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六四章 撞墙啊有没有!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要不怎么说这天国酒文化世界闻名呢,这一喝上酒那话匣子就容易打开,没一会的功夫众人就都两杯酒下肚,已经有微醺之意。

    上一次吃饭,赵振豪铩羽而归啊,虽然两人是朋友了那今天也得想办法扳回一局,所以他还是准备了不少的资料的:“最近我看了不少天国古文化的书,发现我们天国古代人民真的是极有智慧的。”

    王昊:“……”

    得,又开始了。话说为什么你准备的话题都是这么的不合适捏?这种场合只能谈风月啊,你弄这个……

    这时候老爸点头:“恩,确实,就说这酿酒吧,绝对是我们天国古代最伟大的发明之一。赵公子想必对这一块很有见解啊……”

    这一次终于有人赞同了啊!

    赵振豪瞬间就觉得看王昊老爸怎么看怎么顺眼——聊天的时候什么最重要?不是逗哏的,而是捧哏的!

    你说一句话,没人配合,你怎么说下去?对吧?

    所以赵振豪这就开始讲起啊:“咱们天国酿酒历史悠久,品种繁多,自产生之日开始就受到人民的欢迎,所以人们在饮酒赞酒的时候,总要给所饮的酒起个饶有风趣的雅号或别名。这些名字大都由一些典故演绎而成,或者根据酒的味道颜色功能等等而定。”

    王昊又一次听的昏昏欲睡,倒是老爸笑道:“哦?这么说来赵公子肯定是知道不少酒的典故了吧?”

    赵振豪激动了啊!

    上次吃饭怎么没把您老请去呢?有您老的话咱的话题肯定可以轻松打开啊伯父!

    “还算是了解一些,”赵振豪笑的很含蓄啊:“在三国时期就有一场与酒有关的典故,说的是刘备归附曹操后,每日在许昌的府邸里种菜,以为韬晦。曹操何等人物,遍识天下英雄,当然对刘备有很透彻的了解。他自然也知道,一旦羽翼丰满,刘备将是一位非常可怕的对手……”

    这货当即就把非常著名的煮酒论英雄给讲了一遍。

    其实这段情节绝对是历史上著名的酒局,完全可以排进前三甲的。

    可问题是,赵振豪看这东西的时候看的是资料,所以说起来就有点干巴巴的,等他把这段讲完,王昊是各种想睡啊……

    “讲的一点意思都没有,”王梦菲在一旁发表看法,一点都没给老赵面子:“能不能换点好玩的,你刚才说这些差点把我说睡着!”

    同志啊!菲哥咱俩终于难得想到一起去了啊!

    老爸笑道:“赵大公子还是很博学的嘛,年轻人知识量丰富是好事,来喝酒喝酒。”

    众人一起喝了一杯。

    上一次白雅凝是知道王昊很有才的,所以这一次完全就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那王昊你知道不知道什么酒的典故啊?说出来听听?”

    王昊:“……”

    那个,怎么又扯到咱了呢?这不太好吧……

    王昊挠了挠头发,笑的很含蓄啊:“是知道一点点,不过肯定不如老赵这么精通的啦……”

    赵振豪:“……”

    尼玛你的这笑容我绝对在哪见过!你这么说肯定是对这方面有了解!

    白雅凝毕竟是明白人啊,直接说道:“那你就说说呀,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也很好奇。”

    王昊:“这不大好吧,我说的其实也没啥意思……”

    赵振豪:“……”

    我靠这货不会是真的知道什么典故吧?!

    赵振豪急忙问道:“昊哥,你打算说哪个典故?鸿门宴?杯酒释兵权?贵妃醉酒?”他说的这几个都是历史上非常有名的跟酒有关的典故,所以按照他的想法,王昊就算说大抵也就这么几个——他可是都看过资料的!

    王昊:“那个,真的要说吗?我说的其实不是这几个啦……”

    赵振豪:“……”卧槽这货莫非还知道别的?

    王梦菲着急了:“赶紧说,怎么这么墨迹呢?”

    王昊:“……”

    好吧看你们这一个个的,非得逼哥是不是?看哥今天叫你们彻底心服口服!

    “那我可就说了啊,”王昊道:“要是说的不对你们可不许笑话我!”

    老爸:“赶紧说赶紧说,看你这拖拖拉拉的,男子汉,那就得泰山崩于面前面不改色,讲个故事哪那么多讲究?”

    白雅凝:“快说吧,我想听。”

    哎呀,这仙女跟咱撒娇不说就不好了对吧?

    成啊,那今天哥就好好的吹回牛逼!小的们都准备好酒菜,这就走起!

    “其实要说这酒啊,”王昊二话不说就开启了嘴炮模式:“你得练到不用喝,光一闻酒气,就得明白这酒是藏了多少年的什么酒!”

    然后他就给赵振豪打了个样——先是端起酒杯,之后仔细一闻酒气,道:“这是藏了五年的杏花村汾酒,绝对假不了!”

    赵振豪满脸懵逼:“真假?!”

    老爸在一旁笑道:“是真的,这一点我可以作证。”

    赵振豪:“……”好崇拜昊哥啊有没有?!

    王昊在一旁偷乐:“不愧是父皇呀,绝对亲的!这酒还是咱考上大学那年老爸的同事送的,不然咱能记的这么清楚?”

    当然,心里明白,表面上可不能露出来。

    王昊道:“说起这酒,不光酒有讲究,这装酒的器皿更是有讲究!”

    赵振豪又是一脸懵逼:“还有这说法儿?”

    “那当然,”王昊这就装逼模式火力全开呀:“老赵啊,你对酒具如此马虎,于饮酒之道,显是未明其中三味啊。这喝酒,那是得讲究酒具的。喝什么酒,就得用什么酒杯。喝汾酒当用玉杯,这唐人有诗云:‘玉碗盛来琥珀光。’可见玉碗玉杯,能增酒色。”

    赵振豪猛点头:“有道理!”

    白雅凝也是听的双眼发亮,这个王昊还真的是什么东西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

    “关外白酒,那酒味自然是极好的,”王昊笑着继续道:“只可惜少了一股芳冽之气,最好是用犀角杯盛之而饮,那就醇美无比,须知玉杯增酒之色,犀角杯增酒之香,古人诚不我欺。”

    这赵振豪这两天恶补了许多资料,就准备等下一次跟白雅凝吃饭时用上。

    尤其是对酒的资料准备的最为充分,毕竟不管什么场合,吃饭都得配酒不是?所以他对于这世界上各种酒的来历、气味、酿酒之道、窖藏之法,基本都知道个马马虎虎,结果等到了这桌上却发现,酒是懂了,可是酒具居然两眼一抹黑,一窍不通!

    撞墙啊有没有!

    “至于葡萄酒嘛,这个就有的说了。”王昊继续:“上次咱们喝的那个八二年拉菲,其实就有点暴殄天物啊。这喝葡萄酒,那是要用夜光杯的。古人有诗曰:‘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要知葡萄美酒作艳红之色,我辈须眉男儿饮之,未免豪气不足。葡萄美酒盛入夜光杯之后,酒色便与鲜血一般无异,饮酒有如饮血。宋朝岳飞岳武穆就说过‘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何等豪情壮志?”

    赵振豪听的各种懵逼,他平时的知识几乎都用在商业上,什么时候想过这些?

    此时听王昊引证诗词,尤其是“笑谈渴饮匈奴血”一句,确是豪气干云,令人胸怀大畅。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白雅凝又念了一句,微笑道:“这两句诗我倒是早就知道,只是一直没往这方面想,现在想起来,还真是这么回事。”

    哥又装逼成功一次,哈哈!

    “所以我才说古人的智慧其实很厉害的!”王昊笑呵呵的继续说道:“至于这高粱酒,乃是最古之酒。夏禹时仪狄作酒,禹饮而甘之,那便是高粱酒了。老赵啊,咱们只知道大禹治水,造福后世,殊不知治水甚么的,那也罢了,大禹真正的大功,你可知道么?”

    老赵和几人一起说道:“造酒!”

    ——————————————

    第三个金丹!掀桌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