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九五章 这一下昊哥要麻烦!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么么哒,这一走这么长时间,想我了没?”王昊笑呵呵的迎了上去,之后张开双臂,笑道:“快来叫抱一个!”

    “去死,没羞没躁,”白雅凝瞬间脸色就红了,啐了一口,道:“一天到晚没个正经,就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鬼才跟你抱一个!”

    哎呀呀你看看你,这还没抱呢脸倒是先红了,美美哒!

    “啊哈哈,其实就是开个玩笑,”王昊也知道白雅凝脸皮薄,见好就收不敢要求太高,他笑着挠了挠头发,之后看向比尔布拉格,道:“这位是……么么哒你还不给我介绍介绍?”

    其实嘴上这么说,王昊心里自然早就知道这位就是传说中的逼王比尔布拉格。

    如今离近了一看,越发的感觉这位逼王先生确实足够英俊。

    金色的仿佛阳光一般的头发,一双蓝宝石一样的迷人眸子带着惊人的魅力。嘴角微微勾起的那一丝自信又颇有些玩世不恭的微笑,再加上那一身得体的西装,脚上擦的没有一丝灰尘的皮鞋,哪怕就算是任何的一丁点的细节都没有半分破绽。

    如果说白雅凝堪称完美女性的典范的话,那么这位比尔布拉格就一定是广大清春少女的梦中"qing ren"!

    这也就难怪赵振豪他们一看到比尔布拉格,一个个的顿时就跟斗鸡见面似的,分外眼红!

    “这位是比尔布拉格,”白雅凝这就给王昊介绍:“布拉格家族长子,未来的继承人。”然后给比尔介绍王昊:“王昊,我男朋友。”

    她介绍的时候声音并不大,不过吐字很清晰。虽然一共也就才六个字,可是听在王昊心里那叫一个舒服。

    果然还是咱家冰妃么么哒最可爱了啊!

    就是这么立场坚定,点赞!

    “你好,”比尔布拉格微笑着伸出手来,道:“初次见面。这一次有幸跟白家合作,顺便来天国见识一下这里的风土人情,我是非常开心的。”

    他的中文说的非常标准,字正腔圆,哪怕最挑剔的天国本地人都绝对找不出半点毛病。

    方文斌在一旁小声道:“不得不说这家伙确实是下过苦功的,这汉语说的挺溜啊!”

    “是啊,”赵振豪点头:“不好对付!”

    “你好你好,”比尔布拉格说是来谈合作,但是王昊又不傻,他打的什么主意自己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不过知道归知道,表面上可不能显露出来,当即笑呵呵的伸出手,跟他握手的时候特意的问了一下:“比尔先生以前来过我们天国?你的汉语说的很棒。”

    “还好。”比尔布拉格优雅的收回手,然后非常自然的装了一逼:“我目前会说二十四种语言,其中最感兴趣的就是汉语。我始终认为人的思想只有汉语才能彻底的表达清楚。”他说到这里,非常自然的看向白雅凝,笑道:“比如说这句英文,ifiknowwhatloveis,itisbecauseofyou。如果用直白的翻译来说,就是因为你我懂得了爱。但是如果用汉语完美表达的话,则可以这么说——如是良人长相绝,犹恐梦中思上邪。您看,同样的意思表达起来,明显汉语要优美的多。”

    这番话简直可以说是信手拈来,完全没有任何卡顿,一气呵成,只一瞬间就把他的形象给衬托的无比高大!

    这话一说完,周围众人顿时全部倒吸一口冷气!

    逼王不愧是逼王,真心任何时候都会想起来小装一逼啊!偏偏这逼装的简直叫人措手不及,又完全没有任何毛病,想挑理都挑不出来!

    赵振豪果断拿出手机:“完了完了,昊哥这回遇到对手了,这个对手空前强大!”

    方文斌:“是啊,这回就麻烦了,逼王称号确实名不虚传!话说的漂亮还顺便表达了对冰妃的好感,妈蛋不好办啊!”

    王梦菲:“要不我干脆直接把他干躺送他回去睡觉?不然我怕正面交锋之下昊哥要吃亏啊!”

    任性:“太牛逼了,我就看看我不说话……”

    赵振豪等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全部都在为王昊担心。

    毕竟以逼王的实力,在装逼的同时顺便讨好女人,这对女人的杀伤力极其巨大!虽然白雅凝不是那种肤浅的女人,但是谁能保证不会出麻烦?

    有句话不是说的好么,只要锄头挥的好,没有墙角挖不倒啊!

    “比尔先生的渊博确实出乎我的意料,”王昊笑着点了点头,道:“你说的这个确实是这样的,我以前也研究过。比如说那句‘whereveryougo,whateveryoudo,iwillberightherewaitingforyou’这句话直译的话意思就是无论你身在何处,无论你为何忙碌,我都会在此守候。可是如果用汉语表达的话,就可以这样说——去年海棠锁朱楼,花下卿舞袖,如今,人空瘦,海棠落琼眸。”

    小样,在哥面前装逼,真以为哥是那么好对付的?!

    果然,王昊这话一说完,赵振豪等人直接都全部懵逼了啊!

    昊哥的这个逼装的简直清新脱俗啊!

    赵振豪啪啪就开始按手机键盘:“昊哥厉害了!这表现的简直完美!”

    方文斌:“可不是,简直出乎我的意料啊!逼王之前的那翻话还可以说暗地准备的,可昊哥这完全就是临场发挥啊!简直无敌!”

    王梦菲:“那必须的,也不看看昊哥是谁!”

    任性:“昊哥不愧是昊哥,我老大就是这么碉堡!”

    其实之前比尔说出那句“如是良人长相绝,犹恐梦中思上邪”的话的时候,白雅凝表面虽然不动声色,可是心里却着实替王昊担心。不过如今王昊居然轻易就可以把对方的攻势化解掉,而且让人感觉还更胜一层楼,那是非常的强力了。

    “你又说好听的哄我,”白雅凝抿嘴笑了笑,眼睛都眯了起来,看着王昊越发的顺眼了,道:“不过算你说的好听吧,我还算满意。”

    一听这话,众人总算是长长呼了一口气啊。

    这俩人一见面就唇枪舌剑你来我往,他们压根就连插话都来不及!

    “王先生确实跟冰妃小姐说的一样,非常的博学啊,”比尔布拉格微笑着点了点头,看着王昊的眼神也认真了起来,道:“其实汉语最有趣的还有一种说法。就比如说那首诗,《季姬击鸡记》。”

    任性在微信群里抓狂道:“什么什么玩意?叽叽积极记?那是啥?”

    赵振豪:“不知道,我也是头一次听说。”

    方文斌:“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可以肯定逼王又要装逼了!”

    果然,比尔布拉格停顿了一下,这就开始说起:“季姬寂,集鸡,鸡即棘鸡。棘鸡饥叽,季姬及箕稷济鸡。鸡既济,跻姬笈,季姬忌,急咭鸡,鸡急,继圾几,季姬急,即籍箕击鸡,箕疾击几伎,伎即齑,鸡叽集几基,季姬急极屐击鸡,鸡既殛,季姬激,即记《季姬击鸡记》。”

    他把这一篇文一个字不差的说了下来,然后微笑道:“解释起来就是,季姬感到寂寞,罗集了一些鸡来养,是那种出自荆棘丛中的野鸡。野鸡饿了叫叽叽,季姬就拿竹箕中的小米喂它们。鸡吃饱了,跳到季姬的书箱上,季姬怕脏,忙叱赶鸡,鸡吓急了,就接着跳到几桌上,季姬更着急了,就借竹箕为赶鸡的工具,投击野鸡,竹箕的投速很快,却打中了几桌上的陶伎俑,那陶伎俑掉到地下,竟粉碎了。季姬争眼一瞧,鸡躲在几桌下乱叫,季姬一怒之下,脱下木屐鞋来打鸡,把鸡打死了。想着养鸡的经过,季姬激动起来,就写了这篇《季姬击鸡记》。”

    这些话一说完,赵振豪他们全部都懵逼了啊!

    方文斌:“还有这种操作?!卧槽我真头一次听过啊!太尼玛牛逼了!”

    赵振豪:“他确实是下了大功课的,这一下昊哥要麻烦!”

    任性:“完了完了,这个根本就不可能能对的上来啊!全篇都是一个读音啊,我听都听不明白!”

    甚至就连白雅凝站在一边也是满心担心。这个比尔一见面就这套路,谁能干的过啊?这王昊要是在他面前丢人,自己虽然不介意,但是王昊脸上肯定是过不去的!

    “想不到比尔先生居然连这个都知道?!”王昊也是极为惊讶,瞪大眼睛,道:“我还以为就我无聊玩过这东西,没想到比尔先生居然也看过!这《季姬击鸡记》是比较有名的同音词中的一首,其他的还有几首,都挺好的。”

    “哦?”比尔惊讶道:“莫非王先生也知道?”

    王昊非常腼腆的笑了笑:“略懂,略懂。”

    听王昊这么一说,赵振豪顿时就惊呆了啊!尼玛这个场景好熟悉啊有没有?!那一次昊哥就是一直略懂然后虐的自己生活不能自理啊!

    这一次又是略懂?!

    赵振豪眉飞色舞的:“昊哥牛逼!稳了!”

    方文斌:“真假?这个昊哥也能对的上来?”

    赵振豪:“必须啊,那次华龙轩吃饭,昊哥一直就略懂,结果你也知道了……”

    任性:“哈哈哈哈,昊哥果然无敌啊!”

    果然,王昊很是含蓄的笑了笑,之后道:“其实跟这《季姬击鸡记》相对的,也有一首,名字叫做《施氏食狮史》!”

    这话一出口,众人顿时全体安静,等着昊哥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