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四四章 牛逼的张教授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王昊和孟飞两人这就出了台长办公室,路上孟飞小声介绍:“昊哥你好,我叫孟飞,刘台长是安排我给你的节目当主持人,以后还得请您多多关照。一会我努力配合你,咱们争取把这节目弄好点,可以吧?”

    毕竟是提供饭碗的人物,面对王昊擂台姿态还是很低的。

    不过王昊一听孟飞这个名字顿时就愣了一下——这名字听起来很熟悉啊有没有?

    “成,没问题,”王昊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然后仔细看了看孟飞,点评道:“咱们这就去演播大厅吧。对了,我觉得按你的这长相,应该还是光头好看!”

    孟飞:“……”

    拿出手机看了看,干脆弄个美图试试光头效果……

    “诶?!昊哥你还真别说!”孟飞瞬间瞪大眼睛:“光头看起来是挺顺眼的!”

    来的路上孟飞也跟王昊讲了一下这大话三国的节目到底是个什么节奏。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类似于科普类型的节目,随便找一段三国的典故,下面嘉宾可以做出各种问题让台上的主持人来回答。

    之前的魏成天魏教授也算是博学多才,所以主持的这个节目还算说的过去,收视率也有零点八个点,算是目前节目里面勉强能拿的出手的。

    结果他这一生病……

    “昊哥,呆会你千万小心,”孟飞站在大厅的门口,小声道:“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把这一小时顶下来,咱们就算胜利完成任务!”

    “恩恩,我明白。”王昊笑着点了点头,之后推开门就走了进去。

    大话三国的演播大厅在电视台的六楼,是一个大讲堂类似的房间之中。

    王昊和孟飞走进来的时候,整个大厅里面已经坐满了人。王昊大致估算了一下,怕不得有五百人不只。在观众席前面则是四个嘉宾位置,上面放着几个名牌,王昊随便看了一眼,反正一个都不认识。

    “大家好,”因为这一次是两个主持人,孟飞一上台就先给大家介绍:“我是主持人孟飞,这位是我们这一期新来的主持人,王昊先生。”

    眼见这回居然换成了完全不认识的两个人,下面顿时就有嘉宾问道:“怎么换人啦?魏成天魏教授呢?”说话的这个人戴副圆框眼睛,一张脸长的尖嘴猴腮,前面的名牌上则写着张兴哲的名字,下面则是一行小字——中海大学历史系教授。

    “是这样,”孟飞急忙解释:“魏教授阑尾炎住院了,所以刘台长临时把我们给调了过来主持这期节目。”

    一听他的这话,下面顿时就议论开了——

    “这是临时换将啊,这俩小年轻能行吗?”

    “就是就是,看他们的年纪可都不大,这知识底蕴明显不行啊,一会肯定得悲剧!”

    “看热闹看热闹,我估计着一会肯定有乐子!”

    “那可不,这可是现场直播,这要是丢人那可就丢大了,哈哈!”

    观众们议论纷纷,四位嘉宾也在底下交头接耳。

    很快,整点钟声响起,节目……正式开始!

    “雷先生,请了!”张兴哲明显是欺负俩人头一次来,节目一开始就发起挑战:“刚好这几天我准备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百思不得其解,所以想在这里请教一下。”

    他是知道孟飞是电视台的正牌主持人,以前看过孟飞的节目,所以第一个向他发难。

    至于王昊,在他眼里明显属于一个摆设,不足一虑。

    “张教授您好,您有什么问题请尽管说。”孟飞急忙正襟危坐,一脸严肃。

    眼见两人一登场就针锋相对,周围那些电视台的成员也都紧张起来。

    今天到底是孟飞压倒张教授,还是张教授压倒孟飞?!

    “好!”张兴哲整理了一下衣领,之后喝了口水,道:“这三国时期英雄辈出,典故那也是非常多的。在三国演义的第二十一回中,更是留下了青梅煮酒论英雄的千古佳话!在三国时代有两个英雄人物,一个长歌当啸,豪气冲天,指点群雄;一个寄人篱下,一味谦恭,装孬不折本,他们就是曹操和刘备。”

    张兴哲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之后开始复述原文——

    “在《三国演义》第二十一回曹操煮酒论英雄章回中,有如下描述:随至小亭,已设樽俎:盘置青梅,一樽煮酒。二人对坐,开怀畅饮。酒至半酣,忽阴云漠漠,聚雨将至。从人遥指天外龙挂,操与玄德凭栏观之。”

    张兴哲这一段话说完,周围围观的众人顿时议论起来——

    “不愧是历史系教授啊,居然能把三国演义原文复述下来,实在厉害!”

    “看来他这是打算把这段全部都背下来啊!”

    “快拿手机看看原文是不是这么写的!”

    “这下这个孟飞,怕是遇到麻烦了!”

    果然,张兴哲这一段刚背出来,孟飞额角汗下,明显已经感觉出来今天这场面要糟!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张兴哲越发的得意,他的声音非常缓慢,低沉浑厚,无论是历史知识还是朗诵的水平确实都可圈可点,只听他缓缓说道:“操曰:使君知龙之变化否?玄德曰:未知其详。操曰: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今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玄德闻言,吃了一惊,手中所执匙箸,不觉落于地下。时正值天雨将至,雷声大作。玄德乃从容俯首拾箸曰:一震之威,乃至于此。操笑曰:丈夫亦畏雷乎?玄德曰:圣人迅雷风烈必变,安得不畏?”

    他这一口气就把《三国演义》这非常精彩的煮酒论英雄一段全部背完,全场围观群众全体起立,对他报以热烈的掌声。

    众人议论道:“厉害厉害!他居然是原文背下来的!”“是啊,要是讲个大概的翻译也算是正常,没想到他直接背原文!”“厉害了我的教授!”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张兴哲心里也是极为得意,这一段可是他精心准备的得意之作,原本是打算用来难倒魏成天的,结果却不想魏成天没来上。

    说不得,这个孟飞怕是就只能认倒霉了。

    “张教授这段原文背的非常好,”孟飞如临大敌,沉声问道:“就是不知张教授有何见教?”

    听了孟飞的称赞,张兴哲越发的得意,道:“这一段故事说的是曹操在白门楼勒杀吕布后,带着刘关张三人回到许昌,刘备说自己是中山靖王之后、孝景皇帝阁下玄孙,献帝和刘备论上了亲戚,并称刘备为皇叔。挟天子以令诸侯大家都是知道的,此时献帝察觉曹操的不臣之心,给董承衣带诏书,除掉曹操。而这个时候,曹操的谋臣也劝说曹操早日干掉刘备,免得刘备日后做大,于是就有了这次曹操对刘备的考验,发上了以上精彩的一幕。”

    他这些话说完之后,看着孟飞,缓缓问道:“说完了这整个事情的经过,雷先生,我现在就问你几个问题,你可听好了!”

    孟飞擦了把冷汗,道:“张教授请说。”

    张兴哲沉吟了一下,等全场人都鸦雀无声,之后问道:“在三国时代众多的英雄人物中,刘备一直是一个很有争议的人物。他刚出道的时候一无所有一文不名,因为四处投靠他人还落得个反复无常的小人的骂名。在当时,刘备没有自己的地盘,也没有自己的军队,是在曹操那里寄人篱下,那曹操为什么还说刘备是英雄呢?刘备的所作所为,是否又配得上英雄这个称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