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二一章 “不是咱们不行,是观众们太垃圾了!”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听着在场这些剧组成员的质疑,一直站在一旁的王昊忽然笑了起来。

    要不是这是咱家冰妃堂哥的公司,给老子多少钱都懒得跟这帮家伙多说废话!

    “我还真是头一次听说年轻就有罪的,”王昊扫了这些人一眼,冷笑道:“年纪大又怎么了?你们拍的这《龙火3》我也看过了,就这垃圾东西要我看来八千万都说高了!从剧本到画面就没一样能拿的出手的!就这玩意也叫大制作?我真不是嘲讽谁,我只是想说,就你们这水平再拍十部片子也一样扑街!”

    卧槽这年轻人挺狂啊!

    王昊这话一说出口,整个会议室内顿时炸锅!

    “年轻人你可别太狂!我好歹也是国内知名大导演,以前导演过的电影可都拿了不少的票房!”

    “就是,咱们这些人随便拿出来一个放圈子里面都绝对是最顶级的!”

    “咱们这水平?年轻人,咱们可都是同行业里面最顶级的了!你一个无名小卒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众人拍着桌子大声吵吵,一时间整个现场乱成一团!

    “够了!都别吵了!”白泽狠狠一拍桌子,发出“砰”的一声大响,桌子上的水杯都跳了一下。

    他环视全场,之后看向白雅凝和王昊,道:“小妹儿,你们先坐下。”

    等白雅凝和王昊两人坐下之后,白泽道:“不管怎么说,这部片子确实是扑了,上映十三天总票房只有八千万,而我们的投资是一亿五千万。这部片子我们亏了接近一亿三千万,可以说是血本无归。我不想追究说这是谁的责任,真追究起来谁也兜不起。但是我必须要弄明白,为什么扑街!如果这个弄不明白的话那就正像这位老弟说的,咱们接下来再拍十部电影也一样扑街!”

    他这话说的在场众人面面相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人家说的没错,投资一亿五千万,却只拿回来八千万的票房。血亏五分之四,这样的责任谁都兜不起。

    不过毕竟是白家,既然不行那就认亏,这点魄力还是要有的。可是认亏归认亏,原因必须要搞明白。如果这个弄不明白那后面指不定还得亏多少呢!

    “咱们一个人一个人的说,”白泽环视全场,先看向在场的一人,道:“刘启文刘编剧,你先说。”

    “这……”刘启文编剧愣了一下,之后为难道:“白总,我就一小编剧,没有决策权啊。我的那个剧本被改了十几次,这个我也没办法啊。”

    刘启文说完之后,缩了缩脖子。

    “那李伯明李导,你总得知道为什么扑街吧?”白泽目光看向那个大腹便便的中年胖子,道:“你说说,为什么扑街。”

    “这个……”李伯明满头大汗,他四下看了看,之后果断道:“其实白总,我觉得吧,不是咱们不行,是观众太垃圾了!咱们拍的东西其实是很有艺术价值的,但是观众们档次太低理解不了!这也怪不到咱们头上啊!”

    他这话顿时就获得了在场众人的赞同,一群人一起点头——

    “对对对,其实不是咱们不行,是观众们太垃圾了!”

    “可不是,这帮观众对咱们的艺术性一点都理解不了!咱们拍的本身就是采取的咱们天国神话传说的情节,这本来是一个很好的题材,但是他们看不懂!”

    “是呀,说起来咱们确实是有点高估观众的智商了,这个真不怪咱们啊……”

    听着众人的话,白泽狠狠揉了揉太阳穴。

    这帮家伙现在推脱责任倒都是一把好手,可是事已至此,说啥都没用了。

    其实对自己的这个公司来说亏损个一亿不是不能接受,可是真正叫他担心的,是以后怎么办?

    结果就在白泽发愁的时候,坐在一旁的王昊终于说话了!

    奶奶的敢说观众是垃圾?那今天咱和咱家冰妃也去看电影了,是不是咱俩也是垃圾?

    “一群尸位素餐的废物,”王昊坐在椅子上,这一次可当真是一点面子都没给他们留:“就你们拍出来的这垃圾也好意思说是观众的问题?刘启文刘编剧是吧?就你写的这玩意也好意思叫剧本?整部电影从开始到结束简直就跟白开水一样淡,里面的情节各种扭吧,我当时看着差点没看睡着!”

    刘启文一听这话顿时不干了:“我这剧本怎么了?!这可是我受到当地民间文化团体邀请,整理潮汕优秀民间神话传说改编出来的!为了这个剧本我查阅书籍,走访调查,根据当地庙宇铭文等片段记载改编整合的故事情节!就为了这个东西我足足跑了三年!”

    “三年你就有理啦?”王昊冷哼道:“就这破剧本别说三年了,三天都不值!你明白什么叫剧本吗?你明白什么叫故事吗?!”

    “我我我我怎么就不明白了?”刘启文鸡头白脸的叫道:“我这故事怎么就不行了?啊?你说怎么就不行了?!”

    其他几人一起看着王昊,大声道:“对啊!怎么就不行了?!”

    李伯明更是狂拍桌子,道:“小子,饭可以多吃话不能乱说!这剧本我看着就挺好,怎么就不行了?!”

    白泽皱眉看着乱成一团的几人,有心阻止,不过无意中看了白雅凝一眼,忽然发现白雅凝居然冲自己微微摇了摇头。

    这是有事啊!

    自己的这个妹妹是个什么人他是清楚的,可是这时候明显对这个年轻人非常相信。看来,这个年轻人绝对是有两把刷子的。

    想到这里,白泽当即狠狠拍了拍桌子,道:“都别吵了,叫这位老弟把话说完!”

    很快会议室内再次安静下来。

    “我就知道你们不服,”王昊整理了一下衣服,之后走到会议室前面的白板前,拿起黑笔,直接在上面画了一个圈,写上“人物”俩字:“先说人物。就你设定的这个反派是什么玩意?!有你这么设定反派的吗?!”

    刘启文大声道:“我这反派怎么了?多有艺术价值?”

    “我呸!”王昊狠狠的呸了一口,道:“这反派的母亲是西王母的一个蛇妖婢女,跟白蛇将军恋爱了还有身孕了,结果被西王母知道了,把这婢女泡在雄黄池水中三天三夜,白蛇将军出手相救却被天兵斩杀,最后在众人的劝说下西王母终于饶恕了这个婢女,这时候她痛苦万分浑身鳞片都已脱落,又被贬下凡间自生自灭——这西王母才是最大的反派好吗?换成你是观众你对这事怎么看?你到底明白不明白什么叫大众都有同情弱者的心理?”

    “这这这这怎么了?”刘启文狡辩道:“我这叫艺术,艺术你懂吗?!不设定这么曲折的身世怎么显示电影的艺术价值?”

    “艺术个屁!我就知道这玩意不合理,影响票房!”王昊大怒,道:“你要玩艺术自己一边玩去,别来这坑别人的投资!咱们不是做慈善的,亏了一个多亿叫你在那边玩艺术玩情怀是吗?!”

    这回刘启文彻底没话了:“我……”

    “有道理啊,”白泽点了点头,道:“这个反派的设置确实是有很大的问题。这样的反派观众恨不起来,自然也就不愿意看到主角把他打倒了,对吧?”

    “当然了,”王昊喝了口水,继续道:“就这一个最大的反派设置的就很有问题,而且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这么一个可恶的西王母,最后电影结局的时候干啥呢?她消失了!她消失了!整个片子除了把这个情节引出来之后,一次没出来过!这部电影最大的一个关键点就是大反派是因为西王母对他母亲的祸害才成为妖魔图害生灵,结果这最大的一个恶人没出现!玩呢?”

    听王昊说到这里,刘启文这回委屈了:“我也没招啊,这个西王母本来是有的可是被李导给拿掉了……再说了,一部投资一亿五千万的片子剧本费一共就两百万还好几个人分!这个说不行,我得改,那个说不行我还得改,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

    这回李伯明不干了,在一旁哼哼道:“这个角色我觉得设定的有问题,所以我就拿掉了!”

    “别以为你是导演就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王昊这回直接把枪口对准李伯明,道:“导演怎么了?导演权力大了就可以随便串改剧本对吧?就是因为你们这帮导演自命不凡,什么好东西都得横插一脚,不改显示不出自己牛逼对吧?不改显示不出你有本事对吧?你改啊!你使劲改啊!扑街了吧?!”

    其实要说编剧吧,王昊意见还真不算大。

    毕竟故事写的好点差点影响没那么严重——就比如说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小说本身的质量不错的话就算编剧是个傻子只要情节没跑偏,改成剧本怎么也差不到哪去。

    可问题是在编剧上面还有导演呢!

    导演可是剧组最牛逼的人了,他要是全按剧本拍,那显不出自己本事啊!显不出自己牛逼啊!

    所以在一个剧组,往往编剧的地位非常低的,写好的剧本不改个几十次都算幸运的。

    在前世有多少好作品,一改编成影视就彻底砸了招牌?

    原因就是在这,要是一点不改,那导演怎么扬名?口碑好了那是我导演的功劳,口碑不好了是你这剧本垃圾!

    ————————————————————————————

    抱歉抱歉,来晚了~今天刚到家先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