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十一章 歌震大导演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诶?”一听张宝江这话,王昊也愣住了:“什么情况?我看上去有这么老吗?”赶紧拿出身份证——哎呀幸亏咱平时都随身携带呢:“我今年才二十四,可不是三十岁啊!”

    “二十四岁!”张宝江彻底震惊了!宫彭泽也是张大了嘴巴!

    一个二十四岁的年轻人能写出军队片主题曲?!要是真的这样那简直就是天才啊!

    张宝江死死瞪着王昊:“我们这可是军队主题的电视剧,女兵的!你真的没问题吗?”

    靠?!吓唬哥?哥今天无敌知道不?!

    王昊一双眼睛也死死瞪着张宝江:“不然我来干嘛来了?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王昊王日天!冰妃小姐的好朋友是也!”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张宝江直接就摇头了:“我们这部片子可是连军部都特意要求主题曲必须合格的,冰妃小姐您这样就让我很难做啊。我同意吧,到时候军部那边压力受不了,不同意吧又得罪您,您看……”

    张宝江这么一说白雅凝顿时就不乐意了。

    她的脸色跟罩上一层寒霜似的,冷声道:“张导演,您是怀疑我的眼光了?”

    老实说,白雅凝号称冰妃,平时是极少使用“您”这个称呼的。一般她这么说,那么往往就代表了,她已经自觉的跟对方划清了界限,以后任何事情全部免谈!

    以她在影视圈的号召力……

    “不是不是,”张宝江瞬间冷汗就下来了,拼命解释道:“我这不是合计这位王昊先生年纪太轻了点吗……”

    “年纪轻犯法是怎么的?”王昊也不乐意了:“不就是区区两万块吗?哥大不了不赚了,多大点事,两万块还能花一辈子啊?”

    “张导,”宫彭泽偷偷捅了捅张宝江,急声道:“反正也不费多大劲,大不了听听看,实在不行咱们再想办法。”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张宝江想了想,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成吧,那咱们这就进去看看。”

    “冰妃小姐,快请快请,”张宝江转眼之间换上一副笑脸,道:“我这两天也是急的晕了头,先进去试试,先试试再说。”

    其实要放平时,白雅凝早就扭头就走了。

    这也就是今天合计帮王昊一把,白雅凝这才勉为其难的没有直接翻脸。不过进录音棚的时候白雅凝还是表现出了她的不满——她的脸色始终都很冰冷,没有给张宝江和宫彭泽半点笑容,看的两人后背都快湿透了……

    进了一号录音棚,宫彭泽直接做到钢琴前面,道:“这位……王昊先生,那么咱们就不客套了,直接开始吧。”

    他是合计帮校下音,结果却不想王昊直接走到他身边:“起开,我自己来!”

    卧槽,这货居然这么狂?!

    宫彭泽悻悻的从钢琴前面走了下来,然后就看着王昊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

    其实号称二十一世纪全能型新类型人,王昊正有着当下所有年轻人的通病——什么都会一点,但是什么都不精……

    要是放以前会个钢琴勉强弹个节奏没啥鸟用,但是这一穿越后,原来世界的教育制度就体现出优越性了——尼玛什么都能拿得起来有没有?!

    “嗯哼,”王昊清了下嗓子:“接下来我演唱的这首歌名字叫做《风雨彩虹铿锵玫瑰》,献给美丽的冰妃小姐,希望冰妃小姐可以喜欢!”

    坐在下面沙发上的白雅凝顿时嘴角勾了勾——这家伙,倒挺会拍马屁的嘛……

    “风雨彩虹铿锵玫瑰?”听了这个名字,宫彭泽跟张宝江顿时对视一眼:“这歌名有点意思啊!”

    “嗡——!!!”王昊先是狠狠的敲了两下键盘适应一下,然后这就开始——

    “一切美好,只是昨日沉醉。淡淡苦涩,才是今天滋味。想想明天,又是日晒风吹。再苦再累,无惧无畏……”

    王昊的嗓子属于那种略微嘶哑型,声音没有什么太大的识别度,不过优点在于他的音域相对比较宽,唱这首歌倒是毫不吃力!

    这一开始唱,张宝江和宫彭泽瞬间面色就变了,等王昊唱到副歌部分,俩人直接就激动了!

    “风雨彩虹,铿锵玫瑰。再多忧伤,再多痛苦,自己去背。风雨彩虹,铿锵玫瑰。纵横四海,笑傲天涯,永不后退!”

    张宝江和宫彭泽彻底兴奋了!

    只一瞬间他俩就感觉浑身的毛孔刷的一下都张开了,此时的他们是彻底的激动了!

    “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宫彭泽兴奋的大吼:“找到了,我找到了啊,哈哈哈哈哈!”

    毕竟是《天国女兵》剧组的音乐总监,宫彭泽第一时间就知道,这首《风雨彩虹铿锵玫瑰》简直就是这部片子最好的主题曲,没有之一!

    张宝江更是越听双眼越亮,等这首《风雨彩虹铿锵玫瑰》全部唱完,张宝江猛的打了个哆嗦,之后一把抓住宫彭泽,大声叫道:“就是这个!就是这个!我要的就是这个!哈哈哈哈哈哈!这回好了,这回好了!终于叫我找到了!”

    他俩这边正兴奋呢,却不想,王昊那边忽然狠狠拍了下钢琴的键盘,道:“吱哇乱叫的干啥呢?还能不能叫人好好唱歌了?”

    张宝江和宫彭泽两人瞬间就跪了:“明白!明白!您继续,您继续!”

    这时候他俩是真的对王昊五体投地了!

    谁能想到叫他俩愁了几个月的事情,居然会被这么个小年轻给解决了?

    偏偏这个时候,王昊忽然就换上了一副笑脸,问道:“对了,我听说,一首曲子两万?”

    张宝江和宫彭泽一起点头:“对,没错!”

    “那就好!”王昊嘿嘿一笑,之后一句话就叫两人再次献出一年的膝盖:“准备好钱吧,这种东西哥要多少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