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二一章 大伟哥的麻烦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你在那买房子了?!什么时候买的?!”老妈急道:“你贷了多少款啊?平时还款压力大吗?你也不说跟我和你爸研究一下,好歹买个大点的!”

    “行啊,厉害了小昊儿,”女人明显有点不是味道了:“你买的多大的呀?得有五十来平吧?”

    “啊,比那大点,”王昊下了车,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我买的是别墅……”

    “别……别墅?!”女人一脸的惊悚啊,叫道:“那个现在得一千多万了吧?!你买别墅?”

    “小昊儿啊,你啥时候买的啊咋不说,”老妈眉花眼笑的:“我就说我儿子本事!哈哈!”

    “哦,我买的时候比较便宜,”王昊更不好意思了,看着那邻居:“这不头段时间跟我哥们去那看房子吗?我这顺便就帮看了看风水,我朋友当时挺高兴的,刚好赶上炒房团过来,一口气买了一栋,就送了我一个。这不这两天我把钱赚够了才敢说出来嘛。”

    “你看风水?”老妈这回更乐了:“那刚才她说的那位风水大师岂不就是说……”

    王昊:“好像就是我……对了,妈,那里的房子确实涨价了,我听说我那别墅现在都涨到一千来万了,我买的时候才六百万……”

    “你们先聊,我先回去做菜去了!”那女人被打击的灰头土脸啊,急匆匆的就跑了!

    “哈哈哈,叫你得瑟,该!”老妈那叫一个得意,还是咱家小昊儿牛逼呀!

    “妈我饿了,”王昊挠了挠头发:“这两天在剧组呆着一直没回来,嘿嘿,晚上吃啥好吃的?”

    老妈更开心了:“我给你炖芸豆,再炒个鸡蛋!”

    这就上楼吃饭。

    哎呀这快半个月没回来,再吃老妈的手艺,美味呀!

    结果却不想,正吃着呢,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顿时就惊讶了:“大伟哥?这功夫给我打电话,什么情况?”

    “你大伟哥?”老妈边吃边道:“你问问,要是晚上没什么事来这吃。”

    “成,”这可是实在亲戚,亲兄弟,王昊这就接听,笑道:“大伟哥,什么情况?”

    “老弟,现在有空吗?”电话那边的大伟哥明显有点情绪不高:“想跟你喝点酒。”

    听大伟哥的语气,王昊顿时皱了皱眉,听大伟哥的语气,好像是遇到麻烦了?

    “有空,大伟哥找老弟喝酒那必须有空啊,”王昊没表露出来,当即笑着回道:“说吧,在哪?”

    “梦芭莎酒吧,”大伟哥道:“我在门口等你?”

    “成!”王昊二话没说就答应下来:“我马上到!”

    “怎么了?”老妈问道:“他出啥事了?”

    “好像是,”王昊点了点头:“听他的心情好像不大好。妈你先吃着,我去看看。”

    老妈交代:“晚上早点回来。”

    “知道了。”

    下楼出了小区,王昊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梦芭莎酒吧。

    梦芭莎酒吧可以说是中海市的一家比较上档次的酒吧了,人均消费大约三百左右,深受一些白领阶层喜欢。

    很快王昊到了地头,离的老远就看到大伟哥等在门口,正满面愁容的站在那抽烟,边上有几个姑娘搭讪他都懒得理会。

    这绝对是有事!

    “大伟哥!”离老远王昊就打招呼:“我来了,咱们进去喝点?”

    “走,喝点去!”大伟哥狠狠踩灭烟头,之后领着王昊就进了酒吧。

    两人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很快服务员过来,结果那服务员一见面就愣了:“我的天呀!这不是日天的昊哥吗?!什么风把你吹来啦?!”

    王昊看向来人,也是惊呆了:“大鹏!你怎么在这?!”

    这服务员长的胖乎乎的,一笑起来特别的贱,正是王昊的大学同学,一起住了三年的上铺,岳鹏!

    “我这不是合计做个兼职赚点钱吗,”老同学见面分外亲切,岳鹏笑道:“昊哥就是牛逼,那非诚勿扰讲的,简直无敌啊!哈哈!啥也不说了,今天你能来哥们这,酒水哥们请了!等着啊,我这就去给你上酒去!”

    岳鹏说着就去拿酒,大伟哥问道:“你同学啊?”

    王昊点头,笑道:“恩,这货也是个逗逼,当初在大学里跟我那就是绝对的死党,属于一个包子都俩人吃的那种,人特实在。”

    “不错,还得是同学亲,”大伟哥掏出烟:“来一根?”

    王昊赶紧接过:“来一根!”

    那边岳鹏到了吧台,跟正在查账的老板说道:“蒋总,来一提德国黑啤算我帐上,再拿俩果盘。”

    “你要请客啊?”蒋总叼着烟,不屑道:“你一晚上赚那俩屁钱还请客,装什么大瓣蒜那——小刘,给他拿提德国黑啤,再拿俩果盘。”

    “这不是大学同学来了吗,”岳鹏笑呵呵的拿起酒就跑:“高兴,花俩钱不算啥!”

    蒋总哼了一声,继续查账:“呸,一个臭说相声的小学徒还死要面子活受罪,一辈子穷逼的命!”

    岳鹏拿着那提啤酒兴冲冲的到了王昊那桌,把啤酒和果盘放桌子上,笑道:“昊哥,来,哥们没啥表示,也就只能给你要一提啤酒加俩果盘了,你可别见笑。”

    “你个死胖子,”王昊笑着接过啤酒,然后随便点了几道零食,道:“话说你都跑这干兼职,怎么也不说给我来个电话,我好歹也帮你找个好点的活啥的。”

    “我有手有脚的麻烦你干啥,”岳鹏说着就跑远了,边跑边道:“昊哥你先喝着,我先去忙,一会再回来陪你唠唠!”

    “这土鳖,”王昊笑骂了一句,之后看向大伟哥,问道:“大伟哥,我看你今天好像有心事啊,发生啥事了,给我说说呗?”

    “唉,别提了!”大伟哥叹了口气,之后“啪”的一下起开灌啤酒,咕嘟咕嘟干进去半灌,这才说道:“上次我不是跟你说过,我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要账吗?”

    “是啊,”王昊也跟着起了一灌,喝了一口之后道:“出问题了?”

    “恩,”大伟哥点头,道:“我上家一直不给钱,一开始还好,我去的时候还能叫我进门,抽个烟喝点茶什么的,给个结算的日期。结果一拖就是半年,现在干脆在门口安排了俩保安,一看到我就往外轰,说领导不在,连门都不叫我进了。”

    “卧槽,这么牛逼?!”王昊听的目瞪口呆,这哪家公司这么吊啊?王昊问道:“那帐要不回来,你就没想过起诉啥的?”

    “起诉?起诉有用吗?”大伟哥无奈道:“市里的工程,惹不起的。你知道他们是怎么说的吗?‘你爱找谁找谁,黑白两道你随便找,爷要是怕你这个爷就不干这活!’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啊,你说我能咋办?”

    “一百万的工程款啊,里面有七十多万是成本钱,现在那边的材料器材公司天天跟我催钱,我手机现在都不敢开,一开电话都能打暴!”

    “我现在一个月还利息就一万来块,工人那边工资都还没开呢。现在除非把房子卖了才能把欠的钱都还上,可是我这拖家带口的真卖了房子以后你嫂子和你侄子住哪?其实我自己倒好说,就当白干半年,可是跟着我的十几个工人不能饿着啊,这帮孙子!”

    大伟哥说到这里,又拿起啤酒,把剩下的那半罐一口喝光。

    “卧槽,这帮孙子简直欠抽啊!”王昊听到这早就憋不住了,道:“不行,这事我非得去找他说道说道不可!是哪家公司?我倒要看看他们是怎么个黑白两道通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