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七五章 看壶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要不我怎么说臭味相投呢,”提起这个二大爷就想乐:“这郑董是喜欢,就是爱听故事,我虽然是个大老粗,但是我爱捧人!只要这东西是真货,那我就能把这东西捧上天!你想啊,一个爱听故事的,一个爱捧屁的,那还不一拍即合?所以每次这老郑买古董都愿意拉着我,不然一个人孤芳自赏多没意思?边上总得有个捧哏的对吧?”

    他这么一说王昊那就明白了!

    感情说白了就是俩傻帽,一个财大气粗另一个也不差,反正就是喜欢,有钱,任性,就是买!

    “明白了!”王昊笑嘻嘻的:“您的意思是到时候我给他讲故事?”

    “我的意思是咱俩就去看个热闹就成,”二大爷嘻嘻哈哈的:“到时候你看我是怎么捧屁的!你要学能学到三成皮毛,我保证你能把死人都给说活了!”

    王昊:“……”

    二大爷您还有这本事呢?

    说话间两人就到了地头,那是一家紫砂壶专卖店,上书《宜兴紫砂坊》五个鎏金大字。

    两人下了车,没等一会的功夫,二大爷忽然看向前面,笑道:“诶呦,老郑到了!”急忙举手招呼:“老郑!这边这边!”

    这就是那郑校长到了?

    王昊急忙看去,那郑校长一身唐装,带着眼镜,手握文玩核桃,还闻着鼻烟壶,一路古玩爱好者气派。他身边跟着一个中年人,仙风道骨,文质彬彬,一看就不是一般人物!

    “哎呀老任,到多久啦?”郑校长一到地方,先伸手跟二大爷握了一下,之后笑道:“诶呦,这一段时间没见,你这身材变样了啊,哈哈!”

    “那必须的,”二大爷又跟郑校长身边的那仙风道骨颇有点再世诸葛意思的人打招呼:“刘大师!哈哈,好久不见啊,我瞧您这风采越发脱俗啊,感觉好像要御风仙去似的!”

    “过奖过奖!”那刘大师一听这话,满脸的得意。这货确实爱听这个,平时得算是半个修行中人,可不是一般人!

    打过招呼,郑校长看了看王昊,疑惑道:“这位是……”

    “我大侄子的铁哥们,王昊王日天,日天哥!”二大爷满脸得意的一竖大拇指,给郑校长介绍:“头段时间大火的那《国产特工》你知道吧?就是他的杰作!我侄子一共投资五百来万,我和他爸还合计肯定打水漂呢,结果你猜怎么着?赚了三千多万!牛逼吧?”

    郑校长都听呆了:“那《国产特工》的剧本就是你写的?!”

    “是我和李飞老师合作的,”王昊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我只是提了点建议。”

    “那也很不错了啊,那剧我看了,非常好!”郑校长越看王昊越满意,笑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哈哈,不服老不行咯!”

    “你别急啊!”二大爷老爸明显还没说完:“我这不是也投资部电视剧吗,这小日天去了,咔咔撕剧本,给那垃圾编剧当场打脸啊,说的一个屁都不敢放!直接把剧本一改,现在拍的,我跟你讲,就那剧情,啧啧,等播放的你看看,没谁了!我还在里面出演一个重量级角色呢!”

    “有这等事?!”郑校长这次都听呆了:“我听说那个编剧可是孟泽南啊,业内知名编剧了!”

    “有个鸟用?”二大爷不屑道:“跟小日天一比提鞋都不配!原来名字叫《江湖剑客》,一听就是个扑街货,low逼!小日天一改,《笑傲江湖》!高端大气上档次,这才叫本事!”

    王昊:“……”

    二大爷您别说了,再说我要上天了啊!

    “不错,年轻人是不错!有两下子!”郑校长这次又看重王昊一分,之后笑道:“成了,咱也先别在这说了,等看完茶壶的有的是时间细聊。咱们这就先进去?”

    二大爷当即点头:“成!那咱就走着,看看这个镇店之宝是什么样的好东西!”

    几人进了店内,一进门就是两个两米高的大花瓶左右一边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

    宽敞时尚的紫砂壶店内部的布置也很不错,长条式的空间得到了非常好的规划,左右两侧是展示架的环绕,竖立式的造型很高大,再加上多层的置物架隔断,很好的区分了空间,在上面分类的摆放了很多紫砂壶,一目了然,供顾客挑选,各种各样精美的样式都可以在这里得到完美的呈现。

    此时正有一个大约三十五六岁的青年在轻轻的擦拭着手里的紫砂壶,一见几人进来,先是一愣,之后急忙笑道:“原来是郑校长,快里面请里面请!”

    “恩,我来看看。”郑校长笑了笑,大摇大摆的直接奔里间走去,那青年放下手里的紫砂壶,边走边道:“郑校长的事我师父都跟我说了,他今天出门了,一会估计就能回来。几位先里面坐,我去准备茶水。”

    “去吧,”郑校长挥了挥手,那小学徒这就去烧水煮茶。

    等到了里间,王昊四下看了看,这个房间就相对简单了许多,东南方墙角是一个水池,里面养了十几尾红鲤鱼。周围墙上是一个书架,稀稀拉拉的摆着十几本紫砂壶相关的书籍。靠窗的位置则种着几颗佛肚竹,青翠欲滴,非常漂亮。房间的中央则是一套圈式沙发,中间放着一张茶几,上面则摆着一套看起来古香古色的紫砂壶。王昊暗数了一下,一个茶壶八个茶杯,非常碉堡。

    别的不说,光看这装修逼格确实就很高啊,二大爷果然没说错!

    “哎呀,果然还是郑校长档次高,”二大爷边走边看,道:“我听说就这里间,一般不是一次买上万的紫砂壶套具都没资格进来!厉害厉害,不然不一般!”

    王昊:“……”

    您老还真是时刻不忘拍一句马屁啊……

    “这套紫砂壶……”郑校长刚一坐下,目光就牢牢的盯在茶几上的这套紫砂壶上面,小心翼翼的拿起来看了看,上下左右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的把玩了一番,之后点头道:“好一套宜兴紫砂壶!”

    王昊:“……”

    我刚才还以为你能说出来啥玩意呢,结果就这么一句……

    “郑校长,我看看,”仙风道骨的刘大师微笑着接过茶壶,之后又仔细的看了看,还伸出手指在壶里面摸了摸,一脸的高深莫测。

    郑校长着急道:“刘大师,这壶如何?”

    却不想,刘大师居然没先回他的话,反而先把壶拿到王昊面前,笑着问道:“这位小兄弟觉得这壶如何?”

    “这壶么……”王昊上下左右看了一圈,之后摇头:“一般般吧。”

    刘大师一听这话,顿时笑了起来,道:“果然孺子可教也!小兄弟要是有兴趣,老夫倒是可以指点一二。”

    王昊:“……”

    这位大师倒是挺自我感觉良好的……

    “诶呦,难道这壶是假的?”郑校长一听刘大师这话,急忙问道:“是年代假的还是整个假的?”

    “都假,”刘大师微微眯起眼睛,摇头晃脑的说道:“郑校长您先看这里,这壶的壶底并不算是浑圆,虽然摆在桌上可以说是平稳,但是在壶底中央位置却多少有些凸起,不是那么平坦。您再看这壶内,虽然是有茶渍,看上去也是年代很久远久经浸泡而成,而且湖底还刻着梁小玉三个字,可是很可惜啊,正是因为这三个字,就足以证明这套紫砂壶具,是假的!”

    “刘大师果然学富五车!”二大爷一听刘大师说这套紫砂壶具是假的,顿时双眼亮的就跟灯泡似的,问道:“敢问刘大师,为什么因为壶底有这三个字,所以就说明这壶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