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四八章 阴阳归一破煞仙体!

辰机唐红豆 Ctrl+D 收藏本站

    原本三十二万一年瞬间就涨到四十万,这还怎么玩?

    “张哥你看他们俩诚心来的,”周泰在一旁猛劝:“您要这么说这就不好办了……”

    “恩,这个么……”张有财摸着下巴想了想,之后勉为其难的咂了咂嘴,道:“哎呀,我这里可有现成的办公用品,桌椅,我这都没给你算钱呢!你看我这装修,当初光这些就花了一百多万!不过我看你们诚心,年轻人创业也不容易,这样吧,三十八万,够意思了吧小兄弟?”

    三十八万!

    一听这个价钱周泰直接就懵逼了!

    王梦菲也是真着急了,不停的拉王昊衣袖:“昊哥,这个价太高了,我的预算最多也就三十万!这一下差八万我拿不出来啊!”

    现在张有财这是坐地起价,王梦菲这边是喜欢地方但是拿不出这么多钱。

    霎时间,整个大厅内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气氛忽然之间就尴尬了起来!

    王昊心里冷笑:“小样,跟哥玩这套,今天哥这杀价小王子看样子是不得不重出江湖了!”

    “哎呀,怎么说呢,”王昊摸了摸下巴,笑道:“三十八万啊?我看你这怕是不值那个价钱啊。”

    “啥?”一听王昊的话,张有财瞬间就瞪大眼睛:“我这怎么就不值那个价了?!我可告诉你,这还是我要少了知道不?”

    “哎呀,张哥您先别着急啊,”王昊笑眯眯的说道:“您先听我给您讲讲哈。”

    奶奶的,你不仁我就不义,看哥给你说懵逼!

    “老实说您的这办公楼,风水不好!”王昊气定神闲啊,这就开始大忽悠模式:“您看看您的这楼,前面五百米就是高架桥,一天从桥上下来多少车?乱糟糟一片啊,尾气,那尾气都能熏死人!在看看前面这湖,多危险那,这要是谁走湖边不小心掉进去怎么办?不是有句话吗,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对吧?这北面全是高层挡视线,南面又空旷,这一开窗户那还不得把文件都吹飞喽?”

    他这一开始忽悠顿时就把几个人给搞懵了!

    之前这还都是好风水呢转眼之间就变不好了……

    “这个……”张有财明显被王昊给说傻了,这货毕竟对风水不懂,一时间想反驳还真说不出什么来!

    “你看这两边,就你这办公楼东西各一座大建筑,在风水学上,西面叫青龙砂,东面叫白虎砂,”王昊给他继续科普:“你看看是不是东面的比西面的高?这就叫白虎压青龙可是大煞呀!”

    “我看看,”张有财一个箭步蹿到传呼边,伸出脑袋一看,之后惊讶道:“还真是!草他吗的这俩楼怎么盖的?!老子早晚有机会炸了他们!”

    这货还是个暴力分子!

    “所以我才说你这大楼风水不行,”王昊又指了指下面的湖,道:“你看看这大楼这位置,正在这个湖心半岛里面,这就叫背水一战,那是自断后路的风水。”

    “这……这个……”张有财支支吾吾的明显被说懵逼了,半天没吭出声来!

    王昊忽悠完风水就开始装逼模式,带着几人走到一边的办公桌上,随手抹了一下:“你看你这灰尘,起码半年没有人来看房了吧?”

    张有财额头汗下。

    “你再看看你这水电表,”王昊果断摇了摇头,道:“都得一年没走过字了吧?上面全是灰!这说明什么?这就说明你这办公楼是有问题滴!上个客户在你这租房子,赔了多少万啊?”

    “你……你怎么知道的?!”张有财见鬼似的看着王昊:“上一个确实是赔了三百多万!”

    王梦菲也见鬼似的看着王昊,小声问:“你怎么知道上一个赔钱了的?”

    菲哥啊,你脑袋里不会真的装的都是肌肉吧?这都不懂?

    王昊冲她挤眼睛:“要是赚钱的话能搬走吗?”

    然后继续装逼:“张哥,你看看你这房,就我看来,那绝对是一个大煞的局面,这得亏是我今天来了,不然啊,以后你这里搞不好要出大事情的!”

    “还会出大事?!”张有财瞪大眼睛:“什么大事?”

    “你看看你这办公室的格局,”王昊背起双手,八字步走起,边走边哼哼:“这会议室在西北角,这在风水角度来说叫做火烧天门,明白什么叫火烧天门不?”

    张有财呆愣愣的摇头:“不知道……”

    “火烧天门意思就是你这里将来容易发生火灾,”王昊继续忽悠:“你再看看你这个老总办公室,这个位置,会议室火烧天门,这里靠湖,叫当头水!用风水的术语来说,这就叫水火不容!难怪你之前的业主亏了三百多万,这得亏他跑的快!不然的话这水火煞气一起,你这里别说租了,楼能不能被一把火烧光都成问题!”

    “这……这……”王昊这一顿侃,张有财直接就跪了:“您,您还是位大师?!当初那业主确实说他在这里办公各种不顺,这些您都算出来了?”

    算出来个屁,哥纯粹是瞎说的!

    “所以我才说你这里不值这个价,”王昊一派高人风范,这功夫张有财学乖了,直接那袖子给王昊把凳子擦干净,道:“大师您请坐,您请坐!”

    王昊大大咧咧的一屁股坐下,道:“这还差不多。”

    “大师,”张有财着急道:“那您看我这里,得怎么办啊?”

    “你这么,其实也好办,”王昊老神在在,道:“我这么跟你说吧,你这房子啊,要我看二十万都不值!不过毕竟你这里估计也是花了不少钱的,咱们风水圈子呢,叫不拿不义之财。其实今天也是刚好,”王昊说到这里,一指王梦菲,道:“我这位朋友呢,她的体质比较特殊,你们常人看不出来,不过在风水界有个词叫阴阳归一破煞仙体!有她在你这坐镇,你这楼以后才可以高枕无忧!”

    “阴阳归一破煞仙体?!”张有财目瞪口呆的看着王梦菲:“这位老妹儿还有这等神通?”

    “你不信啊?”王昊冲王梦菲一使眼色:“给他看看你的本领!”

    这简直不能更简单啊!

    王梦菲抿嘴一笑,之后忽然之间一脚踹出,“轰”的一声巨响,她面前的那张足有五六十斤的茶几在空中翻了六七圈,之后轰隆一声砸在地上!

    张有财:“……”

    周泰:“……”

    俩人眼珠子都差点瞪出眼眶!

    卧槽太恐怖了,这个女人肯定是真如这位大师说的阴阳归一破煞仙体!不然别说女人,就算是个男人估计都没这么牛逼的!

    “老弟,老弟我服了!”张有财鼻涕都快流出来了:“老弟你千万要帮帮我啊!我的这楼都快一年了没租出去!不瞒你说不光这第十六层,整个这楼都是我的,就是这两年也不知道怎么了,谁来我这干谁赔!到最后大家都说我这楼有问题,谁也不敢租!您千万帮忙,千万帮忙!”

    一听张有财这话,王昊也有点皱眉了。

    刚才他其实纯粹就是瞎忽悠,这栋楼的风水其实正经八北的好风水,可是怎么会谁来谁赔呢?

    “看样子,我还真得好好看看。”王昊站起身子,道:“正常来说你这里不应该这么邪乎,但是问题这么大就不大对了。走,索性今天都来了,我就干脆帮你把这煞破了,不过我可得先说好,到时候这楼你不能涨价,得最低价格租我朋友!”

    ——————————

    昊哥说:“求张月票啊兄弟们!”