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三五章 教妹子蹲马步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作为一个礼仪之邦,”王昊最后总结道:“通过对一双小小筷子的用法,就能够让人们看到我们深厚的文化积淀。我们每天用的筷子里面就有信仰,举手投足都是理念,这是一种我们天国人的通达和智慧,一双筷子就是最好的教科书!”他说完狠狠喘了两口气,道:“哎呀,看我这说的口干舌燥的,谁给我来点水……”

    克丽丝明显是被王昊给彻底震住了,她足足呆了好一会,才猛的回过神来!

    结果正想给王昊倒水的功夫,就看见一个大约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从门口走进来,手里还提着一壶茶,冲王昊笑道:“这位先生可真是学识渊博,能从一副筷子上讲出这么多东西,我在门外都听傻了!一壶正宗雨前龙井,小小心意还请收下!”

    “诶呦,谢谢谢谢,”王昊笑呵呵的接过好茶,道:“您是这家店的老板?”

    “正是,”这老板传着一身唐装,看的出来也是个古文化爱好者,笑道:“现在的年轻人可极少有你这么懂的多的,听的我茅塞顿开呀。没说的,我给你们打七折,就当交个朋友!”

    一群人全部懵逼!

    昊哥这嘴简直绝了!舌灿莲花呀!一翻话出去,就这一桌起码得省好几百!

    昊哥居然胜利了!一番话给这克丽丝都说傻了!

    赵振豪和方文斌俩人挤眉弄眼的,在下面用微信聊——

    赵振豪:“卧槽,昊哥简直牛逼!这都能说的出来!”

    方文斌:“可不是,说的有板有眼的,你看那克丽丝的脸色没,想反驳都反驳不出来!”

    赵振豪:“那必须的,昊哥说话的时候哪有她插嘴的份,过瘾!叫她之前跟我得瑟,还说我们天国现在没什么真才实学的人了。”

    方文斌:“那是她没见到昊哥,怎么样,这回吃瘪了吧?”

    赵振豪:“不过这小丫头可也不能打脸打的太狠了,她的后台可厉害,就怕到时候昊哥说的兴起……”

    方文斌:“应该不至于吧,不过这个确实得注意,一会咱们提醒昊哥悠着点,别叫人家下不来台。”

    赵振豪:“恩,确实。”

    “王昊先生,您真是太厉害了!”此时克丽丝终于回过神来,她眼睛睁的老大,惊呼道:“我从来没见过知识比您还渊博的人。跟您比起来,之前见过的那些砖家叫兽简直不值一提。”

    “其实我们天国还是有不少高人的,”王昊很是含蓄的喝了口茶,表示一下谦虚,道:“我只不过平时书看的多点而已。”

    “我相信王昊先生您一定是在谦虚。”克丽丝说到这里,眼珠一转,笑道:“对了,王昊先生,我平时很喜欢天国的功夫,自己也练了一些,可是总觉得练的不大对,您能教教我吗?”

    她这话一出口,在场的赵振豪和方文斌顿时面色古怪起来。

    跟昊哥说功夫?!

    之前好像是听说昊哥练过咏春来着……

    “功夫啊,”王昊放下茶杯,之后轻声道:“我平时接触的不是很多,毕竟这是个文明的年代,咱们讲究的是君子用口不用手,对吧?”

    白雅凝笑嘻嘻的撇了他一眼——这家伙,又要开始了!

    “是吗?好可惜,”克丽丝说到这里,突然意兴索然,道:“我还以为可以跟王昊先生好好切磋一下来着……”

    眼见这克丽丝表面虽然感觉有点遗憾,可是嘴角却很是隐晦的勾了勾,方文斌急忙偷偷捅了赵振豪一下,赵振豪瞬间心领神会,咳嗽一声,道:“昊哥,你不是练过咏春吗,给她讲讲呗,又不是要你真跟他动手。”

    赵振豪这话一说完,克丽丝顿时伸出手捂住小嘴,看着王昊的脸,满眼的不敢置信。

    “王先生,也懂功夫?”这功夫布鲁斯的那个黑人保镖也是一脸惊讶,看着王昊,道:“我对功夫也很好奇!”他的口音明显比不了克丽丝,外国味道很浓。

    “是这样,我的保镖戴尔以前是个职业拳击手,”布鲁斯赶紧给众人介绍:“他一直就对神奇的天国功夫很是向往,这次来也是想好好的见识一下的。”

    得嘞,你们这是赶鸭子上架是吧?

    妈蛋,哥今天就叫你们明白,从不装逼王日天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其实功夫我是多少懂那么一点点的……”王昊很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道:“本来我是不想献丑的,不过两位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稍微给你们讲一下吧。”他说着看向克丽丝,道:“克丽丝小姐,您说您也练过功夫,那能不能给我蹲个马步看看?”

    “站马步?!”克丽丝一听,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王昊先生,这个都会,还用教吗?”

    王昊微笑道:“你站一下我看看站的对不对。”

    “哦……好吧,”克丽丝哦了一声,当即起身,他们的这个包间还是很宽敞的,克丽丝走到一旁,脚步半蹲,双手平升出去,一动不动,蹲得四平八稳:“王昊先生,是这样么?”

    王昊并不说话,只是微笑的看着。

    其他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摸不明白王昊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大约三分钟左右,克丽丝就已经膝盖发酸,又过了一会,两腿都开始打起哆嗦来,腰也酸,随后全身燥热,额头上都出了汗。不过很明显她很是要强,王昊那边没说话,她就是咬紧牙关也不出声。

    又过了两分钟,克丽丝眼看就要支持不住,王昊这才摇了摇头:“你这样一动不动的站,只会站得腰肌劳损。马步,马步,你明白这个姿势为什么叫马步吗?”

    克丽丝好奇问道:“难道是我站的不对吗?”

    “当然,”王昊笑道:“马步,重要的是一个马字,要站出个马来。你看见过人骑马没有?”

    “看见过啊,我自己家里就有好几匹赛马,”克丽丝点头道:“我平时也总骑,怎么啦?”

    看样子这小丫头家世也不一般啊,在国外家里能养赛马的来头都不会很小,怪不得看布鲁斯对她的态度明显有一些恭敬呢,嘿嘿。

    “人纵马奔腾,身体随着马一起一伏。”王昊说着从座位上起来,走到克丽丝身边,道:“马步,是先贤从骑马中领悟到的拳术根基,所以站着的时候,也要站得一起一伏,凭空站出匹马来。”

    “人纵马奔腾,那个起伏的劲儿是借助马的,所以出不了功夫,但是在平地上就不同了,你的起伏劲儿,等于是把马融入了身体。你一动不动的站着,身体重心全放在膝盖上,蹲久了,膝盖肯定要出问题。”

    “你看我怎么蹲的。”王昊说着,也扎了一个马步,克丽丝只见到他身体轻微的一起一伏,就好像微风吹水波翻浪一样。

    “还有这个道理?”克丽丝一脸懵逼,从来没有想到,就一个简单的姿势,却蕴含了那么多的东西在里面。

    “来,这回你再来试试。”王昊做了示范后,就要克丽丝也跟他学。

    “蹲一定要劲先到脚掌,起的时候,脚底五指要学鸡爪一样死死抠在地上,五个脚指一抠,就牵动了小腿的骨头和肌肉,膝盖自然挺起来,膝盖一挺,大腿一绷紧,提腰,收腹。这是起劲。”

    “伏下的劲,你脚掌要鸭和鹅,脚蹼,五指都要松开。这样膝盖一松,大腿松,腰坐,腹鼓。”

    “就在这轻微的起伏之间,不停的转换全身的重心,这样才能不使重心老落在一个地方造成身体损伤。”

    克丽丝越听越觉得有道理,连连点头,照着王昊的话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