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七七章 厉害了我的姐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什么情况?!”刘全友一看这场面顿时就惊呆了,吓的整个人直接就差点没钻王昊怀里去:“老板,你们要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可千万不要冲动!”

    “好好说?!”刚才还和颜悦色的老板这功夫简直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那唾沫星子都快喷王昊脸上了:“这么长时间我可算遇到一个能够的上话的,今天说什么都不能让你们跑了!说,你们跟于芳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这看这架势这老板跟于芳于总这是有仇啊……

    “我们……我们其实跟她没什么关系,”刘全友道:“这不是商业的合作伙伴嘛,她欠我们钱,我们就是来要账的。”

    “这样啊,那就好办了,”店老板嘿嘿冷笑:“既然你们是她们的合作伙伴,那就把他们以前欠的费用给结了吧!一共五万六,少一分钱都不行!”

    一听这话刘全友顿时就懵逼了!

    什么情况啊?!这怎么一张嘴就找咱们要钱?抢劫啊?!

    “我告诉你们,你们这可是违法的!”刘全友哆哆嗦嗦的叫道:“你们这是光天化日之下抢劫合法公民!”

    “抢劫?你还真就说对了!”那老板比划着手里厨师拿过来的菜刀,道:“我这店本来就没什么利润,于芳欠我五万六这都快三年了都没给,再不给反正我也活不下去了,大不了同归于尽!”

    这是要火拼的节奏啊!

    王昊急忙在一旁劝架:“老板,你看咱们也是受害者啊,她欠我们公司不少钱没还呢,我们也跟她不熟啊!”

    双方这就僵持起来。

    大约半分钟后……

    “唉!”店老板看了看王昊,又看了看刘全友,气愤愤的“唉”了一声,之后挥了挥手,把人都赶回自己的位置,之后一屁股坐下,道:“这可怎么办啊……”

    这功夫王昊和刘全友就算再傻也看明白店老板就是气不过,所以赶紧劝劝:“老板,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给咱们说说?”

    店老板点上支烟,之后招来一提啤酒全部启开,之后道:“既然话都说到这了,咱们就边喝边说。”

    他给王昊两人满上,之后三人碰了一杯,一口喝干,店老板这才开始诉苦起来了。

    “我们店啊,以前生意其实挺好,”店老板长吁短叹的:“那会功夫我合计这做生意多结善缘,正好于芳又总来我这吃饭,一来二去就熟了。”

    “然后熟了之后她就开始在你这赊账?”王昊看着店老板,问道:“你就赊给她了?”

    “是啊,不然还能怎么办?”店老板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她说她在市里有三家珠宝店,一家高级月子中心,老公又是我们这里最大的ktV的股东,这边还有一个总资产几千万的大公司,能差我这一点钱不还?我一合计也是,人家那么大个公司老总,出门身上不带现金也正常,也就答应了。结果这一下可好,她成天在我这吃饭不给钱,短短半年事件欠了五万六千多块!”

    王昊:“……”

    刘全友:“……”

    厉害了我的姐,这也太牛逼了啊!半年吃进去五万六关键是还没给钱!

    “那你没合计去她公司要去?”王昊问道:“有刚才的那魄力直接找上门应该没问题啊。”

    “去了,怎么能不去?”店老板又自顾自的干了一杯,道:“结果到他们公司了,我是连大门都进不去啊!那门里面十几个保安,我强闯肯定不行啊,告她吧,人家就一笔一笔的跟你单独算!三年时间啊,几百笔帐,谁能折腾起?我能怎么办?结果就只能这样干瞪眼。”

    王昊和刘全友对视一眼——怪不得刚才他那么激动……

    可是同情归同情,这事还真不好办。

    “老板,你也别太着急,”王昊想了想,之后道:“慢慢来吧,这天无绝人之路,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好吧?”

    “你们能帮上我啥忙啊,”店老板一脸的郁闷,道:“大家都是同病相怜,我估计你们自己想要帐都够呛能要回来。算啦,这事要是实在没办法,我就认倒霉得了。”

    这店老板倒是一个挺痛快的人嘛,王昊和刘全友倒是顿时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

    “老板,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想办法的!”刘全友这回心放下了,那胸脯就拍的啪啪响:“看到我边上这老弟没?绝对大能人,有他出手,你这事我估计问题不大!”

    “老弟?他?”店老板看着王昊,满脸的不相信:“拉倒吧,一看就是刚大学毕业的吧?能有多大能耐?你就别安慰我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清楚,这个于芳啊,你别看她穿的挺光鲜的,那可是出了名的葛朗台座山雕,就算是一只铁公鸡从她面前经过她都得拔两跟毛下来!”

    王昊:“……”

    这个形容简直绝了啊!

    “奶奶的我还就不信了!”刘全友说着就掏出手机:“我得问问她怎么个意思!你这五万六都要不回来,咱们那三百万更够呛!”

    他说着就打电话,果然没出所料啊,于芳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根本不接!

    “你看,我就说,”店老板咕嘟嘟又干了一杯:“她没接吧?肯定不可能接的,她是什么尿性我还不知道?”

    “靠!这娘们!还说晚上要请我们吃饭,现在电话都不接!”刘全友气的都暴粗了:“等明天的,我亲自去公司找她去!我还就不信了,她能怎么着?”

    吃完晚饭,王昊跟刘全友回到那个小旅店,这就睡觉,等着明天去要账。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上午八点半,王昊和刘全友收拾妥当,这就出发!

    飞亚戈小商品贸易公司的地址倒是挺好找,结果俩人进去一问,出来迎接的是一个姓赵的妹子,戴这一副眼镜,一见面就笑道:“两位是刘总和王顾问吧?我们于总早上就出门去了,特意交代你们要是来就叫我好好迎接。”

    “出门去了?”刘全友冷哼道:“是逃帐去了吧?我不管她去哪了,欠咱们公司的那三百万什么时候能给?”

    要是换成别人估计肯定会吓一下子,结果这小赵却是笑着推了推眼镜,道:“原来是这事呀,您放心,逃帐是肯定不会的。我们于总在市里有三家珠宝店,一家高级月子中心,老公又是我们这里最大的ktV的股东,这不是还有一个总资产几千万的大公司在这呢,还能差你那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