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三零章 别吹了啊,起灰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是郭文名呀,”王昊看到这位老同学,当年的学生会干部,急忙打招呼:“你这行呀,都开上宝马啦?”

    “哈哈,马马虎虎吧,”听王昊提起这个,郭文名顿时得意的拍了拍方向盘,道:“这不带媳妇看装修的东西嘛,结果就看到你在这买煎饼果子。对了,这是我媳妇张丽。”

    哎呀,这都结婚了?

    王昊好奇之下就往车里看了一眼,果然,就看到副驾驶位坐着一个大约二十三四岁的年轻姑娘,看长相大约能给个七十五分。

    “哎呀你好你好,”王昊急忙挥了挥手,道:“我叫王昊,是老郭高中同学,不过不同班。”

    “你好。”张丽礼貌性的点了点头。

    打过招呼,王昊笑道:“老郭,啥时候结婚的啊?也没说告诉我一声,不厚道啊。”

    “哈哈,去年结的。”郭文名从兜里掏出一盒芙蓉王,递给王昊一支,俩人一起点上,郭文名道:“我毕业后这不就进了一个外企嘛,我们领导挺看重我的,我媳妇还是我们领导给我介绍的,是他侄女,呵呵。”

    “厉害厉害!”王昊听的一愣一愣的:“这还真是天作之合呀。对了,我听说你在金石小镇那买房子了?”

    这个正是郭文名得意的话题,他一听当即点了点头,干脆就从车上下来了:“哎呀,别提了。这房子价格这涨的也太快了,我一开始是合计再等等的,结果没办法啊,那边有位风水大师给看了,这一下价格涨的飞快,不出手是不行了!”

    风水大师……

    咱要不要表明一下身份?不然到时候闹误会就不好了对吧?

    “风水大师啊?”王昊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笑道:“其实那也不算什么吧,当时我这不就是去随便转转嘛,谁能知道他们就给传开了……”

    其实王昊是说的很正经的,当初跟胖子去那看房,确实是他给大家讲的风水,还顺便给破了个煞,这都是实打实的真事,可一点没扒瞎。

    可偏偏问题是,王昊要是说假话的时候大家一般都会信,他越是说真话,就越是没人信……

    果然,郭文名就属于后面这种情况。

    “哈哈哈哈哈,小昊儿你还是跟念书时候一样,”郭文名哈哈大笑着拍了拍王昊肩膀,道:“你这爱吹牛逼的毛病还没改呀?你是风水大师?你要是风水大师那我还是美国总统呢!咱们都老同学谁不知道谁啊?行了行了,别吹了啊,起灰。”

    王昊:“……”

    妈蛋哥以后再也不说实话了!这样总行了吧?!

    好吧,不说就不说!

    “对了,”果断转移话题,王昊问道:“你这房子我听我爸说,花了八百多万?”

    “没那么多,”郭文名弹了弹烟灰,道:“全下来也就不到六百万吧,一百二十多平,三室两厅两卫的。”

    “挺好啊!”王昊竖起大拇指:“这么大住着肯定宽敞。就是装修得不少钱吧?”

    “唉,提起这个我就上火。”郭文名叹了口气,道:“我媳妇非得说这么大的房子得好好装修。这不,我跟她这段时间净跑这个来的。装修烧钱呀,太烧钱。别的不说,就光一个马桶,好点的都得上万!我那房子里还是两个卫生间,就这玩意就得两万多块。再说那地砖,什么马可波罗什么雅素丽,一片都得几百块!还有那个什么toto卫浴,就那一个手盆就得过万。这还是比较便宜的,我看上的一套家庭影院,无线音响的,光那一套就得六万多,伤不起呀。”

    王昊听的目瞪口呆呀——他说的这些东西,咱居然连听都没听说过!

    “一看你就都还不知道这些吧?”郭文名一看王昊表情就知道他压根就没听过这些东西,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说道:“我就知道,说了你也不懂。小昊儿啊,加油吧。现在这年头一套房子得几百万,装修几十万,都不是小钱啊。你要是再像现在这样一天就知道遛狗瞎转悠,小心连媳妇都娶不起。”

    王昊:“……”

    哥还不够上进吗?这都快累死了……

    “你家这狗是串儿吧?”郭文名最后又看了看王昊手里牵着的小白白爷,继续摇头道:“小昊儿这真不是我说你,这买狗啊必须得买纯种的,你看现在养狗的,都养法牛英牛之类的,一两万一只,那牵出去多带劲!你家这只……是阿拉斯加和萨摩的串串?唉,先天就不行呀。得了,你先吃着吧,我先走了啊,还得去看地砖。”

    他说着就上车了,之后关上车窗,一踩油门,转眼之间就没影了!

    王昊看了看车,又看了看小白。

    “白爷,”王昊抽了抽鼻子:“那货说你是串儿……”

    “嗷嗷嗷!”白爷叫声都变了,冲那车尾巴方向一顿狂吠:“嗷嗷嗷嗷——!!!”

    王昊拿过煎饼果子狠狠咬了一口:“别叫了,叫啥呀,你是啥狗那也是咱家的白爷啊,好好吃你的煎饼果子!”

    小白:“咪呜——”蹭大腿!

    “这个郭文名,”王昊边吃边笑了笑:“跟高中那会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一副跟谁都说教的鸟样。”

    ……

    车里。

    “刚才那个是你同学?”郭文名媳妇张丽等郭文名把车开出一段距离之后,这才说道:“高中的?”

    “他不是说了吗,高中的,不过我俩不同班。”郭文名点了点头,道:“念书那会这货确实有两下子,长的也还行,那会人气还挺高呢。不过后来高考也不怎么的发挥失常,最后念了个野鸡大学。你看看他现在,牵只串串儿在路边摊吃煎饼果子,这档次是彻底完喽。”

    “这样的人以后你少接触,”张丽哼了一声,道:“一看就是个小人物,没什么发展的家伙。你今天就不该跟他说那么多。不然知道你有钱了万一以后找你借钱怎么办?到时候你借还是不借啊?”

    “这还用你说?”郭文名握着方向盘,笑着回道:“你放心吧,我有分寸的。我跟你讲,像他这种人,就是为了衬托我们的成功而存在的。这人不就怕比吗,跟他一比起来,咱们那就叫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听郭文名这么说,张丽顿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你倒是会哄人,不过说的也有道理。行吧,反正你记住,任何人要是找你借钱,一律不借!不然我跟你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