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七四章 你这么夸奖我,人家会不好意思滴……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么……”王昊装模作样的摸了摸下巴,道:“哎呀看给你们急的,到时候我想办法弄几张票吧……”

    他其实也就是随口一说,反正冰妃已经说了给他点票了,这个点还不清楚是多少呢不过估计五张票肯定应该是有滴!

    可是赵振豪他们直接就跪了啊!

    “昊哥,我就说昊哥给力!”赵振豪恨不得搂住王昊狠狠亲几口啊:“昊哥啥也不说了,以后但凡有事只管告诉一声,绝对没二话!”

    能叫赵家振豪公子说这话,那绝对是铁到不能更铁的铁哥们才可以的,绝逼自己人!

    “昊哥,你真是我亲哥啊!”任性感动的痛哭流涕啊:“我一直就想听冰妃的演唱会可惜从来就没有机会啊!一直就买不到票啊!这一次终于能亲自去现场了,这事我能吹一辈子啊!果然还是跟昊哥混吃香喝辣!”

    王昊:“……”

    你个胖子这么牛逼的人物居然都从来没进现场看过吗?那帮家伙到底是什么手速才能这么快买票啊老天!

    “昊哥,嘿嘿,”王梦菲嘿嘿笑着拉住王昊的手,道:“那个,我也实在是没啥能奖励你的,要不我给你找几个女朋友?你放心,保证都是好货!”

    王昊头皮发麻呀,赶紧把手抽回来:“……”

    菲哥你现在改行当人贩子了?!

    “昊哥,”方文斌这时候那叫一个殷勤,从裤兜里就开始往外掏车钥匙:“你看我车库里那么多车平时开不过来,你喜欢哪个尽管说,想开到什么时候开到什么时候,违章加油保险等一切费用都算我地!”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呢……

    “成啊,”王昊果断点头:“有时间我去你那选一辆,嘿嘿。”

    恩,然后再改成五菱宏光,哥是车神!

    如今这事都算定下,有王昊担保那自然没有任何问题,几人这就去吃饭,选的当然是中海最好的餐厅,略过不提。

    吃饱喝足,去江环域的公司溜达,刚一进门公司的职员们就纷纷跟王昊打招呼:“大师来啦!”“大师早!”

    “恩,大家好,大家好!”王昊不停的点头致意,哎呀就连那个员工脸上的痘痘看起来都得劲多了!

    打完招呼,王昊就听在场的那些员工全都议论起来了——

    “诶,这一次又没买到票,真的是,我可是守在电脑前面足足三个小时啊!”

    “是啊,从官方发布消息开始我就一直在刷新网页,结果刚刷新出来还没等身份证号输入好呢,服务器就down了……”

    “没办法,这可是冰妃小姐的演唱会,历来就是一票难求啊,几千万人抢八万张票,相当于每个人的中奖几率才几千万分之一,哪那么容易抢到的?”

    “到时候希望能弄到外场的站票吧,不能亲自去演唱会现场,在外面听听也是极好的……”

    “小张,”整个公司几乎人人都在议论冰妃演唱会的事,王昊随口问一个同事:“这演唱会的门票,有那么难搞吗?几千万分之一?”

    “是啊,”同事小张头也不抬就在那刷新网页:“每一次冰妃小姐的演唱会都堪比春运现场,那票比春运的时候还难买呢!好歹春运的时候还有黄牛,顶大天也就是贵点,这冰妃小姐的演唱会,那完全就是撞大运啊,有多少人想花上百万求一张前排座位都求不到的?”

    王昊:“……”

    哎呀咱家冰妃么么哒可是说要给咱弄好几张票呢,哇哈哈哈哈!

    爽!

    “大师来啦,快来帮忙!”王昊走到副总办公室门口,顶着个大光头的公司副总刘全友就冲他招手:“快快快!快替我报仇啊!”

    “啊?报啥仇?”王昊愣了一下,当即走了进去,边走边问:“刘总你这是……”然后等他走过去之后……

    斗地主啊!

    “快快快,我连着输了八把了!气死我了!”刘全友盯着屏幕,眼珠子都快帖屏幕上了:“大师你今天高低得替我报仇,这家伙奶奶的居然敢嘲讽我!说我是抠屁股没洗手!奶奶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王昊:“……”

    恩,学习了,这个词可以记住……

    “成啊,”反正自己今天没什么大事,王昊这就坐到电脑前,边抓牌边问:“刘总您今天不忙啦?诶?这把牌不错啊!”

    “好牌!抽丫的!”刘全友狠狠一拍大腿,之后道:“还能有什么事,你没看公司目前的状态嘛,每次冰妃小姐说要开演唱会都相当于额外放假,大家这功夫心思压根就没在工作上,逼着干活也没效果,不如干脆叫他们好好放松一下,大不了周末加个班而已。”

    “哦,这样啊,”王昊点了点头,毕竟是江江的公司,他自然是要向着江江这个老板说话的。不过既然这已经是常态那就无所谓了:“顺子!”

    俩人边打牌边聊天,说起来刘全友倒是个挺好说话的家伙,说话挺有意思的。

    “炸!炸他!漂亮!”王昊一个炸弹直接把地主的牌彻底憋手里,刘全友兴奋道:“叫他刚才嘲讽我,狠狠抽丫的!”

    王昊:“……”

    看不出来这货在牌桌上挺血性呀……

    如是玩了几把,有输有赢,不过大部分时候还是赢的多,刘全友这才算心满意足。

    俩人坐在沙发上,刘全友给王昊倒了杯茶,感叹道:“大师啊,说实在的,一开始你来我们公司,我一听你那么高的工资,心里是有点不福气的。我当时就合计,你说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能有多大本事,凭什么来了就十万月薪啊?对吧?结果等你真来了,我才发现,这钱花的值!”

    哎呀你这么夸奖我,人家会不好意思滴……

    “还好吧,以前也就是刚好学过一些,”王昊笑着挠了挠头发,道:“对了,咱们公司这两天的业务咋样了?”

    “这几天咱们公司各方面明显比以前顺利多了,”刘全友喝了口茶,之后冲王昊高高竖起大拇指,道:“这两天又接了好几个单子,再加上之前的那个五百万的合同,这个月的业务有希望突破一千万!这放以前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