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七六章 镇店之宝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这时候王昊和郑校长对视一眼,也都听了起来。

    其实王昊早就知道这套壶是假的,只不过他得到的结论的原因跟刘大师不大一样,所以对他的评论也挺是好奇的。

    “什么?!您说这套茶壶居然是假的?!”那小学徒刚好这时候端着茶进来,一听刘大师说这套壶是假的顿时就着急了:“这是我师父新收的一套壶,明朝梁小玉梁大师做的壶啊,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梁小玉,是明代紫砂壶艺人、陶瓷艺人,”刘大师手里拖着这个茶壶,缓缓说道:“明万历至崇祯年间人。浙南中杭人,能赋诗操琴。为普陀三秀祠建祠,到宜兴特制茗壶为祭器。所制砂壶不落俗套,并能自撰铭文。蔡寒琼《谋轩边琐》记载梁小玉白泥茗壶质坚如玉、工丽无匹。你们看,评价他的壶是不落俗套,并能自撰铭文。那么咱们再来看看这套紫砂壶,无论从外形还是细节,给人的感觉都很是平庸,跟工丽无匹这四个字绝对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尤其是他在壶内底部刻的名字三字,尤为粗糙,最关键的是字体也并不是他最喜欢的隶书。所以可以肯定,这壶绝对是仿造的,然后采用高端的伪造技术伪造年份。可惜啊可惜,要是换成别人还真容易被糊弄过去,可惜遇到了我,唉,就是你们老板这次怕是被坑的不轻啊!”他说的摇头晃脑,这要是再加上一把胡子那就绝逼是世外高人!

    “果然不愧是大师,高见,高见啊!”二大爷兴奋道:“幸亏您来了,不然咱们还真看不出来!”

    “天那!”那学徒叫道:“本来还以为是捡了漏了,没想到居然是打了眼,唉,可惜,可惜啊!”

    王昊在一边心道:“可惜个屁,你们老板要是就这两下子绝逼赔死!”

    当然,今天咱来就是看个热闹,我就看看我不说话!

    “什么玩意就可惜啊?”那徒弟正感叹呢,从门口传来一把急匆匆的声音,随后王昊就看到一个秃顶的男人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劈头盖脸的就问道:“什么可惜?怎么了怎么了?”

    “师父,”徒弟哭丧着脸跟进来这人说道:“这位刘大师说您昨天收的这套壶是假的!”

    “假的?!不可能不可能,”这秃顶男人急声道:“怎么可能是假的?我可是看了几百遍,都还拿放大镜瞧了,不可能是假的,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他一连说了好几个不可能,刘大师见状,当即就又给他讲了一遍。

    “啊?!还有这等事?!”这一次等听完,这秃顶男人狠狠一拍大腿,道:“唉!终日打雁倒叫雁给啄了眼睛!打了眼了,这次可是真的打了眼了!”他拿起这套假壶就往地上摔去,倒是被刘大师给拦住了。刘大师道:“这套壶虽然是假的,不过也算是不错的仿品,如果摆低点价格,想卖还是没问题的。”

    “那不行,我的店里怎么能卖假货!”这秃顶男子二话不说就把壶摔地上了,啪嗒一声,摔的粉碎,那徒弟眼角都跳了两下,赶紧把碎渣扫走。

    二大爷高高竖起大拇指:“这才叫信誉,就冲您的这一摔,您的店我给打一百分!”

    王昊:“……”

    您就不怕他骄傲?

    “应该的应该的,”秃顶男子摔了假壶,气喘吁吁的坐在沙发上喘粗气,末了看到王昊这年轻人,疑惑道:“这位是……”

    二大爷急忙给他介绍:“这是我侄子的好朋友,今天一起来见见市面!”然后他冲两人说道:“这位就是这家店的掌柜,姓佟。”

    王昊:“……”

    佟掌柜……这个称呼咱是不是在哪里听过?

    “您好您好,幸会幸会!”王昊急忙抱拳。

    “既然是您的儿子那就不是外人了,”佟掌柜点了点头,之后问郑校长道:“郑校长,您今天来是……”

    “不是说好了来看你们这的镇店之宝吗,”郑校长急忙说道:“佟掌柜,您店里珍藏的那套陈正明大师烧制的紫砂壶,能否拿出来叫我开开眼界?”

    郑校长这说的其实已经够客气了,可是佟掌柜一听这个,急忙摇头,道:“不行不行,这可真的是我这店的镇店之宝,绝对不卖,绝对不卖!”

    郑校长问道:“看看也不行?佟掌柜,实话跟您说了吧,这一次我是打算买一套正宗紫砂壶送人,全中海目前我就知道您这里有这么一套高端紫砂壶,您要是不卖我就只能等一个月后的茶友会去淘了,那样怕是更麻烦。”

    “送人?”一听郑校长说要送人,不只佟掌柜的愣了,就连二大爷都好奇了:“老郑,什么人还值得你送这么贵重的东西啊?”

    要知道,郑校长是什么身份?中海戏剧学院的校董,在全天国的演艺圈里都是很有声望的人物!平时只有别人给他送东西的份,谁能想到这一次居然是他要送别人东西?!

    “唉,说起来也不是别人,”郑校长叹了口气,之后手指指了指棚顶,道:“洪家三长老下月八十大寿,我能有今天多亏他当初的照顾。老人家这辈子就喜欢喝口茶,我这不就合计送他一套好点的茶具叫他开心开心。”

    “洪家三张老!”一听这个名字,二大爷顿时就呆住了!他呆了好一会之后才叫道:“难道就是那个洪家?!”

    “不然还能有哪个洪家?”郑校长笑道:“所以这一次说什么我也得看看佟掌柜的这套镇店之宝!”

    事到如今,佟掌柜也知道这事怕是没商量了,当即点了点头,道:“唉,在劫难逃啊。几位稍等片刻,我这就去把我们店的镇店之宝拿出来,叫大家一观吧!”

    这就准备拿镇店之宝了!

    一听这话郑校长顿时就激动起来!而与此同时,那学徒也急忙起身,道:“师父,我去关门!”

    王昊:“……”

    我擦,就看一个破壶这还用关门的?!

    郑校长倒是激动了,道:“哎呀早就听说佟掌柜的这套壶,看的时候必须要关门,一般人都没这待遇,今天一见果不其然那!”

    “昊哥,”二大爷在一旁挤眉弄眼的说道:“看到了没?我没骗你吧?这才叫逼格!”

    “恩恩,”王昊点头:“今天是真见识了!”

    佟掌柜的去了大约五分钟,等回来的时候,手里捧着一套看起来就古香古色的紫砂壶茶具。佟掌柜捧的非常小心,那套差距下面是个实木托盘,底部垫着一层薄薄的海绵上面铺着黄色丝绸。茶壶看起来非常精美,圆口,鼓腹,腹下三足,曲流,耳柄,壶身刻着一排排的小字。

    “来了,来了!”一看这茶壶,郑校长立时就兴奋起来,一下子站起,激动道:“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大师陈正明的杰作!”

    佟掌柜的把这套茶壶跟放眼珠子似的轻轻放到茶几上,得意道:“好了,这回来看看吧。这套茶壶,那可是我早年无意中收来的,是我平生最得意的一次捡漏!明代制壶大师陈正明的杰作,绝对真品!”他说着从边上拿出一张证书,道:“这是天国古董协会的鉴宝证书,郑校长您可以看看。”

    “我看看!”郑校长接过证书,看了两眼,猛点头:“对对对,没错没错!”

    刘大师从衣兜里掏出放大镜来:“佟掌柜,可否让我仔细看看?”

    “没问题,”佟掌柜微笑道:“先生尽管可以仔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