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二四一章 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早上八点多,沐浴在阳光中的东津区已经开始热闹起来。推土机、挖掘机在广阔的东津大地上行进着,轰鸣阵阵;工人们也热火朝天地忙碌着,一副喧闹的景象。

    萧帅来到东津区的时候,看到的便是一副非常壮观的画面:放眼望去,一辆辆巨型机械在轰鸣声中行走,伴着工人们的吆喝声,井然有序地去到指定的位置,进行作业。与大型器械相比,看着像蚂蚁一样的工人们反而才是真正的主导者。

    “大师早啊!怎么样?很壮观吧!看看那些强有力的机械,再看看它们脚底蚂蚁一样的人类。这就是我们人类的力量!”工地被隔离带隔开,叶芳华早已在门口等着萧帅,看他震撼地看着内部的景象,十分自得地说道。

    萧帅深以为然地点头,光是看着数百辆来来去去轰鸣四起的机器,内心就受到了很大的震动。而这一切都可以归功于看似渺小的人类,人的力量果然是很强大的。

    看了几眼后,萧帅才看向叶芳华。

    叶芳华这次没有穿能衬托性感身材的紧身工作服,反而穿着宽大臃肿的工服,还戴着红色的安全帽,颇有建筑女工的飒爽利落架势。

    “壮观!非常壮观!仅次于我创造的龙凤出世了!”萧帅夸赞道。

    叶芳华瞥了瞥眼睛,这话说的,那您到底是为眼前感到震撼,还是变着法的夸自己呢!

    “大师,您怎么穿着这身就来了?”叶芳华见萧帅的行头和昨天没什么两样,拖鞋、沙滩裤外加一件t恤,简直是沙滩玩耍的标配啊!你这还不如穿一身道袍来呢!好歹还有点仙风道骨的模样。

    “嗯,怎么样?是不是很有特色?我这一身可都是限量款的,叶总要不要来一套?我帮你置办,顺便给衣服、鞋子开一下光,总共只收你一百万。看你是熟人,再打个九折也不是不可以!”萧帅说起这些可是张口就来。

    叶芳华无语地看了看天空。

    这天真蓝!这云真白!这电线也是直溜溜的,非常好看!

    萧帅尴尬地吧唧一下嘴,也没了说话的yu wàng。他昨天学习了很多资料,自然清楚进工地需要穿工服、工鞋,佩戴安全帽,这样可以一定程度降低触电、坠物砸伤等风险。

    问题是,家里没有准备这些东西啊!

    你让我随随便便上街买一套,那可不行!我现在已经是个有钱人了,妈妈从小告诉我,没钱可以,但不能没有品味。哪怕是工装,我也要有品味的工装,这样才符合我的身份。

    当然,其实这些都是虚的——哥可是有城墙一般的脸皮,靠这个就可以保证安全!

    就是这么牛逼,就问你服不服!

    “总经理好!叶总好!知道您二位今天要来视察,我昨晚上兴奋得睡不着觉,早上七点就来这里等着了!”一个黑不溜秋的工人向两人快步走过来,在两人面前站定,伸手抹去脸上的浮灰,露出张伟的大脸。他咧嘴一笑,露出两排黑乎乎的牙,牙缝间是空中飘散的灰尘。

    这灰尘可真是无孔不入啊!

    萧帅看到这张黑乎乎的熟悉的脸,内心感叹挣钱真是不容易,张伟兄弟,你辛苦了!

    感叹完,萧帅在两人诧异的目光中从沙滩裤的屁股兜里摸出一个口罩,自顾自地戴上,左右调整一番后,喜滋滋地笑了,眼睛弯弯,像月牙一般。

    有了这个口罩,就不用和张伟一样吃满嘴的黑灰了,本大师果然是神机妙算!

    两人内心:“???”

    大师啊大师,您可真是够精致的!

    张伟瞅了叶芳华一样,立刻从门口搭建的板房警卫室里摸出一个袋子,恭恭敬敬地递到萧帅面前,说道:“总经理,这是叶总让我提起按照您的尺寸准备的工服,安全起见,您还是换上吧!”

    “嗯,你辛苦了!”萧帅接了衣服,走进警卫室,开始换衣服。

    “不错!”叶芳华冷冰冰地说道。

    她可没有让张伟准备什么工服,这小子纯粹是自我发挥吧!要是听话一点,也不是没有培养的可能,只可惜,这个几乎决定整个京城房地产业的项目不是由她掌控,真正的主脑是萧帅。

    说起来提起这个,叶芳华真的是很有点不能理解。

    这个萧帅之前从来没搞过这方面的东西,他何德何能坐这个位置?

    长得帅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不一会儿,萧帅走了出来,扭了扭要,伸了伸胳膊。嘿!这身衣服还真是挺合身的!

    “不错不错!你看看这质地,看看这做工,还有这多功能口袋,防触电的鞋底,梆硬的安全帽!不错,不错!”萧帅乐呵呵地说道。

    张伟连连点头,只是笑容比较迷茫。我就准备了一套中号的工服而已,怎么就辛苦了?

    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我不辛苦啊!

    一点也不辛苦!

    要是两位不来,我应该在工地四周视察,更没必要故意抓一把灰往脸上砸。嗯,想到这里,确实有一点辛苦,为了利益,这点苦必须要吃啊!

    “走,带我们去看看现场的情况!垃圾清理应该结束了吧”萧帅笑着说道。

    张伟从疑惑中反应过来,回答道:“是的总经理,垃圾清理工作基本结束,现在只有一小部分器械在做最后的清理工作!剩下的器械正在按照施工计划清理河中的淤泥砂石!您请跟我来!”

    三人沿着隔离出来的路径,进入东津区。

    行走中,只有张伟在讲,萧帅基本上插不上话,连叶芳华也很专心地听着,学习着,没有多说什么。

    “总经理您看,这边是建筑垃圾,是东津区原有住宅被拆掉后形成的垃圾。这边是残余垃圾,恶臭味就是从这些垃圾上传出来的!来,我们从上风口走……”

    “……多亏了总经理您出手,东津区的未来不可同日而语!日后,数十万的住户都会感谢您的出手……”

    “总经理,您这边来!那边建筑女工比较多,您太帅了,过去会影响到大家的工作效率。我们现在太缺少时间了……”

    “……总经理的身体真是好,走这么久都不觉得累,不愧是风水学的大师啊……”

    张伟这人做工程的本事不小,更大的本事却让人难以忽视,那就是服务{吹捧}人的本领,相当之高啊!

    短短几分钟,萧帅都被全方位吹捧了好多次,整个人都快飘上天了!

    看看,这才是一个奸臣的自我修养!

    在古代,只有这样的人才配给昏君当太监,而且绝对是正儿八经的太监no.1!

    “张伟,你辛苦了!”萧帅看着清理得差不多的东津区,满意地点头,没忘记再次夸一遍张伟大兄弟。

    张伟虽然想不明白为啥总经理今天这么喜欢夸自己,不过这感觉还是很不错的!总经理既然这么给面子,我也不能收敛自己的本性不是?

    于是,接下来,双人相声开始了!

    商业互吹,瞎几把吹!

    两人你来我往,一路看项目进展,一路互相吹捧,可真是花式吹嘘,面面俱到,一点不带含糊的!上吹天文,下吹地理,你吹我也吹,你再吹我也还能吹!谁停一下算我技不如人!

    叶芳华听了一路,完全刷新了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你们俩忒优秀!优秀极了!我这一辈子都没见过像你们这样会胡扯的人!

    高山仰止!俯瞰众生呐!

    “张伟兄弟,为了清理垃圾,你辛苦了!”站在干净的东津区中心,萧帅跺了跺脚,满意地点点头。扭过脑袋看着张伟的大脸,心疼地说道。

    张伟摇摇头,表示一点也不辛苦。可是眼红有点酸,感觉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感动,太感动了!

    总经理,您真是个大好人!虽然高高在上,但一看你帅脸上的真挚表情就知道,您能体会到我们这些工人的辛苦!

    张伟这边正感动呢,然后萧帅就冷不丁的又冒出了一句:“对了,张伟啊,我觉得你值得被奖励,所以我帮你治治病吧!”

    叶芳华:“……”

    什么鬼啊?!

    人家干活先不说干的好坏吧,你这奖励是治病是几个意思?

    “病?”张伟发觉总经理的眼神越来越可怕,很悲痛的样子,莫非自己的病……被发现了?!

    总经理啊!

    我这是真要死了吗?

    你这个眼神让我很虚呀!

    我说怎么最近总觉得吃饭不香,睡觉也睡不踏实,痔疮也又犯了,酒不能喝,辣椒不能吃,睡觉都得趴着,莫非真得快不行了?

    面前的可是逆转了东津区风水的大师,他都这样看着我了,不会吧!

    我不会真要死了吧!

    张伟仿佛抓住了最后的希望,连忙改口道:“大师啊!我……我还有得救吗?”

    萧帅看着张伟,叹息了一声,忍不住又叹息了一声。

    张伟盯着他,没敢说话。叶芳华也惊异地看着萧帅,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伟哥,你最近是不是总觉得吃饭不香,睡觉也睡不踏实,痔疮也犯了,酒不敢喝,辣椒不敢吃,睡觉都得趴着睡?”萧帅询问道。

    张伟愣了足足五秒钟,然后小鸡啄米似的狂点头。

    是啊是啊!大师,您太神了!这也能算出来!不愧是大师!

    “大师,您说的一点没错!和我最近的情况一模一样,没有分毫差错!简直神了!”张伟这一回是真心夸赞的,敬佩里带着难以言说的悲哀。

    情况都这么严重了,我还有得救么?

    萧帅等了好久,说出这样一句很让人伤感的话:“你最近这个上火很严重啊!”

    上火?

    仅仅是上火吗?不是要死了吗?

    叶芳华差点一口气没忍住,憋得很辛苦。

    看着叶总都要憋红的脸色,张伟的脸变得更黑了。

    上火而已,大师您为什么要说得那么严重,差点都要把我吓尿了!

    “那大师,您有办法解决吗?”张伟不敢不承总经理的情,很谦卑地问道。

    萧帅点头,回答道:“可以!”

    萧帅:“系统,给上火的人开个光,收费几何呀?”

    系统:“一千!”

    一千?

    这也太……便宜了吧!

    萧帅有些烦闷,这价格也太公道了,一时间很难让本大师习惯。

    “你这个价格有点拿不出手啊!”萧帅说道。

    系统:“牛黄解毒片10块钱一盒,三金片20块。我翻几番,收一千,不合理吗?”

    咦?这么一说,确实是挑不出任何毛病!

    合理,相当合理!

    萧帅看着张伟苦涩的脸,说道:“上火是小问题,我可以解决。你去药店拿药吃,至少一个周才能有效果,在我这里保证当场见效。祖训有言: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所以嘛,你明白的!”

    张伟清醒过来,看着萧帅大师的脸,心里高兴极了——正愁找不到贿赂的机会,您就主动送上门了。行吧!你尽管要!要多少,我给多少!

    “那您收费多少啊?”张伟看了看假装看云彩的叶总,凑上来问道。

    张伟希望听到一个合适的数字。

    “一千!”萧帅说完,一旁的叶芳华猛地咳嗽了几声,忍都忍不住。

    大师您真会玩,一千?

    还有没有点大师的风范了!

    你跟咱们不都是几十上百万的收的吗?!

    张伟还在等,他以为后面会跟上一个‘万’字,结果这个字可能是迷路了,半天都没有从萧帅口中说出来。

    这么说,就是一千?只是一千?

    这也太少了吧!送礼都不止这个数!

    “上火而已!别想那么复杂!”萧帅说着拿出了手机,收款码也调了出来。

    张伟不敢迟疑,立刻转账一千过去。

    总经理看来是个实在人,连假公济私都不会,难道真准备给我治病?治疗上火只要一千块,这价格很公道,童叟无欺!相当划得来!

    萧帅,真是一个好大师!

    叶芳华看着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画面,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一千块治疗一个上火,还喜滋滋的样子,张伟的脑子被驴踢了吧!还有萧帅大师,您到底是怎么了?你现在的身价那么高,至于给下属看看病,还收一千块钱么?难不成那头驴踢了张伟之后觉得不过瘾,把站旁边的您也踢了一脚?

    好驴!好蠢的驴!好蠢的两头驴!

    叶芳华站远了一点看着,她倒想看看,萧帅到底要怎么治疗上火,这一千块与几十块的非处方药又是有哪门子的差别?

    “张伟啊!你这个人糊涂啊!你以为上火只是简简单单的上火吗?不!大错特错!”萧帅收起手机,看着张伟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张伟点点头,认可了大师的话,虽然听得不是特别明白!

    “阴阳失衡,内火旺盛,即为上火!这里面牵扯到人体磁场、人体工程学,还有五脏六腑杂学、伤寒杂病论之类的药理知识。总结再总结,概括又概括,归纳为一句话:你这个上火不是一般的上火,是体内阴阳彻底崩溃的前奏!再拖下去,会出大事!”

    萧帅不需要打草稿,不需要提前学习什么资料。反正说起这些东西张口就来,信手拈来,怎么好玩怎么来……

    “大地山川是为风水,人体也是风水。我们每个人都是微型的平衡体。你还好,情况没有恶化到最严重的时候,正巧遇到了我!你放心,你上火肯定是工作太辛苦造成的!我作为总经理,又是风水大师,有权利有义务拯救你!”萧帅正气十足地说道。

    张伟十分感动,内心也相当的愧疚。大师这么推心置腹地对他,他却想暗自克扣工程款。真是很惭愧啊!

    “来,看着我的眼睛,把我当成世间唯一的真神,回想你的过错,从灵魂深处向我祈求宽恕吧!这样我才能找到阴阳失衡的根源,并且将之捋顺!记住,看着我,不要说话!我会与神灵保持沟通,容不得被打扰!”萧帅言之凿凿地说道。

    张伟点了一下头,回到:“明白!”

    “那开始吧!”萧帅努力瞪大眼睛,看着张伟,一动也不动,假装在与神灵交流。

    张伟紧张又疑惑地看着萧帅的眼睛,带着一分悔意思考着最近几年的经历。

    他在回忆,萧帅自然通过山河之眼全部看到了。

    这么一番浏览下来,萧帅确定了一件事,张伟只是误入歧途了,回头是岸,现在还来得及。

    “伟大的水神啊!请赐予此人一缕清冽,浇灭其燃烧的邪火!冲刷其意志!洗涤其灵魂!将其本来的模样带回来吧!”萧帅一时间没想到什么有名气的神,还好脑子够快,胡扯了一个水神。话说既然是上火,还有比水神更对症的神灵吗?

    没有!

    只有水神!

    “大水神在上!”萧帅说完,眨眨眼睛,瓮声瓮气地念出总结语。

    看完完整过程的叶芳华咧了咧嘴,这就没了?

    大水神?看着就不靠谱!

    系统:“开光结束。”

    萧帅:“好嘞!”

    萧帅看着张伟期待的脸,摆出一个高深的表情,说道:“好了!”

    嗯?这就好了?

    张伟怎么完全没感觉啊!这一千块钱花得有点莫名其妙的样子!

    真好了?

    “提臀试试!”萧帅双手抱胸,淡然地说道。

    张伟点点头,暗暗发力。

    咦?痔疮真不疼了!一点也不疼了!

    “大师,您……您太神了!真好了!我屁股不痛了!一点也不痛了!鼻腔也不干燥了!嘴皮也不蜕皮了!哈哈!还有喉咙,一点也不痛了!太神奇了!大师,您好厉害!”张伟对萧帅佩服得五体投地,大师就是大师,治疗上火这么厉害。

    叶芳华看了几眼张伟,发现对方脸上的喜悦不像是装的。真行?

    这特么也行?

    你一个风水大师给大地逆转风水也就算了,给上火的人看病都有效?那……能不能给我也试试!

    叶芳华对萧帅大师的大本领毫不怀疑,她怀疑的是大师平常待人待物的品格问题,说实话,平常的种种让她觉得大师是闹着玩的。现在这一看,还真的行啊!

    “大师,我……我,每个月10号左右开始,7……持续7天,疼,能……能不能……”涉及到敏感的话题,叶芳华有点说不出口了。她可没有张伟那么能说会道,外加不要脸。

    “好说好说!”萧帅明白了,给了一个我懂的表情。

    “张伟啊!上火的问题解决了。但你身上还有一个病很严重,你运气好,遇到了本大师!怎么样?要不要让我给你治一治?”萧帅看着张伟,自信地说道。

    还有病?

    张伟先摸了摸屁股,使劲按了按,真得是非常舒服,痔疮一点都不疼了。到现在还跟做梦一样。

    大师,你怎么可以这么优秀呢?长得好,性格好,还有钱,可惜啊!我是个男的,唉!

    “大师,我,我还有什么病?”张伟看着萧帅充满鼓励的表情,捉摸不透大师的想法,也实在想不清楚自己还有啥病,平常体检的时候没发现什么问题啊!

    “心病!”萧帅神秘地笑了,说道。

    张伟一愣,啥?

    心病?

    “张伟,我看你印堂乌黑,面色灰败,嘴角下垂严重,眼角鱼尾纹日益增多。啧啧啧!容我日观天象,再掐指一算,不得了!不得了!”萧帅装模作样讲了片刻,顿了顿,继续说道:“你这是……被甩了吧!”

    张伟:“!!!”

    大师,您连这也能算出来?好牛逼!

    “大师,没错,我不光被甩了,还被绿了!现在心还在痛。您给我治一治吧!要多少钱,我给!”张伟看着萧帅的眼神更加不淡定了,他被情所伤,到现在还没缓过劲儿呢!大师连这都能看出来,还有把握治心病,必须抓紧机会治一治!

    萧帅感叹道:“伟哥啊伟哥!谈钱就见外了!而且治这个病不要钱。你日后好好工作,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张伟喊完号子,充满疑惑地问道:“那大师啊!我这个心病该怎么治疗呢?”

    “心病怎么治,这个简单。”萧帅笑嘻嘻的一勾搭张伟的肩膀,道:“哥们,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一听到这话,张伟瞬间眼泪就流下来了!

    “有!我有!”

    萧帅哈哈大笑:“那走着,今天哥们好好听你讲讲!本大师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只有付不起的款,没有本大师解决不了的事!”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