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七七章 破绽!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多谢。”刘大师小心翼翼的拿起茶壶,之后用放大镜上下左右里里外外前前后后的仔细瞧,边瞧边赞叹道:“此壶以赭红色沙泥制成,色泽红润,包浆古朴,内里茶渍明显,好似诉说年代久远的故事。壶盖扁平,上塑宝珠圆钮,钮上琢如意纹,中间穿气孔。壶腹圆润饱满,一侧以刀代笔琢岩泉书诗文,刀法笔意十足,刚柔并济,气韵贯通。底落陈正明制款。好壶,好壶啊!”

    “怎么样?”佟掌柜的哈哈大笑,道:“我这镇店之宝,可还行?”他说着指了指墙上挂着的摄像头,道:“看到那个没有?我这全天二十四小时监控,保证都是珍品,本店行业口碑五星好评,假一赔三,这可绝对不是我吹!”

    郑校长几人一起点头。

    “上品,绝对是上品!”刘大师放下放大镜,感叹道:“此壶内有茶香,仔细一闻非常清醇。壶底刻有陈正明的落款,这色泽也绝对是上了年代的古物。尤其是这壶身的字体,跟正宗的陈正明制的茶壶一脉相承。好壶,尤为难得的是整个壶身没有半点破损,而且看起来非常干净,能保存的这么好,不容易。”

    “好!好!”郑校长二话不说就掏出银行卡,道:“不多说,佟掌柜的,四十万,如何?”

    “郑校长,您这个价格……”佟掌柜的摇头:“这可是我的镇店之宝啊,之前有人开价四十五万我都没理他!”

    “五十万!”郑校长也是个痛快人,道:“这个价格,绝对可以了吧?!”

    “这……”佟掌柜的犹豫了一下,之后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郑校长既然是要送那位大人物,说不得我也只能忍痛割爱了。小周啊,你去把刷卡机拿来吧。唉,当真是舍不得啊。”

    学徒小舟转身拿出刷卡机,这就刷卡付账,整个过程连一分钟都没到!

    王昊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啊:“那个啥,这……这就买完啦?!就这么一个东西卖五十万?!”

    本来这功夫二大爷已经准备马屁走起来着,结果一听王昊这话倒是好奇了:“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我就是觉得这东西卖五十万,”王昊挠了挠头发:“不值啊。”

    “我来给你讲讲吧,”刘大师看向王昊,这就开始给王昊安利起来:“这决定紫砂壶价格呢,一共分几点。一,真品为本。泥料分好坏,你可知道多少爱好者为求一把极品泥料好壶而不可得?二,名牌为王。紫砂艺人分档次,不管承不承认,但确实存在,而这陈正明,就正是艺人之中档次非常高的!三,稀缺为贵。一个艺人,从十几二十岁从艺,若是无疾而终,七八十岁故去,中间的五六十年,能做多少把壶?这陈正明有料可考的,也就是做了上百把,去掉年岁原因打破的,不完整的,剩下十不存一。四,完美为佳。一把壶,即使是再小的瑕疵,价格也会比品相完好的大打折扣,而这把壶,没有一丁点的缺口,这是非常难得的。所以这个价格,绝对没问题。”

    他这一说完,佟掌柜拼命鼓掌:“大师不愧是大师,这一讲起来可比我专业多了!老弟啊,你不理解也正常,毕竟这玩意隔行如隔山啊。你可能是不明白这紫砂壶这种东西,所以你觉得这么一套茶具卖五十万很贵对吧?其实我跟你讲,我这都是看在郑校长的面子,还有要送的那人的身份才收了这么个友情价的。就这壶的质量,这价我可绝对没要高!头两年有一套紫砂壶,随随便便就拍了一百多万,这摆家里,那还是很有面子的。”

    “不,我想你是误会我的意思了,”王昊坐在沙发上,看着佟掌柜,微笑道:“我的意思是,这壶有问题。而且不只这壶有问题,你这店里所有的壶都有问题!”

    “你说啥?!”听王昊这么一说,佟掌柜立时就怒了,道:“年轻人,你居然说我这壶有问题?!”他说着就看向二大爷,道:“你看看你找这人,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我都不让他进这屋!这里屋是谁便都能进的吗?”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二大爷急忙解释:“毕竟人年轻,跟我侄子是铁哥们,可能是看走眼了也不一定!”

    “您消消气,”刘大师也急忙道:“他小孩子不懂事,不用跟他一般见识。”

    郑校长的脸色也挺难看的,道:“小昊儿啊,我买都买了,你说这话,实在是太打击我了吧,这套茶壶刘大师都说是极品紫砂,怎么就有问题了呢?”

    “算了算了,年轻人,我不和你一般见识,”佟掌柜挥了挥手,道:“我用我十年店的信誉,保证这是真的!假一赔三!”

    眼见人人都在盯着自己,王昊忽然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佟掌柜,你不去演戏真心是可惜了。”王昊笑呵呵的说道:“我既然敢说你这店都有问题,自然不会是空穴来风。”

    他说着指了指门外,道:“你这店里的紫砂壶,两百左右的居然就敢说纯手工!呵呵,你知道真正的纯手工紫砂壶要多少钱吗?一个新学徒做的纯手工壶,都要最低三四百,还是在当地出货的底价,要是拿到外面市场上加上其他各种费用成本,起码得五百左右。”

    “我……我认识人,上货便宜,你管的着吗?!”佟掌柜叫道:“卖便宜还有罪了?!”

    “那是你的问题,我只是说这事,”王昊笑着继续说道:“进来的路上我看到一把要价一千五的纯手工壶,嗯这个价位真实多了。我好奇之下就多看了一眼,呵呵,简直吹到天上去了!一千五百元的手工壶,你居然敢说是高级工艺美术师的作品!你知道什么叫高工吗?那个级别的人,首先年纪不会小了,再者那个级别的人有名声,有技术,有他的级别的市场价位水平就在那里,这种人如今做壶很少,你拿着钱去人家都不一定愿意给你做,需要借助人情关系!那已经不单单是钱的问题了!而你这里居然卖的这么便宜,那就是紫砂普遍造假的方式了---代工!就是低级别的人做的,挂着高工的章卖,嘿嘿,佟掌柜,我没说错吧?”

    王昊说到这里佟掌柜已经脸色发白了!

    因为王昊说的,跟实情半点不差!

    这时候郑校长也已经对王昊正视起来,等着听王昊接下来又会怎么说!

    至于刘大师,早就已经听傻了——这个年轻人居然这么懂行?!

    “好了,说完了那些,现在咱们回到正题。”王昊手一指之前被佟掌柜的摔碎的那套紫砂壶,道:“这套紫砂壶为什么刚好摆在这里,佟掌柜的应该比我清楚吧?你压根就是用这套假壶来打个马虎眼,目的就是向我们证明,你这店里没假货,发现假货你就会当场摔碎,先给我们在心理上就打下一层烙印,叫我们认为你的货都是真的!可是你却忘了你这么做有一个破绽——要是这种等级的货你都看不出来,我绝对不相信你能挺到现在还没破产!”

    “对啊!”王昊这话一说完,郑校长当即就是一拍大腿:“这种货你都看不出来是假的,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好了,说完这套垫背的废壶,接下来就说说这个吧,”王昊笑眯眯的拿起这套镇店之宝,道:“说起来,这套茶壶各方面都可以说是完美,不过可惜啊,它却有一个最大的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