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二六章 “咏春,叶问。”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行,姓邓的,你好使,你牛逼!”刀哥一见邓老板今天居然没给自己面子,顿时大怒,直接掏出手机就打电话:“你们给我等着,今天我不砸了你的这家酒吧,我tm退出江湖!”

    他说着就去打电话,很快回来,道:“给我等着,今天老子就叫你们明白明白惹火老子的下场!”

    邓老板暗叹了口气,呆会四爷要是真来,那说不得也只能认个怂,这瓶酒也就只能白打了。不过人还是得尽量护住,邓老板也掏出手机准备叫人,结果就在这时候,一个年轻人忽然不声不响的走到双方中间。

    “刀哥是吧?”王昊挡在岳鹏身前,看着胳膊纹着青龙的刀哥,笑道:“实在不好意思,这个人是我朋友,铁哥们。刚才我在一旁也听了个大概,我这兄弟是给我送酒,你们从外面进来,对吧?按照走路的方向,我这兄弟怎么着应该也撞不到你们身上。所以这么说来,这瓶酒我估计你们还是赔的好。”

    “你tm谁啊,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刀哥上下打量王昊,怒道:“现在真tm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我面前挑了!”

    眼见居然忽然冒出来一个人为岳鹏出头,邓老板不由暗中捏了一把冷汗。

    他毕竟是知道刀哥的手段的,尤其是站在刀哥后面那个一胸脯浓密胸毛的野人!

    “刀哥,这小子细皮嫩肉的,我先试试他!”果然,刀哥这话刚说完,站在他后面的那个野人就大笑起来。他将近一米九的身高,两百来斤的肉,一张杀气腾腾却鄙俗不堪的脸孔,极像刚从神农架跑出来的野人!

    这样的家伙或许很难得到美女的垂青,但是绝对能第一眼就让胆子小的男人们退避三舍。

    野人站到前面,看着王昊兴奋的捏了捏拳头,发出嘎巴声,叫道:“单挑!”

    王昊只是淡淡的回了一个字。

    “好。”

    瞬间,整个酒吧内,围观的一众吃瓜群众就让开了将近七八米半径的场地。

    场地中央,一边是身高一米九胳膊粗腿长的野人,另一边则是一个看起来很是清秀的青年。

    “昊哥!”岳鹏吓的话都说不利索了:“别跟他打!我道歉!我道歉就是了!”

    “没事,”王昊冲岳鹏微笑了一下,之后看向野人:“来吧。”

    他的两只手放在身前,看起来没什么力道,身体微躬,整体给人的感觉非常奇怪。

    “有种!”野人嚎叫着就扑了上来,砂钵大的拳头直轰向王昊的太阳穴。这一下砸实诚了,最轻也是个脑震荡!

    “啪!”面对野人的拳头,王昊的两只手仿佛车轮一般的旋转起来,之后就听又是一阵“啪啪啪”连响,野人那看起来无比力大的一拳,居然被王昊这双怎么看也不像有多大力气的手给卸开了!

    “装神弄鬼!”野人嚎叫着整个人都扑了过来,一双拳头轮的呼呼山响,结果看起来威势极大,可是在场众人就听一阵雨打芭蕉一般的“啪啪啪啪”声连响,那年轻人居然连衣角都没被野人刮上!

    围观群众瞪大眼睛:“卧槽,这是在拍武打电影吗?!”

    “啪啪啪”一顿声音过后,王昊整个人都冲到野人胸前,然后众人就见王昊的双拳简直就跟暴走的车轮一般,“砰砰砰”的在一瞬间砸在野人身上足足几十拳!那野人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等众人再回过神来,他的整个人都飞了出去,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再也没起来!

    “卧槽!”刀哥吓的嘴里的烟都掉地上了,满脸惊悚的盯着王昊:“你到底是谁?!”

    王昊缓缓收势,呼出一口浊气,随口轻声说了四个字——

    “咏春,叶问。”

    全场震惊!

    谁能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很是斯文的年轻人居然有这等身手?!一时间,全场所有人全部都议论起来——

    “厉害了我的哥,刚才那动作简直牛逼啊!”

    “卧槽简直比看电影还爽,这才叫咱们天国的功夫啊!”

    “是啊,跟刚才那相比,咱们平时看的电影都是渣渣啊!”

    小梦则是张大了嘴——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很好说话很阳光的昊哥居然有这样的身手!

    不过叶问是什么鬼?

    那边众人议论纷纷,这边刀哥却顿时面色就凝重起来。

    野人的实力在场那些看热闹的不知道,刀哥可是非常了解的。那可是地下拳赛胜率超过百分之八十的超级打手,在他手下被打的当场重伤昏迷的人不知有多少。要不是野人实力那么强,他也不至于会被道上人这么看重。

    可是没想到今天野人居然折在这么一个年轻人的手里,而且还是不过几个照面就被放倒,这怎么可能?!

    “小子,有种!”最强打手倒下,人数也并不占优,刀哥瞳孔收缩,沉声道:“你很好!给老子等着,很能打是吧?呆会等四爷过来,我看你还能得瑟到什么时候!”

    瞬间,整个现场气氛便压抑了下来。

    这时候小梦也是豁出去了,大不了以后不来这家场子,今天说啥也得给昊哥摇旗呐喊!

    她干脆搬来一张椅子放到王昊身后,道:“您坐!”

    “谢谢。”王昊笑眯眯的坐在椅子上,之后看向刀哥,道:“今天我就在这坐着,要么您赔钱走人,要么我连那位什么四爷一起教训。”

    听了王昊的话,全场所有人到底一口冷气!

    这年轻人真的是好大的口气!他到底什么来头?!要说不把刀哥放在眼里还算有情可原,可是他居然连四爷都没在乎?!

    刀哥也是有些底气不足了。

    敢当着众人的面这么说话,这个年轻人莫非……真的惹不起?!

    刀哥顿时有点焦急地望向门口方向,很快当一批人数大概三十左右的浩荡队伍杀进来的时候,他终于是松了口气,因为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个穿着一袭西装的中年斯文男人缓缓走进来,这斯文男人带着一副眼镜,一手放在身后,看起来文质彬彬,可是却一脸煞气。

    在他身后则是将近三十个极为雄健的男人,这些汉子很有些东北人的彪悍,充满血性,如此一来这个带头的斯文男子就成了格外醒目的存在,十分鹤立鸡群。

    他人还没到,声音却是先传了过来:“是谁敢动我谭四的人?站出来,我想看看他有几条命能让我折腾,我不想废话,要么,跪下来磕头认错,要么,我把他剁碎了喂狗!”

    四爷到了!

    一听这话,在场所有围观的吃瓜群众齐刷刷倒退三步,唯恐被误伤!

    “真的是四爷来了,今天这事可大了!”

    “是啊,这整片地方都是四爷罩的,他居然亲自出马,今天乱子可大了!”

    “这下这年轻人要够呛了,四爷可不是刀哥能比的了的!”

    人们议论纷纷,刀哥则第一时间抢上前去,指着王昊道:“四爷,就是这小子!打了野人,在这里嚣张,不把兄弟们放在眼里!”

    四爷走了过来,微微眯起眼睛,巡视一周,然后看向王昊,缓缓开口,不怒自威:“现在可真的是要变天了,什么人都敢来我谭四的头上撒野!”

    邓老板头皮发麻,今天这事怕是没法善了!

    现在对面已经有五十多人,他这边一共也就十个出头,就算这年轻人再能打,还能一个打四十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