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七八章 您老绝逼是摸金校尉的当代传人!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赵振豪都听傻了啊!

    他就知道带王昊来肯定有惊喜啊!但是怎么也想不到昊哥居然这么牛逼啊!

    寻龙分金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关门如有八重险,不出阴阳八卦形啊!光看这句话那就是专业盗墓人士才能说的出来的有没有?!

    “昊哥,我服了,我真服了!”方文斌眼睛瞪的跟牛似的:“那昊哥你跟咱们讲讲这盗墓的讲究?”

    众人猛点头,都很好奇啊有没有?!

    “要说这盗墓啊,有六句口诀,我这就给你们讲讲。”这时候果断开启装逼模式啊,王昊一顿神侃啊:“这六句口诀叫做发丘印!摸金符!搬山卸岭寻龙诀!人点烛!鬼吹灯!勘舆倒斗觅星峰!水银斑!养明器!龙楼宝殿去无数!窨沉棺!青铜椁!八字不硬莫近前!竖葬坑!匣子坟!搬山卸岭绕着走!赤衣凶!笑面尸!鬼笑莫如听鬼哭!”

    王昊这六句口诀说完,众人再次懵逼!

    他们就感觉这辈子都白活了!

    连昊哥一根手指都比不上啊!瞧瞧人家昊哥的这知识储备,什么都说的一套一套的!

    “昊……昊哥,”赵振豪都听傻了啊,央求道:“你给咱们讲讲这六句口诀呗?我听不懂啊!”

    众人继续点头表示同意,就连白雅凝都是全神贯注紧紧盯着王昊,很怕他不给讲似的。

    “讲讲啊?也成,”王昊先摸了摸嗓子:“哎呀怎么有点渴了呢?”

    “昊哥您喝水您喝水,”方文斌第一时间递过来一瓶矿泉水,那矿泉水的牌子王昊都没听过,不过看包装肯定挺贵!高档货!算你小子有眼力键!

    先喝口水,王昊对方文斌的表现表示很满意,这就开始讲起:“这第一句发丘印,摸金符,搬山卸岭寻龙诀的意思呢,是说四大盗墓流派!发丘派!摸金派!搬山派和卸岭派!这四大派都有自己的独门绝技和盗墓技巧!专门盗墓!你们知道这些盗墓的人都管自己叫什么吗?”

    众人一起摇头:“不知道!”

    王昊道:“这四大派系分别叫摸金校尉、搬山道人、卸岭力士、发丘将军!”

    众人一起惊呼:“这么厉害!”

    王昊道:“那当然啊!咱们先说这摸金校尉,这根据史书记载啊,摸金校尉起源于东汉末年三国时期,曹操为了弥补军饷的不足,设立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等军衔,专司盗墓取财,贴补军饷。”

    方文斌问道:“那昊哥,当时曹操为什么要去盗墓啊?真的能弥补军饷的不足?”

    他们只是知道盗墓能赚钱,但是那是因为墓葬年代久远,里面的东西挖出来可以当古文物卖。可曹操盗同时代的墓葬,那些东西又能值多少钱?

    “你这就小看古代的那些贵族了吧?”王昊道:“当年汉朝的时候,梁孝王刘武是刘邦的孙子,汉文帝的儿子,景帝的同胞弟弟,他一生享尽荣华富贵,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也有着自己的遗憾。他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荣登九五。正所谓生前遗憾身后补,既然在现世无法圆梦,梁孝王就打算到另一个世界去完成未竟的心愿,所以建造规模巨大的陵墓,以便死后过过皇帝瘾!”

    众人直接就听呆了!

    昊哥连这样的历史都知道?!

    “等等啊,昊哥,”方文斌拼命的揉着太阳穴:“信息量有点大——你刚才说,当初这梁孝王刘武盖了个巨大的墓穴,然后曹操没钱了就挖这墓穴开军饷?”

    “正是,”王昊点头道:“当时这梁孝王刘武斩山作廊,穿山为藏,工程浩繁,规模宏大,被考古界称为天下石室第一陵,形状之巍峨、陪葬之丰厚,那绝对是令人叹为观止。而且这还不止,天国历史上最早的冰窖和最早的坐便厕所都是从这墓葬里面发现的。在考古界有句话叫汉墓十室九空,就是从这来的!”

    众人又是一脸懵逼!

    哦了个草,十室九空原来是这么来的!

    “在东晋时期,曾传下一本古籍,名为:魏氏春秋。古籍中,对曹操有如下描述,”王昊这就开始给大家讲故事啊:“操发兵入砀,发梁孝王冢,破棺,收金数万斤。你们可知道,当时曹操仅凭这一次盗掘所得财宝,养活了手下将士近三年,可见盗得财宝数额之巨。”

    众人都听呆了啊!还有这种事?!

    王昊继续说道:“为保证盗墓成功和收获,曹操别出心裁,在军中设发丘中郎将一职,下辖***金校尉,专门负责盗墓挖宝。公元二一八年,曹操在许昌颁布遗嘱,表示陵址选在瘠薄之地,平地深埋,不封不树,陵内无金玉珍宝。曹**后,怕人挖他坟墓,设疑冢七十二座。”

    “这个我知道!”方文斌毕竟是个探险爱好者,急声道:“这七十二疑冢的传说扑朔迷离,历代盗墓者为寻得曹操的高陵而费尽心机绞尽脑汁,但却一无所获。原来这七十二疑冢的传说,就是由这摸金校尉来的?”

    “那可不,”王昊点头道:“曹操在断气之前,下令处死麾下十八名摸金校尉陪葬,以免后人依靠摸金校尉的鬼神手段挖掘七十二疑冢!可惜事与愿违啊,这***金校尉中竟意外逃脱一人,从此遁入茫茫尘世,消失无踪……”

    他说到这里,轻叹口气,众人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当年的摸金校尉跑了一个,难不成……

    “昊哥,”赵振豪咕嘟一声咽了口口水:“难道你就是这最后一个摸金校尉的传人?!”

    好脑洞,给你点个赞!

    “我可没说啊,”王昊果断表示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手却没闲着,拿起了包里的那几条项链:“知道这是什么不?”

    众人一脸懵逼,一起摇头:“不知道!”

    王昊手上的这项链,项坠漆黑透明,在火光映照下闪着润泽的光芒,前端锋利尖锐,锥围形的下端,镶嵌着数萜金线,帛成“透地纹”的样式,符身携刻有“摸金”两个古篆字。

    “这叫摸金符,只有正宗的摸金校尉才能佩戴!”王昊又是一顿胡诌啊:“戴了这个,可保邪气不侵,出入古墓如入无人之境!”

    他这话可不算错,古墓里要是有人才叫见鬼了呢……

    当然,众人谁都没发现他这话的漏洞,一起惊呼:“厉害厉害!”

    其实正经的摸金符应该是穿山甲的爪子打磨而成,王昊仓促间自然不可能找的到,所以就只能临时找人做了这么几个。当然,糊弄糊弄乡下人肯定够用了……

    “来来来,”王昊道:“哎呀说起来我这次来的匆忙也没准备什么见面礼,这几个摸金符大家一人戴一个,呆会进了古墓辟邪用的。”

    昊哥送的摸金符,那绝对是好东西啊!

    众人急忙恭恭敬敬的一人接过一个戴在脖子上,还别说,还真是那么回事!

    等众人戴好摸金符,王昊又给他们继续讲解:“这摸金校尉的信物是摸金符,发丘中郎将的则是发丘印,搬山道人一般是巧用各种生活物品作为工具,而卸岭派则是一大帮人去挖墓,对墓里的明器损伤较大。当然,到宋元之时,发丘、搬山、卸岭三门都少有弟子出现,因此往往被认为门派传承就此断绝,只剩下摸金一门。”

    众人再次一起看着他——还不承认,您老绝逼是摸金校尉的当代传人!

    ————————————

    求收藏和推荐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