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五七章 你看我给你打个样!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这时候直播间里已经开始刷打赏,米秀妹妹顿时就更来劲了:“接下来呢,烤前再刷一遍汁,摄氏150°c左右文火烤2小时。其中1小时后拿出来再刷一遍汁,这样就烤成啦。烤好后的鸭子用刀切成块,放在荷叶饼中,加甜面酱和切好的葱丝后卷起来吃,这样就最是美味!”

    “卧槽,”等米秀讲解完,侯品全已经听傻了,不住嘴的惊叹道:“吃个烤鸭还有这么多讲究?我试试!”

    他说着就夹起一块鸭肉,然后拿起一个小饼卷上甜面酱和大葱,之后直接扔嘴里……

    “好吃!果然还是这么好吃!”侯品全不住嘴的惊呼:“哎呀今天这可真的是长见识了,哈哈哈!”

    王昊:“……”

    别说你认识哥!

    孙建国则是一脸的色授魂与呀——这姑娘可真不错,呆会怎么才能把她手机号骗来捏?

    这时候直播间里的观众一个一个的都笑开花了——

    “哈哈哈哈!果然被惊成傻逼了!”

    “米秀就是这么牛逼呀,不服不行!”

    “刚才那说的太专业,爱心走起!”

    “我的女神,一会等你讲完了求直播吃烤鸭呀,我这手纸和乳液都准备好了!”

    “基本的说完啦,”米秀喝了口水,之后靠在椅子上,她的姿势非常好看,看起来就像个小公主:“还有几个重要步骤,我再补充下。这鸭子挂在果木上烤,在鸭子身上开个小洞,把内脏拿出来,然后往鸭肚子里面灌水,然后再把小洞系上后挂在火上烤,等外皮烤熟了里面肉也就被煮熟了,这方法可以让鸭子在烤的过程不丢水分,还可以让鸭子的皮胀开变得薄而脆,整个鸭子外酥里嫩,并且有一种特殊的果木香气。”

    “这你都知道!”孙建国瞪大眼睛:“还有果木香气?”

    “那是当然的,”米秀得意道:“我可是很厉害的吃货哦,什么都懂的。好啦,这一次咱们的直播就差不多啦,接下来就准备开吃咯!”

    恩,直播完了?那咱就开吃啦。

    王昊拿起筷子就准备开吃,结果还没等夹呢直接就愣住了。

    “等等啊,米秀妹妹,”王昊重新把筷子放了回去,然后看了看手机,之后一脸好奇的看着米秀,好一会之后才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啥,今天的直播……这就结束了?!”

    “对呀,”米秀奇怪道:“该说的都说完了呀,怎么啦?”

    这就完了?!一个直播你不说讲他个几小时吧,最起码也不能就这么点吧?!

    “这才直播多一会啊?!”王昊抓狂道:“你这么直播会没朋友的!”

    米秀一听王昊这话,顿时奇怪道:“不这么直播,那要怎么直播呀?”

    卧槽这货啥意思?

    直播间里的观众们顿时炸锅,弹幕直接就开始刷屏了——

    “这货这是啥意思啊?对咱们米秀妹妹直播表示不满意?”

    “好像是,咱们先不走了,看看这货要干啥!”

    “这货肯定是要开始装逼了,兄弟们看看他要干啥!”

    “对对对,坐等!”

    “你看我给你打个样!”王昊明显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这直播啊,你不能直接就说烤鸭怎么好吃怎么制作,这些才能讲多一会?咱得从远了开始讲!你得扯淡啊!天南海北得啥扯啥啊!就比如说这烧烤吧!这烧烤、烧烤,两者就算时常是不分轩轾的吧,可是咱们好歹也得咬文嚼字一番对吧?这首先说烧。这个烧呢,其字用于不同之处,往往其意也变。如,红烧、白烧都为煮、叉烧为烤、南烧为煎、锅烧为炸。而烤则为一个晚出的字,据推断当在近古出现,如1838年的《履园丛话》卷十七残忍条:有某公,平生好食鹅掌。以鹅置铁楞上,其下漫火烤炙,鹅跳号不已,遂以酱油旨酒饮之,少焉鹅毙,仅存皮骨,掌大如扇,味美无伦。”

    “这再往前推呢,还有烧烤并举的说法,如1792年刊刻的《随园食单羽族单烧鸭》:用雏鸭上叉烧之,冯观察家厨最精。还有什么旅食京华久,殽羞亦遍尝。山珍先鹿兔,海物首鲟鳇。烧鸭寻常荐,燔豚馈送将。鸡如春笋嫩,鱼比麫条长等等等等。”

    “这说完了烧烤,接下来咱们就说烤鸭。说到各处烤鸭的不同,则必谈三地。其一,南京。南京烤鸭起于何时,目前未看到有确切的说法,虽然有人取明代《宋氏养生部》和《酌中志》为例,然前者工艺与今日不同,后者只存名而无实法,故不取用。南京烤鸭的技法,最初可以确定为“叉烤法”,步骤分为:洗膛上叉、烫皮打糖、风干晾胚,上火烤制。吃法分为宴席的一鸭三吃或四吃,分别为片皮、鸭肉料烧、鸭骨熬汤、鸭油蒸蛋,和民间的带卤吃两种。由于是一叉一烤,故尔出品缓慢。现在市场上则多为挂炉暗烤,并加入了打气的程序,使得出品迅速,鸭体饱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