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五五章 泡沫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青年歌手创作大赛?

    王昊瞬间眼睛都冒金光了:“有这好事?!有没有钱拿?!”

    “你脑子里除了钱就没有别的了吗?”白雅凝笑骂:“当然有钱拿,冠军有五十万奖金。”

    五十万奖金!

    卧槽,一个厕所差不多够了啊!

    “我去我去!”王昊兴奋道:“好多的小钱钱啊!哈哈哈哈!”

    白雅凝:“……”

    结果王昊忽然摸了摸下巴,道:“不过说起来,歌我倒是有很多,可问题是我唱的不行呀!”

    “那个简单,”白雅凝开车直奔幽梦录音棚:“你只需要把词曲弄出来就可以了,我找人演唱,这个你是不用担心的。怎么样?”

    有人唱歌那当然没有问题了,王昊点了点头:“那还等啥,走吧咱们这就去。哎呀,这歌那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没问题!冠军咱拿定了!”

    白雅凝抿嘴笑:“你又吹牛!”

    王昊:“……”

    为毛哥说实话的时候总是会被人认为是在吹牛啊!

    ……

    酷哥音乐总监办公室内,曾文辉坐在自己的沙发上,正在忙着自己的工作。作为国内最大的音乐网站的音乐总监,曾文辉是经常需要给国内各大娱乐媒体写音乐方面的报道的。而今天,他就正在撰写最新一期的音乐排行——天国上半年热搜歌曲排行榜。

    这热搜歌曲排行榜是天国音乐界一个非常正规的排名榜单。

    可以进入榜单的几乎都是这本年新出现的火歌热歌,随便一首歌的搜索播放量都需要在亿级以上——每首歌的播放量,只要播放一次就算一个播放量,所以很多人单曲循环一天,能有多少播放量就会统计多少,这么一来亿级为单位也就不算太过夸张。

    只不过在目前的曾文辉看来,这一次入榜的歌曲,都远远难以达到他的要求。

    “坐树上唱歌,播放量125474787,pass……”

    “坐在门口的那对男女,播放量136521478,pass……”

    “为你写歌,播放量11548752***ass……”

    一连pass了好几首,曾文辉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些歌的播放量虽然是刷上去了,但是这质量也实在是太差了,听个一两遍还马马虎虎,再多听几遍我非吐不可……”

    把所有的歌都扫进垃圾桶,曾文辉无奈道:“好歌难找啊……”

    “老曾,”坐在沙发上的一个略微有些秃顶的中年人喝了口茶,摇头道:“你播放的这些歌一个我一个喜欢的都没有,这一次的青年歌手创作大赛,要是就这些人上台,那收视率肯定够呛啊!这真不是我针对谁,我只是想说,他们的这些歌,都是垃圾!”

    这中年人名字叫杜哲云,是天国音乐家协会主任,也算是一个重量级人物,这一届的青年歌手创作大赛就是他提议举办的。

    “可不是,”曾文辉也是苦笑,道:“现在这帮年轻人弄的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听起来简直就跟催眠曲似的,听个一两遍还算马马虎虎,多听一会非睡着不可!这要是到时候在电视上播出来,现场观众听睡着几个,那乐子可就大了!”

    俩人为这事也着实是够郁闷的。

    虽然说一台节目里面肯定是有好有差,但是最起码总得有一个能抓人眼球的。

    不然就这些歌曲的水准,到时候别说什么收视率了,就是来看节目的观众怕是都凑不够数!

    “叮叮叮——”

    曾文辉正郁闷着呢,忽然手机铃声响起,拿起来一看,顿时就惊了!

    “冰妃小姐?”曾文辉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杜哲云心领神会,当即凑过头来,俩人一起听。曾文辉道:“冰妃小姐,什么事情想起来跟我打电话啦?”

    白雅凝:“曾总编,还记得那个王昊吧?”

    “王昊?”曾文辉一听这名字眼睛就亮了,急道:“那必须记得啊!怎么,难道是他要参加青年歌手创作大赛?哎呀,好啊好啊!”

    杜哲云在一旁小声问:“王昊?谁啊?”

    曾文辉:“嘘……”

    这时候白雅凝回道:“恩,他打算参加,您要不要来听听?”

    王昊!

    有歌曲!

    卧槽这必须得去啊!

    “去去去,必须去!”曾文辉脑袋点的小鸡啄米似的:“还是幽梦录音棚对吧?没问题我马上就到!对了,音协杜哲云杜主任也在,我带他一起去!冰妃小姐,王昊说没说这歌曲叫什么名字啊?”

    白雅凝:“《泡沫》。”

    报完歌名,白雅凝直接就挂了!

    曾文辉和杜哲云面面相觑。

    “泡沫?”杜哲云一听这名字就摇头,道:“咱们这是青年歌手创作大赛,主要题材就是描写情爱的歌曲,这小子弄个什么《泡沫》出来,这歌能行吗?这个王昊你认识啊?”

    “当然啊!这可是个很有才华的年轻人!那首《风雨彩虹铿锵玫瑰》就是他作出来的。”曾文辉摸了摸下巴上的小胡子,道:“只不过我也觉得这歌名是有点不妥,要是说什么《大情小爱》啦,《爱如长河》啦,这样的歌名才能打动听众。这个《泡沫》……光听歌名完全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啊!小孩子吹泡泡啊?”

    “是他啊,好像是有点本事。”杜哲云这就起身,道:“别想那些啦,走吧,是骡子是马咱拉出来遛遛不就知道了?”

    俩人这就出门上车,很快到了幽梦录音棚。

    一进一号包房,曾文辉就笑道:“小王儿到啦,今天是不是又会给我什么惊喜啊?”

    “也没啥,就是一首歌嘛,”王昊笑呵呵的打招呼:“曾总编。”

    杜哲云则是仔细打量王昊。

    看起来也就是二十三四岁,长的挺阳光的,但是对于他的这首歌能不能行……

    其实杜哲云还是很怀疑的。

    “你就是王昊吧?”杜哲云微笑着伸出手来:“我是音协主任杜哲云。听老曾说了,你很有才华啊。就是不知道你今天的这首泡沫……能行吗?光看歌名我可什么都看不出来!”

    “啊,就是无聊的时候写着玩的,”王昊伸手跟他握了,之后笑道:“即兴之作,即兴之作。”

    曾文辉顿时撇了撇嘴——臭小子,你不装逼我们还可以当朋友!

    “好了,人都到了,”白雅凝坐在沙发上,喝了口饮料,道:“王昊,你这就先唱一遍吧。”

    她也是知道王昊虽然会唱,但是却不会写曲谱,所以干脆就直奔主题,直接就要求王昊唱出来。

    可是问题是,这时候杜哲云不干了……

    “那个,先别急,”杜哲云问道:“总得有个歌词曲谱吧?能不能先让我看看?”

    “这个……”王昊挠了挠头发:“我不会写那东西呀……”

    “啥?!”杜哲云一听这话顿时就惊了,道:“你连这个都不会写你还做词做曲?”

    这就很尴尬了。

    王昊不会写曲谱白雅凝和曾文辉是知道的,问题是杜哲云不知道……

    在杜哲云的脑子里,词曲人不会写曲谱简直是天方夜谭——那个都不会写你还玩个锤子的音乐?

    “老杜,这小子就这样,”曾文辉急忙打圆场:“行不行,还是先听他唱出来再说吧,上首歌咱们就是这么干的。”

    “好吧,”杜哲云一屁股坐进沙发,他表示免为其谈的听听得了:“那就唱吧。”

    王昊耸了耸肩膀,之后坐在钢琴前面,这就开始走起!

    “阳光下的泡沫,是彩色的。”

    “就像被骗的我,是幸福的。”

    “追究什么对错,你的谎言,基于你还爱我……”

    ————————————

    下一章正常晚六点更新,求月票啊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