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九一章 方家晓雪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

    一听说方怀德的小重孙女居然遇到这种神奇的事,在场的那些人顿时全都惊呆了!

    那可是方家大长老的重孙女啊,最宠爱的一个,居然会被人暗算?

    “不是吧?谁这么胆大包天啊?对人下蛊?”

    “这个蛊是不是就是头段时间《笑傲江湖》里面说的那个什么五毒教的玩意?”

    “好像是好像是,据说那玩意来自苗族,非常可怕,难道真的有?”

    “天那真是太可怕了,真的有这东西啊?!”

    被人下了蛊,这事对于常人来说确实是相当的难以接受。

    可是那也只是难以接受而已,到了王昊这他就完全不这么觉得了——这个世界难道还有这玩意?

    要说因为运气骰子的存在所以风水运势方面有些超出常人想象还好说,这个蛊毒……

    这玩意怎么看也跟运气运势扯不上关系啊!

    “太爷爷,您刚才说您的小重孙女被人下了蛊,这个您是怎么确认的?”王昊沉声问道。别的不说,最关键的是这个被下了蛊这个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唉,要不是实在没什么办法,怎么都弄不明白,我这把老骨头何必这么大晚上的来找你?”方怀德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事情其实还是因我而起的……”

    因他而起?这又是从何说起啊?

    “太爷爷您别着急,”王昊轻轻的拍着方怀德的后背,轻声道:“您慢点说,反正不管怎么样这个东西应该不至于发作的太急,人的生命安全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听了王昊的话,方怀德顿时放心了不少。

    王昊这年轻人可是非常神奇,方文斌没少跟自己说。他说没事那想来应该是没什么大碍的了。

    “这事其实还是因为我啊……”方怀德这就开始讲起:“头段时间,我感觉我的日子不多了,像我们这样的一百多岁的老骨头,指不定哪天说没就没了,我这不就合计找块风水宝地,等我没了的那天把我这把老骨头埋个好地方,也算是给我们方家留一个好点的祖坟……”

    这个事王昊确实可以理解。

    到现在很多人还是想着找个好点的风水宝地留着当祖坟,这也就是风水方面常说的点穴之说。

    在风水上,如果祖坟选的地方好是可以很好的庇佑子孙后代的,一般越是岁数大的人就越信这个。

    方怀德作为方家创始人,自然更是对这个最上心,毕竟谁都希望自己哪怕就是死了也能留给子孙后代一个福缘,将来人丁兴旺万事如意。

    所以他有这想法王昊真的是一点都不意外。

    “恩,然后呢?”王昊点了点头,之后问道:“事情就是因为这个而起的?”

    “是啊……”方怀德又叹口气,道:“我这小重孙女打小就好奇心重,什么东西都喜欢去研究琢磨。本来我是合计找你帮我选一块地方也就是了,不过那段时间你在非洲,我也就没着急。结果我这小重孙女……哦,对了,她的名字叫晓雪……晓雪知道了这件事之后,自己就带着几个人跑出去寻找合适的地方了。结果却不想,去的时候好好的一个人,等回来了,就犯了事了……”

    听到这里,王昊跟白雅凝面面相觑。

    去的时候好好的一个人,回来的时候就出问题了?

    这么说起来那肯定是去寻找这个风水宝地的时候出的问题啊。

    “太爷爷,您的重孙女……哦,也就是我晓雪妹妹,”王昊仔细的酝酿了一下措辞:“现在是什么症状?您能不能详细的描述一下呀?”

    “现在……唉,”方怀德摇头道:“时常蛊发,一会口吐白沫,一会上串下跳,一会打坐抽搐,一会满地打滚,实在吓人。送到医院去检查,各项指标均很正常。现在咱们家族里说什么的都有,非常难听,甚至就连她的爸妈最近都是愁的不行,家族里其他人都不愿意和他们往来了,怕被传上。”

    王昊:“……”

    哦了个去,听起来很吓人啊有没有?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蛊毒的存在?按说以方家的实力地位,请的肯定是最好的医疗团队,这样的团队哪怕就是最小的毛病都绝对能检查的出来。

    结果现在却一无所获……这确实很神奇啊。

    “我知道了之后非常生气,”方怀德继续道:“已经下令彻查此事,甚至晓雪出事的地方方圆百里全部都探查遍了,可是依然没发现任何问题。那几个保镖的回复也是这样,他们甚至都有当时的录像记录,可是完全看不出来任何的不对劲的地方,就是晓雪从那回来之后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现在那附近的人听说是中蛊,都不愿意帮忙,哪怕重金求助都没有任何结果。所以……唉……”

    方怀德话说到这里王昊算是彻底的明白了。

    说白了就是遇到了灵异事件,他们实在是解决不明白了,只能来找自己。

    好歹自己之前也算是号称大师,这种事还真得去看看。

    王昊仔细想了想,之后问道:“太爷爷,那附近的村子,有说会施展蛊术的吗?”

    “有,”方怀德这一次倒是回答的非常肯定:“那附近有一个村子,据说村里本有几个蛊婆,但由于常年没人照顾,现在活着的只有一个了,是个寡妇,本来有个儿子,但前年意外死了,出了这种事,大家看见她都绕着走。我也请她到庄园里面,甚至放话只要她能救下我的重孙女条件随她开,可是她翻来覆去就是只有一句话,说这个跟她无关,我现在也没有办法……”

    难道真有蛊术?

    以前王昊在前世看那些灵异小说,倒还真看到过蛊术方面的介绍,据说凡学巫蛊之术,养儿必定夭亡,孤独终老。还有什么走路的时候要注意,植物生机黯然,有虫活跃的地方可以下足,那些干枯晦涩,没有生物迹象的地方不能下足。

    那些灵异小说里面的蛊术千奇百怪,随意的石头、枯枝皆可为蛊害人。就是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情况,现在王昊还真不好说这东西就肯定没有。

    “这样吧,”王昊想了想,别的不说冲方文斌的这层关系,这事怎么也得去看看。

    他想到这里,当即道:“事不迟疑,反正这边也没什么大事,那咱们这就去看看!”

    “成!”方怀德听了这话,狠狠拍了拍王昊肩膀:“小昊子,这事你要是给我解决了,等你们喝喜酒的,我这老骨头肯定去给你捧场!”

    王昊:“……”

    您夸咱就夸咱,可是您能不这么叫咱吗?

    谁是小耗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