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八零章 全砸,片瓦不留!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我打个电话不就知道啦?”王昊说着就拿起电话,找到谭四的号码拨了过去,很快接通,王昊冲着电话就是一通大喊:“谭四,谭四爷!救命啊!你再不来我可要扑街了啊!”

    他这叫声极大,再加上此时房间里鸦雀无声,在场众人人人都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噗通”一声摔倒的声音,然后一个熟悉的男声响起:“昊哥!什么情况?!您可别吓我!”

    “少废话!”王昊没好气的说道:“我现在就在你小舅子的店里呢!宜兴紫砂坊,你知道吧?我刚好听说你就在这边渡假,我给你二十分钟时间过来,不然我砸了你的招牌!”说着“啪”的一下关掉电话!

    全场静的几乎落针可闻!

    这个叫王昊的,到底是什么来头?!他居然敢跟在中海呼风唤雨的谭四爷这么说话?!

    一时间整个场内的气氛无比诡异。

    人人都不敢说,只能木头杆子似的杵在那里,纹丝不动!

    因为刚才的那声音,确实是谭四爷的声音!

    时间转眼即过,刚刚不到十六分钟,从大门口方向再次传来吵杂的声音,随后一个穿着一身西装的中年男人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正是谭四!他身后跟着三十来个黑衣壮汉,此时也是满头大汗,就看谭四一个箭步冲到王昊面前,低声下气的说道:“昊哥!您今天怎么到这来了?!”

    “吸——!!”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眼珠子掉了一地!

    “无聊就随便转转,”王昊嘿然道:“四爷您的势力果然不小啊。我在这边居然还能遇到你的人。”

    “不敢不敢,”谭四一脑瓜子冷汗,回头就给山狗一耳光,之后问王昊:“是他惹到您了?哎呀昊哥您来了咋不通知我一声呀,”然后转头又冲佟掌柜的咆哮:“妈的你瞎了,还不去沏茶!”

    佟掌柜的早已经吓懵逼了!

    自己这个在中海跺跺脚黑道都得抖三抖的姐夫,大名鼎鼎的谭四爷,居然会吓成这样?!

    “昊哥您怎么站着啊,快请坐快请坐!”谭四按着王昊坐到沙发上,之后小心翼翼的坐在一旁,道:“昊哥,到底怎么回事,您给我讲讲!您放心,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就算他是我小舅子我也绝对不惯着他!”

    “哎呀,”王昊轻轻叹了口气,道:“听说这里有一套镇店之宝啊,我今天其实就是陪朋友过来看看热闹,结果发现是假的,可是郑校长交了钱,五十万,你小舅子是不打算吐出来,于是就喊人呗。”

    “镇店之宝?!就他那套破茶壶?!”谭四回头冲佟掌柜的咆哮:“我tm告诉你多少次了,就算是我小舅子你也给我做正经买卖!你那套破茶壶连成本带造假一共才花三万块,你糊弄人也就罢了还玩强买强卖那一套?!”

    他说着又指着山狗:“当初造假的时候我跟你说什么来着?!我叫你把假货砸了,你怎么不听?!”

    “四爷,我……”山狗被谭四喷的哑口无言,道:“我这不是合计帮帮您小舅子……”

    “帮个屁!”谭四暴怒,道:“我平时总强调的就是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说不上什么时候就会踢上铁板!你们知道这位昊哥是谁吗?!”

    “是……是谁啊?”这时候佟掌柜和山狗全都吓懵了,他们从来没见过四爷这么害怕的时候!

    “这位可是赵家赵振豪赵公子的好朋友!”谭四咆哮道:“赵公子的贴身保镖团队都可以随叫随到的昊哥!”

    “吸——!!!”一听到王昊居然是赵家赵振豪的铁哥们,全场出了二大爷知道意外,其他人全部都倒吸一口冷气!

    四大家族!那可是全天国顶尖的庞然大物!

    他谭四在中海一般的上层社会可以横着走是没错,可是要是真惹怒四大家族,分分钟就得扑街!

    “叫你一天不正经!”谭四“啪啪”就抽了佟掌柜两耳光,道:“今天这也就是昊哥手下留情,叫我先过来!不然你的腿都得被打折,连带着我都得跟着吃土!”

    上一次他可是亲耳听到赵振豪的保镖队长刘华强管王昊叫昊哥的!

    要知道,那刘华强是什么人物?整个中海除了四大家族外,其他人谁遇到他不得低声下气的喊一声强哥?

    “我……我……”佟掌柜的脸肿的老高,都快哭了:“姐夫,我……”

    “昊哥,我刚才说过,”谭四不停的冲王昊赔不是:“不管是谁,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他说着直接一指跟着一起过来的那三十来个黑衣壮汉:“给我砸!这店以后不开了!全砸,片瓦不留!”

    “明白!”三十多个黑衣人这就开始抄家伙动手!

    “乒乒乓乓!”整个店面从里到外全部砸的稀碎,连一个完好的壶都没剩下!

    山狗吓的面无人色,双腿不停的哆嗦,佟掌柜的更是浑身湿透,他从来没想到自己的这姐夫居然会这么不留面子!

    不过这也没办法,谭四心里可是明白,赵振豪连贴身保护他安全的保镖队都能借给这昊哥,两人的关系绝对不会只是简单的朋友,这样的人那是说什么都惹不起的!

    “行了,叫大家停下吧,”眼看砸的差不多了,王昊轻轻的吸了口气,道:“我这人其实还是挺好说话的,咱们一码归一码。之前郑校长是出了五十万,这钱得退。另外佟掌柜的好像说了假一赔三,四爷您可是讲信用的人,对吧?”

    “没说的!”谭四二话不说掏出张银行卡:“昊哥,这里面的钱孝敬您的……”

    “得了,孝敬我干什么,”王昊接过卡,也没管里面多少钱,道:“你的钱来路也未必正,这钱我花着也烫手。这样吧,我就做个好事,这些钱我盖个希望工程小学啥的,也算给你积点德——够盖学校吧?”

    “够,准够!”谭四一听王昊这话,总算是放下心来,冲周围道:“要不怎么说昊哥能成为赵公子的铁哥们呢,看看人家这觉悟!再看看你们的!”

    周围一圈人一起点头……

    “够就行了,我也不为难你们了,”王昊站起身,道:“记得以后多干点正经买卖,别成天跑出来招人烦。那就这样吧,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昊哥您这么着急干嘛,”谭四急忙跟着站了起来,道:“今天说啥我也得请昊哥您吃点……”

    “行了行了,走了啊!”王昊收拾收拾衣服,这就走人!

    出门的时候,谭四跟青楼老鸨子似的站在门口恭送:“昊哥慢走,昊哥有空常联系,昊哥以后多多关照啊!”

    等走的远了,郑校长这才长出了口气,感叹道:“没想到昊哥居然这么威猛,要不是昊哥咱们今天这钱被坑定了!钱还是小事,这要是身体再受点伤,那就亏大了!”

    “我老弟那就是不一样,牛逼!”这时候二大爷也兴奋了:“哎呀,今天我算是真的见识了啊,这威风,那没说的!”

    “其实也就是刚好认识,”王昊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算是运气好吧,嘿嘿。”

    “昊哥啊,今天多亏了你,”郑校长今天见识了这大场面,那也是相当兴奋的,道:“而且最让我兴奋的是你居然对古董也这么内行,简直是叫我大为惊喜啊!”

    “其实也就是平时看的书多,没事瞎研究,”王昊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道:“之前的那套壶我看着就很可疑,毕竟这东西要是真货,这老板应该不至于这么容易就出手。然后等我随便看了两眼,就发现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