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六七章 马屁与牛逼齐飞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老者背对着几人,看不清楚长相,在他身边倒是有几个人专注的看着他写,想来就是那个李兴涵和邓导演一行人了。

    “袁大师又开始练字了?”李闯带着王昊走到房间的一个角落,俩人自己找沙发坐了,问身边的一人,道:“情况怎么样?”

    “不行啊,”那人应该是李兴涵或者邓导带来的跟班,听了这话摇了摇头,道:“袁大师压根就不提出山的事,今天咱们邓导可是带着诚意扑面而来地,可惜啊,压根就没有开口的机会啊。”

    王昊坐在一边,恩,这人看样子就是邓导带来的了。

    “尽力吧,”李闯也是束手无策,他看了看王昊,道:“一会先看看情况吧,实在不行咱们就只能打道回府了。不过小王,你也看见了,这不是我不努力,是人家真不愿意出山帮忙,到时候杨导面前你得给我做个见证。”

    “明白!”王昊点了点头,道:“保证实话实说。”

    于是俩人这就开始等起。

    袁大师不愧是书法爱好者,李闯王昊两人进来袁大师压根里都没理,头也不抬,只管写自己的字。

    他这一写就足足写了半个来钟头,等写完之后才说道:“最近写字有些心得,暂时没心情出门。”

    “出门的事先不着急,倒是袁大师你这字写的很不错啊,”袁大师身边的两拨人马,左手边的一个半秃顶的男人摸着下巴感叹道:“银钩铁画钢筋铁骨,比起上次我来又强了一筹啊。你看这一句,行云流水,落笔如云烟。字形正倚交错,大大小小,开开合合,线条粗细变化明显,跌宕有致。最末一行写歪了,歪得简直要倾倒,但这样的倾斜并不生硬,反倒更见自由,体现出袁大师的任情恣性的一面,自成格调。阵容取势险峻,结字造型或倚或正,或重或轻,行笔迅捷,用笔有力,发力沉重。好字,好字啊!”

    有他这开个头,另外的几人这就开始一顿狂吹呀!

    “古墨轻磨满几香,砚池新浴灿生光、或劲键或婉转,或如婀娜窈窕的美人,或如矫健勇猛的壮士,或如春风拂面繁花一片,或如北风入关深沉冷峻。当真好字!”

    “是啊,笔势雄奇,姿态横生,出于无心,是其手心两忘,具有了最为生气灌注的特点。”

    “其色,其形,其浓淡枯湿,其断连辗转,粗细藏露皆变数无穷,气象万千!”

    “书法里融入了儒家的坚毅,果敢和进取,也蕴涵了老庄的虚淡,散远和沉静闲适,还往往以一种不求丰富变化,在运笔中省去尘世浮华以求空远真味的意味!”

    “龙蛇竞走、磨穿铁砚。袁大师的字,如花瓣般,香气远播,越发清芬。”

    “一笔而下,观之若脱缰骏马腾空而来绝尘而去;又如蛟龙飞天流转腾挪,来自空无,又归于虚旷,这近乎癫狂的原始的生命力的冲动中包孕了天地乾坤的灵气。”

    “这几笔,居然又有点张扬跋扈的意思,丝毫不受束缚,甚至整行一笔而下,有如神仙般的纵逸,来去无踪!”

    “袁大师的字,是成年累月的象征,一笔笔铿锵有力。”

    这简直就是阿谀与奉承共色,马屁与牛逼齐飞的节奏呀!

    王昊在一旁听的眼睛都快掉到地上,李闯甚至狠狠一拍大腿:“哎呀,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你们那,也算是煞费苦心啊,”袁大师无奈苦笑,说着转过了身子。从后面看他的头发花白,从正面看倒是一个相貌温和的儒雅男人,大约五十五六岁,一举一动居然透出只有饱学之士才有的书卷气。

    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位武术指导,要说他是状元郎倒还更容易让人接受一些。

    要不是看他那壮硕的胳膊,王昊差点就以为这货绝对是一个国学大家了。

    恩,人家马屁拍那么好,咱们就先充当背景板——我们就看热闹,我们不说话!

    “袁大师,怎么能叫煞费苦心呢,”邓导面部红心不跳,笑呵呵的说道:“今天跟我来的这几位也都是书法界的人才,他们说的话,绝对不是马屁!”

    “哎呀,说起来我最近确实是不想动,”袁大师自顾自走到茶台前,倒了杯茶喝了下去,之后道:“难得这几日练字有了些心得,想必你也知道这种状态很不容易的。”

    “袁大师,这个我们当然知道,”邓导坐到他身边,道:“可是你说我们这电影拍的就是武打片,您要是不出山,我怕找那些不靠谱的武术指导把这个戏给弄砸了就悲剧了。袁大师,别的我不敢说,只要您出山,这报酬什么的咱们都好商量!”

    ————————————

    大家"qing ren"节快乐!求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