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零一章 真·逼王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逼王送这么贵重的礼物,要是换成别的女孩估计早就已经懵逼了。m.。

    可是白雅凝却是皱了皱眉,之后非常果断的缓缓摇头,道:“实在是很抱歉,除了男朋友的礼物之外,其他人的礼物我是绝对不会收的。”

    拒绝了!果然拒绝了!

    一听白雅凝真的拒绝了,赵振豪等人顿时全部都长出了口气。

    老实讲,这个世界上的女人能抵抗住这样的诱惑的,确实不多。另一方面,这个比尔布拉格也确实够大方,这玩意还真不是谁都能愿意送人的。

    眼见白雅凝拒绝,比尔布拉格顿时愣了一下。

    不过要说逼王确实是逼王,一点都没感觉到泄气,反而微笑道:“这条项链我为冰妃小姐已经准备了很久了,最初的时候就并不是以男女之间表达爱慕的目的来准备的,我只是单纯的觉得,这条项链只有您才适合佩戴,放在我这里也浪费了。”

    眼看比尔布拉格这边单刀直入,这时候王昊再不说话就不合适了。

    好歹也是冰妃小姐的男朋友,总不能坐在一旁干看着。

    “比尔先生,”王昊在一旁笑了笑,道:“这么贵重的礼物我看就算了吧,我家冰妃其实对礼物的价值并不感冒,她只关心是谁送的。”

    他说着从衣兜里掏出那个小小的盒子,笑道:“亲爱的么么哒,我这两天特意为你准备了一样礼物,说起来这东西确实算不上价值连城,当然跟海洋之心更比不了,不过是我亲手为你打造的,全世界就这么一对哦,希望你可以喜欢。”

    “真的给我准备礼物了?”白雅凝明显很是惊喜。

    她其实之前对王昊的礼物一直很是期待,可是眼看比尔布拉格居然拿出了海洋之心,表面上虽然拒绝可心里还是很忐忑的。

    她毕竟也是人,在外面也还是会担心男朋友会被别人比下去。如今王昊真拿出礼物来,看样子又明显是珠宝首饰方面的礼物,早就已经打定主意,哪怕就是一个最普通的小戒指,她也会开开心心的收下。

    没办法,见过世面的女人就是这么任性!

    “当然,”王昊笑着打开盒子。

    只一瞬间,在场众人顿时就全都愣住了!

    因为就在盒子里,是对一非常漂亮的耳环。那个耳环通体铂金材质,尤其是上面的两块茶色的宝石,在灯光的映照下晶莹剔透,散发着诱人的淡淡光晕。

    “这就是给我准备的礼物吗?好漂亮!”白雅凝惊叹一声,之后迫不及待的接过盒子,仔细的打量起来。

    那两块茶色的宝石看材质好像并不是钻石,可是上面却是闪耀着沁人的光芒,她越看越是喜欢,看了一会之后,迫不及待的就把耳环戴了起来。

    等她把两枚耳环全部都戴好之后,在场的众人看着她如今的模样,全部都看呆了眼!

    此时的白雅凝浑身上下都洋溢着一股几乎可以说是圣洁的光芒,本身就皮肤如婴儿一般白皙的脸蛋配合上这两枚茶色的宝石,互相辉映相得益彰,乃至于就连王梦菲都在一旁梦呓一般的说道:“不愧是无可争议的第一女神呀,实在是太美了!”

    正所谓女人征服男人容易,但是想征服女人却极难。如今连王梦菲都看的拼命吞口水,冰妃白雅凝的魅力也就可见一斑了。

    “我很喜欢,”白雅凝看向王昊,甜甜一笑:“怎么样,好看吗?”

    这何止是好看啊,这简直就是完美的好吗?!

    “好看,太好看了,”王昊狠狠擦了擦鼻子,道:“我都快看傻眼啦!”

    虽然王昊的这对耳环论价值跟海洋之心绝对没法比,但是论适合性,那就把海洋之心给不知道比到哪去了——毕竟谁也不能说戴着个海洋之心满世界溜达对吧?

    不过逼王毕竟是逼王,虽然送礼物受挫,可是还是非常自然的把话题转移到了关键的问题上:“王先生的这份礼物确实非常独到,只不过看这材质好像是稍微差了那么一点,略微有些可惜了。”

    他这话一出口,赵振豪等人顿时全部都把目光放到王昊身上。

    不得不承认,比尔布拉格的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尖锐——价值高低确实是很难逃避的一个事实,偏偏论珍贵程度,海洋之心完全可以秒杀世界上几乎全部可以送出手的礼物。

    可现在的问题是,虽然比尔布拉格号称逼王,但是遇到王昊这位真·逼王,那就妥妥儿的只有吃土的份啊!

    “这个啊,”王昊笑着扬了扬眉毛,看着比尔布拉格,笑道:“其实有的时候礼物太贵重还真就不是什么好事。你要是送的是别的吧,我合计咱家冰妃碍于面子大抵也就收了,至于用不用那就再说。可是这海洋之心么,这玩意……呵呵。”

    他后面的话没说出口,不过吊人胃口的意图非常明显。

    比尔布拉格当即问道:“不过怎么样?这海洋之心,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何止是有问题啊,”王昊叹了口气,道:“说起海洋之心那就不能不说海洋之心的历史了。这海洋之心,别名‘希望’,重45.52克拉,具有极其罕见的深蓝色。要说钻石送佳人确实是没错的,可是这海洋之心完全不同。它不仅蓝得美丽,而且似乎发射出一股凶恶的光芒,这可能是因为在它那像迷雾一样的历史中,充满了奇特和悲惨的经历,它总是给它的主人带来难以抗拒的噩运之故。”

    “还有这种说法?”赵振豪对王昊的尿性非常了解啊,这时候果断开始神助攻:“那昊哥你快给我们讲讲,我还真不知道这东西的历史呢!”

    其他几人也是秒懂,一起点头:“对对对,昊哥你快给大伙讲讲!”

    亲爱的们,真是爱死你们了,不愧是同生死共患难过的铁哥们呀!

    “那我就讲讲,”王昊这就开始讲起:“最早发现这块钻石的时候,它还不是海洋之心。公元1642年,法国的探险家兼珠宝商塔维密尔,在印度西南部首先得到了这块巨大的宝石金刚石,重112.5克拉,它具有极为罕见的深蓝色。塔维密尔将宝石带回法国,献给了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国王封了他一个官职,并且赏他一大笔钱作为宝石的代价。传说中的噩运也随之开始降临到接触宝石的人的身上。塔维密尔的财产,被他那不孝的儿子花得精光,使得他到了80岁的高龄时穷得身无分文,仍不得不再一次到印度去,希望寻求新的财富。要说这个还没啥,可是,他却在那里被野狗咬死了。”

    众人齐刷刷的倒吸一口冷气呀——还有这种悲剧?!

    “这个塔维密尔死了之后,下一个就轮到了法国国王路易十四、路易十五及路易十六。”王昊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道:“路易十四将这颗蓝色的宝石金刚石琢磨成了重69.03克拉的钻石。路易十四仅仅戴了一次,不久就患天花死去。继位的法王路易十五,成了钻石的新主人。他发誓不戴这颗深蓝色的大钻,可是,他把它借给他的情妇佩戴。结果,路易十五的情妇在法国大革命中被砍了头。这颗蓝色大钻又传给了法王路易十六,他的王后经常佩戴此钻,结果是将路易十六夫妇双双送上了断头台。路易十六王后的女友兰伯娜公主,随之成了这个蓝色噩运之钻的主人。她大概又是因为戴了这颗倒霉的钻石,在法国大革命中被杀。”

    白雅凝:“……”

    比尔布拉格:“……”

    已经被王昊说懵逼的其他人:“……”

    “这还不算,”王昊继续道:“这颗蓝色的大钻于1792年在法兰西的国库中被盗。窃贼的命运如何,不得而知,只知道它被重新琢磨了一次,重量减为45.52克拉,并于1830年在伦敦的珠宝市场上出现,当即被银行家霍普买去,价值18000英镑。从此,这颗蓝钻就以它新主人的姓氏为名,叫做‘霍普’。由于英文hope又是希望的意思,故此钻又名‘希望’。银行家霍普终生未婚,他将蓝钻传给外孙,其条件是要他改姓霍普。这位新的钻石主人后来娶了一位美国女演员约西为妻,不久,小霍普破产,约西和他离了婚。约西于1940年死于美国波士顿,她在晚年穷困潦倒,经常埋怨那颗蓝钻‘希望’给她带来了难以摆脱的翘运。1906年,小霍普为清偿债务被迫卖掉了蓝钻‘希望’,此后的两年之内,‘希望’被转卖了多次。”

    白雅凝:“……”

    比尔布拉格:“……”

    已经被王昊说懵逼的其他人:“……”

    这是又因为这东西死了一窝呀!

    “后来更惨,”王昊叹了口气:“1908年,蓝钻‘希望’被土耳其苏丹哈密德二世用40万美元买走。据说,经手这笔买卖的商人在带着他的妻儿出门时,汽车翻下了悬崖,全家一起遇难。蓝钻‘希望’在土耳其宫廷中由苏丹赏给他的亲信左毕德佩戴,可不久,左毕德被苏丹处死。”

    白雅凝:“……”

    比尔布拉格:“……”

    已经被王昊彻底说懵逼的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