。”

    “灼炎,好大的名气!”

    空衍大师轻哼一声,显然对此时在浑天界兵师中如日中天的灼炎,心中很是不服。

    这时,空衍大师神色微微一动,抓出一块玉简。

    感应到玉简中的信息,他的脸上浮现一丝阴霾,向卓不群说道:“你刚才欺辱了本座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