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五二章 中秋晚会海选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这样啊,”王明靖点了点头:“也行吧,咱们先进去问问再说!”这时候他已经彻底就把王昊当成爱吹牛逼的小孩子了,反正有车,就来回转吧。

    很快到了地头,王明靖直接带队往里面走,这次倒是没遇到啥为难事,几人进了办公室,里面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小伙,问几人道:“几位这是……”

    “啊,我们是来问问能不能把咱们村的路修一下,”王明靖点头哈腰的问道:“同志怎么称呼?”

    “我姓刘,是我们科的干事。”刘干事叫几人坐了,之后道:“几位刚才是说,想给你们村的路修一下?”

    “对对对,是修路。”王明靖道:“不知道刘干事您能不能帮咱们问问,这路能修吗?”

    “这个啊,”刘干事喝了口茶水,道:“首先要弄清楚这是条什么路,因为你刚才没有说清楚。如果是国道、省道,应该由你们县公路段负责管养。如果是县乡公路,那要看你们那儿的体制,公路段h县乡公路段分设的,找县乡公路段,否则也还是找公路段。如果不是公路,只是村镇道路,则由当地镇、村政府负责维修养护。”

    他这一说起专业的东西,王明靖几人一起抓瞎,谁都没听明白!

    王明靖问道:“那个,刘干事啊,能不能说的简单点啊?我刚才没怎么听明白……”

    “简单来说,”刘干事笑道:“就是你们村想修路得去找你们县,我们这里是中海市,下面地方的公路是不管的。”

    你妹,这一杆子又把大伙给支回去了,叫去地方县城找人……

    这都来了也不能就这么回去啊。

    “这个,”王明靖犹豫道:“刘干事啊,咱们县那边咱们都去过了,人家不管啊,说这修路是大工程,得找上面拨款。上面不给拨款下面没钱修不了。你看这事……”

    “拨款啊,”刘干事摸了摸下巴,道:“那你得找财政局啊。”

    “财政局咱们也找了呀,”王明靖道:“人家说得找上级部门,这不就来中海了……”

    “那这样,”刘干事道:“你们去中海市财政局问问,他们那边要是能拨款,你们就回县里去,就可以开会研究怎么修路了。咱们这是中海市路政局,地方的事不管的。”

    得,又跑错地方,这回是去财政局。

    几人这就出来,上车,直奔财政局。

    又跑了半个多小时,到了财政局之后,王明靖带着几人进了办公室,这一次是一个女干事,姓张,负责接待。

    “你们这是地方乡镇准备修路,是吧?”张干事看了看地图,道:“哎呀,你们这条路可不好修,那得过好几个山头呢,这可不是一笔小钱呀。”

    “是是是,是不好修,这不实在是没招了才来这边的吗。”王明靖道:“那张干事,您看……”

    “这个我可做不了主。”张干事摇头道:“这可不是一笔小钱,我得跟上级汇报一下,然后开会研究。而且,”她说到这里,道:“你们这涉及到开山的问题,这个不是我们这说给钱就可以的。你们得去农业局问问看,那山上有树,就算修也得他们批条,下发砍伐证,不然乱毁林修路是违法的。”

    得,这下又得去农业局。

    等到了农业局,人家干事说了:“你们这里还有河,这修路过河得修桥啊,还得弄个堤坝,不然等雨季了要是涨水什么的,那可就是大事了。这样,你们去水利局问问,看看那边是什么意见。”

    于是跑水利局。

    水利局的干事说了:“这修桥好说,上面拨款就行,不过你们这土壤山石什么的都调查采样过吗?土壤不行的话修桥很容易出问题的,要是桥到时候被水冲垮了那后果很严重的。这样,你们去地质局,叫他们派个专员去调查评估一下。然后要是没啥问题,就可以申请拨款修桥了。”

    又跑地质局。

    地质局的人说了:“我们这是a级城市,你们农村的地址不归我们管啊,你们得回县城,找专员去测评。没问题的话去上面申请,上面开会要是没啥问题才行。不过这修路得交通局批条,他们不批交通状况没人管是不行的。你们现在去那边问问,看看他们支持不支持。”

    转了一圈,又转回来了……

    回交通局再问,等到了地方,人家中午休息,不接待了……

    王昊:“……”

    你妹啊,这年头办事真心不容易啊,这一圈转的,跑了一百多公里,然后发现毛用都没!

    “草的,这帮人!”

    在车里等人家下午上班,王明靖怒道:“这是圈踢啊!把咱们给整整踢了一圈,最后又给踢回来了!”

    “这咋办啊?”王辉郁闷道:“这么办一辈子也办不下来!”

    “要不……”这时候一直没说话的王昊小心翼翼的问道:“咱们再等等?刚才我想起来了,这边我还真认识个人,不知道他能不能帮上忙。”

    说起来上次咱来这还真见过局长了,好像还是方文斌的老爹,找他应该能行……

    “还等干啥,浪费时间,”王明靖直接就把王昊的话当成吹牛逼,他压根就没信王昊能认识人!点上根烟,没好气的说道:“这修路是专项工程,得找有关部门办才行。算了,今天就这样吧,等回去了咱们再想办法。”

    得嘞,他们不想去,那等把他们送走之后咱自己去问问看吧。

    王昊把王明靖几人送回酒店,正准备再去交通局,忽然电话响起,拿起一看就乐了:“诶,小岳岳!”

    拿起手机,王昊笑着问道:“什么情况?”

    “昊哥,快来中海电视台吧,”电话那边的小岳岳急道:“咱们大舞台的人都在这呢,今天这边审核节目,昊哥你可得来给我压阵啊!我自己害怕!”

    “我当什么事呢,”王昊笑着回道:“就是上去说一段相声,然后就下来呗。就咱们那相声水平肯定没问题啊,你怕啥?”

    “问题大了!”小岳岳道:“今年市里领导对这次中秋晚会很重视,苏市长的秘书亲自在这审核呢,前面被毙了老多节目了,我这不是心里没底吗。”

    “那也不用怕啊……你等等,”王昊这才反应过来,问道:“你说谁在那审核节目呢?”

    “电视台台长,还有苏市长的秘书!”小岳岳道:“怎么了?”

    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正好家里要修路,这苏市长可是中海市常务副市长,这一次要是把这事给弄明白了……

    那还有啥说的,果断杀过去啊!

    “你等我啊,”王昊道:“我大约二十分钟后到!”

    小岳岳答应:“恩,我去门口接你!”

    很快到了中海电视台大楼,王昊刚一下车,岳鹏就迎了上来,道:“昊哥,快走快走,今天这场面有点大,形势不容乐观!”

    到底怎么个不乐观法啊?

    王昊一肚子好奇,这就跟岳鹏往里面走。边走,岳鹏边说道:“这一次咱们市还有外市的几个大舞台的顶梁柱全来了,相声小品类的一共准备了二十多个节目,现在被毙了十三个了,眼看就到我了,我害怕呀!”

    “被毙了这么多!”王昊拍了拍岳鹏的胳膊:“没事,昊哥在此,小岳岳不怕!”

    岳鹏笑道:“还得是昊哥,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就踏实了!”

    说话间到了地头,岳鹏直接带着王昊进了电视台的一个不算很大的房间。

    此时这房间里面坐了起码百十号人,穿成什么样的都有,前面舞台上正在演着一个小品,王昊随便看了一眼,之后又看了看主席台那边,果然,台上坐着一位年轻人,王昊仔细看了看,没错了,正是苏市长的那位林秘书,以前电视上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