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九九章 昊哥出手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林大师,这个……”方怀德看了看方晓雪,又看了看林圣云,语气之中满是忐忑,问道:“我家晓雪乖乖……”

    “放心吧,”林圣云满脸的笃定,右手紧紧按着那个小东皇钟,之后道:“刚才我掐住晓雪姑娘右手中指左侧,感觉到一股劲力跳动不已,加大力度掐下去,晓雪毫无感觉,我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怎么回事?!”一群人瞪大眼睛。

    “哼,本派旁系的东西而已,”林圣云一脸的云淡风轻,道:“其实晓雪姑娘并不是中蛊,只是阴中阳误中阴中阴,哼哼,鬼上身而已。如今我已经用小东皇钟将鬼吸了进去,接下来只要再施法把鬼送走,晓雪姑娘自然安好无忧!”

    他说到这里,口中念念有词,具体说的什么王昊一句话都没听明白,不过按照那个发音倒是有点梵文的意思,叽里咕噜的,然后就看到林圣云从口袋里掏出一三角形黄纸符,含口酒朝空中一喷,沾点口水,“啪”的一声就贴方晓雪脑门上。

    “急急如律令,太上道君庇佑!”林圣云又是一声大喝,之后取出三角香八枚,在八个方位摆好点燃。

    口中继续念念叨叨,运气于右手食指。

    与此同时咬破下唇,以唇血在左手掌排九宫,加持座山旺星,以护本命,压住空中阴气。

    “开!”林圣云忙活一阵之后,猛然一掌拍在方晓雪胸口!

    “嚯——!!”一群人被他这一下给吓了一跳,虽然就看到方晓雪脸色猛的一白,整个身体都是摇摇晃晃的。

    “好了,”林圣云这才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道:“晓雪姑娘之前定然是看到什么让她恐惧的东西了,受了惊吓,老夫刚才已经帮她驱鬼定神,只要再休息几天就没有什么大碍了。”

    他这一翻比划,着实叫人看的各种不明觉厉,方怀德一听晓雪就要没事,老怀大慰,哈哈笑道:“好!好啊,林大师出手果然是不同凡响!林大师您放心,等我家晓雪好了过来,保证不会亏待您的,另外在场各位也都奔波劳苦,这一次老夫绝对不会亏了大家!”

    眼见这就即将有大赏,众人无不极为开心。

    这时候林圣云嘿嘿笑着看着王昊,道:“老弟,实在是不好意思,这次的事情我就先勉为其难的给办成了。我觉得以咱俩的关系,这好处么,老弟想来定然是不会要的了,对吧?”

    他这施法结束,正是春风得意时,看着王昊的眼神充满了戏谑,那种表情明显就是一副看你怎么收场的意思。

    “这个可说不好啊,”王昊笑呵呵的耸了耸肩膀,道:“林大师刚才忙活是忙活了,不过晓雪到底好没好,这个还真不好说。要不您再去检查一下?”

    “老夫出手还能失手不成?!”林圣云嘿嘿冷笑着走上前去,直接去抓方晓雪手腕:“好没好老夫一号脉便……啊啊啊啊啊!疼疼疼疼!”

    要不怎么说乐极生悲呢,林圣云刚一抓住方晓雪手腕,就感觉剧痛传来,此时的方晓雪目露凶光,表情狰狞,口吐白沫,抓起林圣云的手就是狠狠一口,吓的她父母都连忙按住了她,方怀德郁闷的直拍大腿:“又犯病了,又犯病了!”

    方晓雪死命挣扎,刚才林圣云忙活的那半天叫她更是对在场所有人都充满了敌意。

    “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方怀德急的满地乱转,此时眼见林圣云也是不好使,其他人更是直接缩蛋了,最后实在不行,只能看向王昊:“小昊子,你还坐着干什么呢?还不快出手救救我家晓雪乖乖!诶呦喂,可叫她别咬人了!”

    “小心些!”眼见王昊这时候不得不出手,坐在一旁的白雅凝急忙拉住他的胳膊,小声道:“你可别被咬了。”

    “放心吧,”王昊笑呵呵的拍了拍白雅凝的手,这才站了起来,看着林圣云,道:“林大师,看样子你也没好使啊,既然这样,您是不是该退下了?”

    估计林圣云打从成名以来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说过,不过没办法,毕竟刚才他忙活了那么老半天都没好使,现在说啥都没用了,只能悻悻的退了回来。

    “晓雪妹妹,”王昊走上前去,和颜悦色的看着方晓雪:“你先别激动,你王昊哥哥来救你了。”

    “猢——!!!”此时的方晓雪双眼通红,看谁都充满了敌意,眼看王昊过来更是张牙舞爪的就要咬人,结果就在这个时候,王昊忽然之间狠狠一掌拍在她的脑门上,随后众人就感到浑身发凉,紧接着就看到方晓雪身上两股黑气忽然冒出,越来越胜。

    “黑气!那是黑气!”

    “天那,真的是有妖气吗?!王大师这是在降妖伏魔不成?!”

    “太可怕了,怪不得方晓雪的病症这么严重,那是黑气啊!今天可真的是开了眼了!”

    “这……”方怀德目瞪口呆的看着王昊在那吸方晓雪身上的黑气。

    那黑气越来越盛,一开始还不过就是有点青烟的程度,结果转眼之间就是浓烟滚滚,简直无比可怕!

    “昊哥简直无敌了啊!”方文斌早就知道王昊的神奇,可是此时亲眼看到他从方晓雪的身体里往外吸黑气,还是吓到了:“这……这世界上真的有鬼神不成?!”

    “仔细看着,别说话!”此时王昊正吸到关键时刻,那黑气滚滚,不断的钻进他的手里,这一下足足吸了接近十分钟,黑气才终于逐渐吸的干净,而这时候王昊的整只右手,都已经变的漆黑了,跟墨似的。

    “走你!”王昊缓缓抬起右手,之后忽然之间又是一拍方晓雪脑门,方晓雪顿时双眼一翻,昏迷过去。

    只不过这个时候的方晓雪,已经明显跟之前不同了。

    脸上已经有了血色,呼吸也已经逐渐平稳,王昊长出口气,道:“好了,已经没事了,清醒过来以后和常人一样,不会再发病了。”

    “这……这真的是没事了?”方怀德看了看方晓雪,又看了看王昊,忐忑道:“小昊子,你确定?”

    “太爷爷,您放心吧,这回是真的没事了,”王昊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之后道:“不过她的这状况实在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啊,这黑气居然染了这么多。”

    王昊说着看着自己的手,他的整只右手已经变的漆黑,好像图了一层油墨,乌黑发亮。

    “王昊,你的手……”白雅凝一脸的紧张,问道:“没事吧?”

    “没啥事,说起来我这倒也是因祸得福了,”王昊笑呵呵的活动了一下右手,之后忽然之间握成拳头,猛的向地面上砸去!

    “轰!”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王昊的这一拳居然砸进地面半尺左右深度,留下一个碗口大小的深坑!

    所有人都看傻眼了啊!

    卧槽,这什么情况?!这小子这是什么拳头啊?!给地面都砸出一个大坑?!

    “看样子收获还不错,”王昊收回拳头,之后那黑气迅速退去,王昊的右手又一次变成了正常的颜色。

    所有人都是一脑瓜子问号啊!

    刚才王昊吸收了那些黑气,正常来说不死也得残废啊,结果这货可倒好,一拳头能把地面砸出来一个大坑?!

    “小昊子,你这个……”此时方晓雪已经没事了,看那样子睡的挺安稳,方怀德也就放心了,这一放心好奇心又起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眼看在场所有人全部都看着自己,王昊深深的吸了口气,道:“太爷爷,本来我以为晓雪妹妹也就是不小心邪气入体,不过现在看来事情没那么简单啊……”

    没那么简单?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难道说,这事还没完?

    “小昊子,你的意思是……”方怀德毕竟是方家大长老,这心一放下脑子顿时就转的快了起来,道:“晓雪的这病,有蹊跷?”

    “对,”王昊点了点头,道:“按照正常来说,这世界上偶尔总是会有些特殊的东西带着各种各样的气。比如说我们常说的玉石就有贵气,很多人喜欢佩戴点玉石观音啦貔貅啦求个好兆头。这东西很正常,只不过我们常见的东西气没那么大而已。也有些不常见的东西,这些东西带的气就相对要大了很多,比如说某些从古代流传下来的物件,就经常会带有一些凶杀之气。”

    凶杀之气!

    一听到这词在场众人全都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看着王昊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其实一般的物件有点凶杀之气也问题不大,”王昊继续道:“但是这些就已经不适合摆在家里当摆设了。可是很明显,虽然晓雪妹妹的体质确实属于纯阴体质,本身就容易吸收这些凶杀之气,可一般的东西带的凶气还不至于对她影响这么大。所以我现在基本可以断定,就在这山里,绝对有什么大凶之物,晓雪妹妹一进山,就撞到了这个东西,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