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九四章 你一个毛头小子懂什么叫法器吗?(求订阅,求月票!)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路上,这村民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一下,他姓张,叫张济,土生土长的羊角村村民,极为朴实,基本上有啥说啥绝对不藏着掖着。

    一群人跟在小张身后,迤逦前行。村子的路不算特别好走,不过毕竟方怀德年事已高,走不快,所以一直到了上午十一点左右才终于进村。

    “汪汪汪——!!”

    一群人刚进了村子,狗吠声就响了起来,随后王昊就看到足足三四十人迎了出来。

    其实本来以王昊的想法,怎么也得先去看看晓雪,不过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规矩,如今这么一群人前来,按照村里的习俗怎么也得先接风洗尘,于是一村子人这就开始准备午宴,好在倒也不太麻烦,有小鱼,小虾,野菜、蘑菇,各种蔬菜,还有土鸡和大腊肉,一块巴掌那么厚,一嘴下去直冒油,味道着实不错。

    乡里人实在是太热情了,给王昊都弄不好意思了。

    所以等午餐过后,王昊急忙站了起来,道:“太爷爷,那个啥,时间不等人,咱们这就去看看晓雪妹妹?”

    想方怀德一百多岁的人了,事到临头居然有点萎缩了,他犹豫了好一会之后,这才狠狠一咬牙:“好,咱们这就去!”

    说实话,像方怀德这种从建国战争时期活到现在的老家伙,哪个没见过世面?

    那时候一个村子的人全部死绝都没少发生,方怀德要不是当初敢拼敢闯也不可能创下方家这么大的基业。可是等到老了,越发的觉得生命的可贵,此时虽然是去救自己最喜欢的小重孙女,可是方怀德却明显极其担忧,抓着拐杖的手一直在颤抖。

    “太爷爷,您小心些,”白雅凝扶着方怀德的胳膊,边走边柔声安慰:“有王昊在,晓雪妹妹不会有事的,您放心吧。”

    “唉,说是这么说,”方怀德明显极为担心,摇头道:“可是换成谁能一点不担心啊?我们方家到了她们那辈至少也有好几十个,可是就这孩子从小就跟我感情好,小棉袄似的,你说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这把老骨头可怎么办那……”

    他越说越是伤心,两只眼睛里面明显有眼泪出来,白雅凝急忙用衣角帮他擦了擦。

    有道是隔辈亲,这方怀德和方晓雪之间隔了两辈,那更是亲上亲,难怪他心疼成这样。

    一行人说话间,到了一间四处封闭的屋子前面,村民小张道:“到了,就是这里。”

    既然到了地头,王昊四下看去。

    这是一个不大的小院子,大约一百来平,最前方是一个三进的瓦房,窗户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挡住了看不清里面,整个院子静悄悄,不过随便看完之后,倒是没发现有什么不正常的东西。

    “到了……到了啊……”这时候就只能是方怀德下令,他用拐杖点了点地面,下了极大的决心,这才说道:“走吧,咱们进去看看。大家记得小声些,千万别惊到了丫头。”

    一群人这就跟着进了这个房间。

    等进了房间里面,王昊才发现这里跟外面又大有不同。

    整个房间里面闷热异常,四周的窗户原来都是用棉被糊住,密不通风,房间里还开着空调,足足有三十多度,在房间最里面的炕上,布帐低垂,满房都是药气。

    一旁则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一脸的关切,想来应该就是方晓雪的父母了。

    “爷爷,您来了。”果然,那男人一见方怀德进来,急忙起身,道:“真是麻烦您了……”

    “客气什么,”方怀德摇了摇头,之后在炕沿上坐下,道:“晓雪乖乖,今天觉得怎样?”

    整个房间里面安静的诡异,过了足足半分钟左右,才从那个布帐里面传来一把极为虚弱的声音:“是……太爷爷来了吗?我……还好,就是觉得冷……”

    王昊在一旁听着,皱了皱眉。

    怪不得屋子里这么高的温度,这都得三十多度了还觉得冷,看样子问题不小。

    “小乖乖不要怕,”方怀德柔声安慰道:“你太爷爷给你请了好多的高人来给你看病,你看什么时候你方便,让他们看看你?”

    “真……真的吗?”帐子里面的方晓雪低声道:“那……那我准备一下……”

    她既然答应,接下来就好办了。

    方怀德给大家使了个眼色,之后道:“好,那小乖乖你准备一下,一会让他们看看你。”

    从帐子里面传来一声轻轻的“恩”,之后方怀德带着王昊众人出了房间。

    “你们也都看到了,”方怀德叹了口气,道:“这孩子出门前好好的,结果回来就这样了,我的小可怜啊……唉……”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点吃不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过既然来了自然不能空手回去,当即众人就开始取自己的东西。

    很快,一群人拿着随身带着的好东西,在院子里坐成了一圈。

    说起来,这群人各行各业都有,这随身用的家伙式也是五花八门。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阵惊呼——

    “诶呦,鲁大师,你连这个都拿来了?这是五星转运珠吧?据说拥有扭转乾坤的神效啊!”

    “哪里哪里,你的这个汉代贵族佩戴的佩玉才是真正的宝贝,据说佩戴身上百邪不侵啊!”

    “行了,你就别给我戴高帽了,还得是刘大师这神农尺才叫真正的宝贝,纯血玉雕刻而成,配合那套亮银针灸,包治百病啊!”

    各式各样的随身工具排了一圈,别的不说光是听名号都能给人听懵逼。

    尤其是互相之间这一吹捧,每个来头都很大,都有神秘的背景,要是不明真相的说不定说这些人能起死回生都得有人信!

    “昊哥,这些东西你怎么看?”方文斌凑到王昊耳边,小声问道:“这东西你是专业,你给评价评价?”

    “都是一般的小玩意,古董可能都算不上。”王昊笑着耸了耸肩膀。

    这些东西在他眼里全部都是垃圾,不用说别的,要是真的有说的辣么流弊,他身上的运气骰子早就震上了,那可是又有大餐……

    眼看王昊对这些东西都没看上眼,坐在一旁的林圣云顿时冷哼一声。

    他早就看王昊不顺眼,自己的徒弟在他手下栽了跟斗,这笔帐自然要算的。不过不着急,先把自己的宝贝拿出来,到时候再计较!

    “看来小兄弟眼光很高啊,”林圣云探手入怀,之后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古香古色的铜钟出来!

    这铜钟大约巴掌大小,红铜打造,看得出来极为珍贵,整个钟身磨的油光锃亮,林圣云拿着轻轻一摇,发出低沉的响声。

    “我的这口法器,不知小兄弟可是认识啊?”林圣云看着王昊,嘿嘿冷笑。

    看你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老子的这口法器除非是真正的圈内人才识得厉害,就凭你,怕是再活个十年都未必能知道!

    王昊这边还没说话,其他那些人倒是全都大惊失色起来!

    “天那,圣云尊者居然把这件法器都请来了!这一次看样子是势在必得啊!”

    “那肯定的,有了这东西这一次的事绝对妥了!没有半点问题!”

    “这可是圣云尊者压箱底的好东西啊!乖乖不得了!”

    一群人在那惊叹,王昊倒是一点都没在乎。

    原因很简单,这个玩意……骰子哥还是没反应!

    那就绝对没跑了,这东西肯定算不上什么真正的宝贝!要是真正的宝贝的话,运气骰子肯定第一个出反应,那样自己就又可以好好的大餐一顿了!

    “这个钟么……”王昊抿嘴笑了笑:“我还真不认识,不知道有什么特殊的称呼吗?”

    “哈哈哈!我就说老弟实在是孤陋寡闻了点,”一听王昊说不认识,林圣云顿时大是得意,道:“今天既然你来了,那我就叫你见识一下,也无不可。你可听好了,这天地之间自有其规律,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我的这口法器就正是自然之中金行孕育而生的圣品!当年我云游天下二十年,才终于在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发现了这个宝贝,它的名字,就叫东皇钟!”

    “扑哧——!!!”前面王昊听这林圣云说的一本正经还以为挺牛逼,等一听到这名字顿时就是一个没忍住,直接就笑了出来!

    东皇钟?!开什么玩笑?!就是这么一个小玩意也敢叫东皇钟?!

    眼见王昊听到这名字不只不吃惊,反而还笑了出来,明显是对自己的宝贝极为不屑,一想到这里,林圣云顿时就是一股怒气直冲天灵盖。

    这个狂妄的小子,当真是嚣张至极!

    东皇钟法架亲临,他居然还敢笑得出来,不知天高地厚!

    你一个毛头小子懂什么叫法器吗?懂什么叫五行吗?!要不是大长老在这,你连看一眼东皇钟的资格都没有,竟然还敢在这里大言不惭?

    “年轻人,”林圣云冷眼看着王昊,嘿然道:“刚才老夫看你好像对老夫的法器很是不屑,不知道你可有什么高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